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2018国际笔会年会聚焦“世界和平”


                                                           国际笔会在斯洛文尼亚举行年会 2018年4月18日独立中文笔会

 

(法广RFI)一年一度的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会议,于4月18日在斯洛文尼亚小镇布莱德举行。本次会议关注的焦点围绕“世界和平”的话题展开。和平,不仅是各国作家永远的追求和憧憬,也是各国百姓的不断渴求与期盼。然而,当今世界的和平景象却十分脆弱。本次国际笔会发出了“反对战争”的强烈呼声。我们利用本次节目,请于四月间连选连任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介绍一下今年度国际笔会关注的焦点议题。

法广:在当今世界不太平的背景下,本次国际笔会将“和平”的议题放在了首位。会议提出 “禁止使用核武”以及” 反对敘利亚使用化武” 这样两项提案,想达到怎样的目的?

 

廖天琪:最近这几年由于地区性战争加剧,恐怖主义分子猖獗,北韩和美国之间的核威胁,叙利亚地区有化学武器大范围使用的迹象,世界变得越来越不安全。危机四起,武装冲突不断。国际笔会下面的和平委员会感到作家们应当直接表明态度,发出呼吁,要求联合国采取行动,同时事端的各方应当遵守既有的国际上相关的条约。比如“禁止核武器条约”于2016年10月27日在联合国大会提出,其实在次年2017年的谈判中,已经通过了。只是拥有核武器的大国如美英法俄等国家表示反对。在布莱德会议上,来自数十个国家的100多名作家都纷纷表态,对于来自北韩的核威胁感到不安,认为美国有义务向亚洲盟国提供安全保障,而不是如川普总统那样口头发飃、火上加油,让危机升值。决议要求中国介入,并遏制北韩的兴风作浪。并建议在2030年做到全球无核化。

 

近期传来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使用化学武器对付自己人民,而全球禁止使用化学武器的规定早在一次世界大战后就制定了,但是一再被违约。二战期间敌对国家使用了,战后冷战期间还有国家在生产化学武器。到了1993年《禁止化学武器公约》制定了,并于1997年生效。但是这前前后后总有国家违约,今年又传出叙利亚的阿萨德军队使用化学武器对付平民。与会者一致同意提出决议案,坚决反对化学武器的使用。但是不单单提叙利亚为祸首,因为这些传闻并未得到证实。

 

我个人提出,不仅应禁止化学武器的使用,更应当禁止化学武器的生产。世界五大军火生产国美、俄、法、德和中国对当前世界地区性的战争不断,难逃其咎。这个问题必须从根子上解决。我们的声音尽管微弱,但是还是要继续呐喊,并提交决议给相关的世界机构。

 

法广:本届年会似乎对大数据时代挑战的话题也颇为关注。请谈谈你如何看待大数据库在中国的出现?它将如何影响中国的未来?

 

廖天琪:关于大数据的问题,我為会议专门写了一篇论文,指出中国在数据化技术上已经佔有领先的地位。政府投入大量资金来开发大数据、人工智能。中国社会当前使用电子商业活动的能量比英、法、德、日和美国加起来的总和量还大。最近中国又发展所谓的“社会信用卡”制度,将每个使用者的全套数据输入,一个人的衣食住行习惯、社交圈子、政治思想、文字写作,健康状况甚至连你有没有秘密情人,生老病死一应俱全地在卡上都註明了,人人都成了透明人。这张卡就像一个人的影子,如影随形。根据这张卡,银行决定给不给你贷款,政府决定准不准你出国,甚至何时对你下手,逮捕入狱。这比欧威尔的《1984》更严峻,比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更阴森恐怖。习近平许诺中国人能得到安全的食物,社会没有造假的商品,中国要强大,这是他的“新时代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很多中国人寧愿放弃自己的自由和尊严而俯就这种交换。其实这种最基本的生存条件世界上大部分国家的人民都能享受,但他们并不因此做政府的顺民,感恩戴德。

 

法广:本次年会期间,在提到逝世已近一年的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时,引发了与会者的普遍叹息。有人用“世人心里的伤疤”来形容刘晓波。请谈谈你的看法。

 

廖天琪:作为会议的特邀贵宾是伊朗女律师、作家希林。伊巴迪(Shirin Ebadi)她早刘晓波一年於2009年得到诺贝尔和平奖。她是独立中文笔会的老友,去年我们四笔会在瑞典举办文学会议时也曾邀请她赴会。这次她在会上再次大声疾呼刘晓波是世界性的英雄,是人类的骄傲。世人不应忘记他。可叹大家的努力不够,没有能营救他於危难。最為可耻的是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没有尽力救助他,连他垂危之时都没有採取行动。国际笔会会长珍妮弗。克莱门(Jennifer Clement)也说刘晓波是一个伟人,我们大家以他为荣。他的死在人们心中留下永恆的伤疤。听到这些,我虽然感动,但是晓波之死,在我心中之痛似乎是一个涓涓细流,不断涌淌,无法结疤。我们笔会為他出版了中文的纪念文集,现在在翻译、编辑英文版本,我们要用文字把这种感念伤痛永远地定位,以啟来者和青年一代人。

 

法广: 2018年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会议选择在斯洛文尼亚召开,是否具有特殊意义?

 

廖天琪:国际笔会1965年的会长是著名的美国作家亚瑟。米勒(Arthur Miller),他也曾是玛丽莲梦露的丈夫。1968年国际笔会在他的带领下到布莱德来召开年会,距今刚好半世纪。从此以后每一年布莱德都举办世界文学活动。当时斯洛文尼亚还属于南斯拉夫,到了1991年作为最早的一个脱离南国,首先独立出来的国家,这里的人很骄傲。他们的文化具有斯拉夫人的热情和日耳曼族的理性,做事负责有秩序。他们想保持自己对国际社会的监督责任,维护言论自由是小目标,维护世界和平是大目标,因此最近十多年来,和平委员会都选了斯洛文尼亚笔会的成员来担任。因此每年和平委员会挑起担子来组织一次国际文学会议。当前世界局势危机重重,因此本届会议的主题是彰显世界和平,禁止核武和化学武器,表现我们作家们不是纸上谈兵的文人,我们要用我们的笔杆子发声,影响世界。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