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杜马镇还能搜寻到化武攻击的证据?


                                                           联合国秘书长21日抵达瑞典召开安全会议。路透社

 

(法广RFI 安德烈)在经过种种曲折之后,这个星期六,国际化武专家最终得以进入叙利亚涉嫌发生化武攻击的杜马镇搜寻证据、取样。这已是在此地涉嫌发生化武攻击两周,并因此引发美法英联合发动针对阿萨德政权的惩罚性轰炸之后。那么,专家们能在现场找到什么样的证据呢?

国际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的专家们一到现场,便开始紧张的取样工作。杜马镇涉嫌发生化武攻击主要来自“白盔兵”---在叛军控制地区进行救援工作的医护人员及其他人道救助人员的陈述。白盔兵表示,在4月7日在反叛武装前大本营杜马镇发生的那场政府军轰炸中,至少40人丧生。根据白盔兵的陈述,叙利亚政府军在轰炸中使用了一种可能是氯气或者沙林的化学武器,它们一种剧毒的化学毒气。但是,大马士革及其盟友俄罗斯坚决否认使用过任何形式的化学武器。

 

倒计时

 

国际专家表示,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周,从技术层面来看,这并不能影响专家搜寻到使用过的化武踪迹。这些化武攻击的残迹可能在幸存的人身上找到,比如通过尿检、血检找到;从丧生者的尸体或者其他物质比如衣服、墙壁、岩石、地面上找到,从而强化见证人所提供的证据。

 

但是直接找到这些毒气的踪迹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能性越来越小,尤其是容易蒸发的氯。要在人体身上明确找到氯气攻击的痕迹几乎没有可能,因为它只以自然状态出现在血液中。

 

但是专家指出,氯气产品在有水的情况下,可以与其他同在现场的物质,比如树木、建筑用金属、纺织品发生反应。根据专家,虽然并不能将此作为一个结论性的证据,但是跟其他找到的痕迹综合起来考量,可以得出究竟有无在这里发生氯气传播的结论。

 

沙林毒气的情形恰恰不同,即使在使用了这种化学品两周以后,甚至一个月更久,也可以在现场或多或少地找到。

 

专家们现在主要寻找的是一种具有沙林毒气特征的物质,这种物质在自然界不会以其他形式存在。一旦找到,就可以得出结论:“有人使用了毒气。”

 

证据能否灭迹

 

俄罗斯和叙利亚最近一直以安全理由拦阻国际化武专家迅速进入杜马镇搜寻化武攻击的踪迹,因此美国人与白盔兵担心叙利亚和俄罗斯援引的理由或许是一个消除可能存在的使用化武痕迹的借口。

 

星期三,在叙利亚当局宣布在杜马镇亚拉拉公园发现死人坑之后,一名白盔兵的救助人员告诉法新社记者,他担心遭化武攻击丧生的平民的遗体会被转移。这位救助人员说,白盔兵就是在这里埋葬了遭化武攻击的受害者以及遭轰炸丧生的死者。他认为,“当局想掩藏所有证据”。

 

同样的,国际禁止化武组织专家将搜寻任何人为改变现场的痕迹,比如掩盖化武产品的痕迹或者洗刷甚至转移相关的物质。在发生化武攻击翌日,数千名当地居民得以根据反叛武装签署的投降书的框架迁移了出来。

 

不过,国际化武专家认为,使用过化学武器的痕迹可以擦去,但是必须要十分细致地去完成。即便十分小心地掩盖痕迹,照样会留下发生化武攻击之处已被人为改变的痕迹。专家指出,假如发动化武攻击的时候,有人拍摄下来攻击的场面,就可以拿来做比较,就可以揭穿掩盖现场的企图。

 

即便对现场进行了深度清洗,还是有很大可能在一些物质里面找到渗入的化武痕迹或者已形式上变得很微弱的化武痕迹,比如在砖、水泥、土地这些具有极强吸收化武能力的物质里面,就可以找到。

 

专家最后会得出什么样的结论

 

国际调查专家将把在杜马镇搜寻到的所有明显的样本带回来,包括哪些已经被洗刷或者被人为修饰过的痕迹或者物质。

 

这些样本随后将被寄到特别批准的但是秘密的实验室,类似实验室全球存在着二十几处。每个样本将被分离,至少得到两个以上的不同的实验室的分析。专家认为,两周以后实验室就会拿出分析结果。

 

如果调查团不能证实使用过氯气或者沙林毒气,调查团就将手中拥有的证据对外展示,他们将对这些证据提出一些可能的解释。

 

最后,将由国际禁止化武组织,以及这个组织的成员国做出决定,这些证据是否能够足以证明或者不能证明在杜马镇发生了一场化武攻击。

 

国际禁止化武组织的使命只在于鉴别是否发生了化武攻击,他们不负有查明谁是化武攻击的发动者的使命。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