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官員:或用“人權惡棍法”制裁新疆主政官員

2017年11月2日,在新疆庫爾勒市,警察站在一個被認為用於再教育的中心附近。
2017年11月2日,在新疆庫爾勒市,警察站在一個被認為用於再教育的中心附近。

蕭雨

美國共和黨籍前聯邦眾議員沃爾夫(Frank Wolf)最近總把那個“維吾爾族老奶奶”掛在嘴邊。

“她到我的辦公室來,給我看了她孫子、孫女的照片,他們都被送到再教育營去了,” 沃爾夫說。

沃爾夫逢人便說,中國政府把很多維吾爾人,包括維吾爾兒童抓走,關進這些等同於集中營的拘留中心。

“兒童集中營?這難道不會讓你聯想到什麼嗎?!” 星期三(4月18日),在華盛頓“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召開的世界宗教自由峰會上,沃爾夫再度痛心疾首地說。

美國前聯邦眾議員沃爾夫(左)在“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峰會上嚴厲譴責中國大規模拘捕維吾爾人。 (美國之音蕭雨拍攝)
美國前聯邦眾議員沃爾夫(左)在“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峰會上嚴厲譴責中國大規模拘捕維吾爾人。(美國之音蕭雨拍攝)

同一天, 在北京,美國分管中國事務的代理副助理國務卿羅拉·史東(Laura Stone) 也對記者說,美國對至少“數万名”維吾爾少數族裔和其他穆斯林被中國當局關押深感憂慮。

“我們掌握的情況,包括拘留中心的情況,描繪了一幅令人不安的圖景,” 史東說,“我們會持續向中國政府提出我們的關切,呼籲對所有被拘公民採取合法、正當的程序。”

史東對記者說,尤其令美國感到不安的是,中國拘捕了六名美國新聞工作者在中國的家人。這六人為華盛頓自由亞洲電台維語組工作,其中四人是美國公民,兩人持有美國綠卡。

該電台今年早些時候的報導說,僅新疆南部喀什市一地,就有至少12萬維吾爾人被當局投入類似毛時代的“再教育營”。

中國政府多次否認在新疆實行壓迫政策,以“反恐”和“反宗教極端主義”為自己在當地的政策辯護。中國官員從未公開提及這些規模龐大的“再教育營”,但是當地流出的信息和境外媒體的實地探訪證實了這些機構的存在。

2018年3月13日,中國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新疆代表團全體會議向媒體開放。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主席雪克來提·扎克爾講話。
2018年3月13日,中國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新疆代表團全體會議向媒體開放。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主席雪克來提·扎克爾講話。

這個月,美國立法者提出依據《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對新疆相關主政官員實施制裁的可能性。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主席、共和黨籍聯邦參議員魯比奧(Sen. Marco Rubio)和該委員會共同主席、共和黨籍聯邦眾議員史密斯(Rep. Chris Smith)要求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訪問新疆,收集對大規模拘捕維吾爾人負責的相關官員信息。

《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2016年底由時任總統奧巴馬簽署生效。該法授權美國總統制裁侵犯人權或有嚴重腐敗行為的非美國公民。美國政府有權凍結其在美國境內的所有資產、禁止美國公民與其有商業往來、拒絕為其發放美國簽證。

去年12月,北京警察學院黨委書記、前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局長高岩被列入這份制裁“黑名單”。他被認為對中國人權活動人士曹順利的非正常死亡負有責任。

在“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星期三的峰會上,該組織特別顧問戈勒布(Judith Golub)也提出,應該運用《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制裁那些“惡棍”(bad actors) 。

“我今天就有一個這樣的人選,”戈勒布說,“我建議陳全國進入這個名單。他在出任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時,完全掌握了21世紀迫害藏人的手段。猜猜他現在在做什麼?2016年,他成了新疆的一把手。現在,他正在那裡讓這些迫害手段'日臻完美' 。”

總部設在慕尼黑的世界維吾爾人大會發言人迪里夏提通過書面聲明對美國之音說:“我們期待美國政府能採取強硬措施,要求中國停止針對維吾爾人充滿敵意的政策。”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