中國憲改致威權體制固著化

柳金財 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助理教授

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會議前天通過《憲法》修正案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兩任限制,普遍引起各界關注。《憲法》修改導致總書記、軍委主席及國家主席皆無連任限制,形成「三位一體」的權力結構。這樣具有「中國特色」、「特殊國情」的黨國體制,究竟是否已脫離群眾路線反成為人民的「主人」呢?還是以人民為主的「僕人」呢?黨政軍權統一是完成民族復興及現代強國目標,最合適的「中國方案」嗎?

首先,黨權政權軍權「三位一體」,形成黨對國家的全面領導。刪除國家主席任期制限制,習近平若有意在二十大後持續掌政,實已掃除憲政制度障礙。習近平力倡「依法治國」、「以憲治國」,權力取得須依據制度化程序,否則將喪失合法性基礎。毛澤東掌握大權,跳脫制度規範、甚至以非規範權力砸碎國家機器及蔑視憲政體制。習核心權力集中化及變更憲政制度之做法,導致「特殊國情論」及「社會主義民主」難擺脫職務終身制及家長制之宿命。

唯從黨國角度檢視,這是集總書記、軍委主席及國家主席「三位一體」,強化黨對國家的集中且全面領導。黨是政治運作核心,黨對國家領導明定於《憲法》中,明顯不同於各國《憲法》並無載明某單一政黨領導國家角色。中國共產黨是統治中國唯一執政黨,人民的先鋒隊,這是「為民作主」而非「以民為主」,多黨合作制並非西方政黨政治及政黨輪替概念。

黨與國家組織同構

其次,既往擁有實質權力者未必擔任黨政最高職務者,權力施展超出制度所賦予。鄧小平擁有第二代領導人地位,運用實質影響力而非制度賦予權力,即可撤換前後任胡耀邦、趙紫陽兩位總書記,因後兩者皆無法掌握實質軍權。鄧雖倡議取消職務終身制,但在軍委主席一職上卻排除在外,因其屬於魅力型領袖而有豁免權,發揮最後拍板定案決策者角色。廢除職務終身制只是半吊子有限改革,習若從政治強人轉型為魅力型領袖,未必需要續任國家主席;只要擔任無任期限制總書記或軍委主席,亦可達成施展權力目標。

最後,黨國體制認為國家領導必須體現黨領導。《憲法》第一條第二款「社會主義制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根本制度」,後修正為「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顯示黨領導凌駕於其他社會團體領導,壟斷治理國家的一切權力。黨國高度的「組織同構」,從革命政黨到執政黨角色轉型,黨領導人與國家領導人在江、胡後,黨權政權軍權已高度重疊結晶化。「三位一體」權力結構致黨政軍領導人權力集中化,無任期限制促進威權體制黏著固化,政黨政治、媒體開放、集會結社、言論自由恐陷入緊縮狀態,反延遲社會主義民主發展。

習近平所掀起反腐敗運動在中共黨史上也是翻天覆地。既掃除黨內反對勢力,也在公眾中創造「政治合法性」基礎,享有幾乎與毛鄧同等地位評價,從強人政治走向魅力領袖。西方政體除總統制具任期制外,內閣制總理並無限制。國家主席雖非黨國運作政治核心,但仍為虛位元首,廢除任期制必然引發誰來監督黨與國家領導人。習在營造人民公僕形象,遠比江、胡更為成功,但能「為民作主」而成為無任期限制「政治主人」嗎?權力合法性基礎之不足及欠缺制衡,恐使中國政治陷入「終身制」、「家長制」烙印之批判。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