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局势走向与汉藏民族关系

——洛桑尼瑪与德國各界朋友座談

4月27-28日,藏人行政中央駐歐洲華人聯絡官洛桑尼瑪与德國各界朋友相聚座談,參加活動的有: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南蒙古大呼拉爾(議會)主席、内蒙古人民党主席席海明,水利專家王維洛教授,德國之聲專欄評論員长平,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潘永忠等。

洛桑尼瑪談到:中共19大和中共兩會后,時勢發生了很大變化,中美貿易衝突,「印太戰略」涵盖的南海「战略弧」,中澳爆發外交戰,台海戰雲密佈等等,走訪德國与各位朋友敘談,也想聽聽大家對漢藏問題,及漢藏民間交流發展有什麼新的想法和建議?

话题打开,大家各抒己见,廖天琪主持了座谈会,简要记录如下。

「社會信用卡」吞噬个体自由和隐秘

廖天琪會長談道:近年来中國經濟發展很快,中国政府表面上似乎在經濟收入上、食品安全上、環保問題上等給了人民許諾,也有了實質性的提高,但是這個政府對人民的控制卻在加劇,中國首先推出大數據庫,諸如建立每個人的「社會信用卡」,通過對民众個體的「衣食住行思」,來建立社會穩定的管控機制,這是非常骇人和恐怖的,國人的自由、獨立和隱秘領域完全被侵占和吞噬了,大數據庫成為中國專制統治的又一新武器。對於中國文人、學者、作家來說,無疑是加密緊箍咒,思想、出行、交友、聚會、演講等等,在這樣的大數據庫里,一一被記錄,及統計分析出軌跡,這在民主國家不知會遭遇社會各界怎樣的反彈和抗議了,而在中國卻是無聲無息地推行和實施,政府對社會個體的嚴控系統得到了全方位的加固,令人憂慮。

洛桑尼瑪談道一個情況,据媒體報導,中國政府為了嚴控各民族,建立了藏族、維吾爾族每一個体的「DNA遗传基因」檔案,豈不是把我們這些民族變為豬牛羊牲畜來操控嗎?

南蒙古人民期望「蒙汉分开过」

席海明主席談道:對我們蒙古族人來說,要揹負雙重的壓力,除了漢人所遭遇到這些嚴控,蒙古族還要面臨漢人的政策性掠奪,蒙古人世代以草原為家,「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的牧民生活被破壞,開發和掠奪礦產,造成了環境污染,草原流失,河流乾枯,天高云淡, 望断南飞雁的歲月一去不復返了。我們南蒙古人需要獲得自己的生活,自主的活法,你説「分家過日子」可以,你說「做好鄰居」也可以,就是不願意這樣不明不白地過奴才日子,每個蒙古人心裡都有期許:做一個真正的蒙古人,继承祖先的文化遗产,過上真正的蒙古風俗的日子。

習近平离諾貝爾和平獎一步之遙

王維洛教授提出了一個新話題:「習近平离諾貝爾和平獎一步之遙」,換句話說,這個獎項對習近平來說,是垂手可得,就是看他願意不願意,敢於不敢於?眾人听到這个說法,真是不明就裡,于是傾聽他細說原委。

王維洛說道:30多年前,我出國時,政府交代有兩個「T」是不能碰的,一「T」是「Tibet(西藏問題)」;二「T」是「臺灣問題」。後來又加一個「T」,「天安門事件」。據我分析和預測,如果習近平能够認真和平地解決一個「T」問題,他就有50%成功概率,如果他能和平解決三個「T」問題,他獲奖的概率就提昇至95%。中國要步入和平穩定与憲政民主社會,這三個「T」,是不能逾越的障碍,遲解決不如早解決,總是要解決的問題為何不可趕早呢?

台湾人不要自我设限

长平說,提到少數族裔,讓人也聯想關心到台灣的前途。目前習政府對台灣問題似乎訂出了解決的時間表,但是他認為台灣民選總統蔡英文不談「九二共識」,並且還有一些舉措說台灣從民族及文化上都是自成一體,和大陸華夏傳統歷史無關,引起大陸的抗議批評,甚至威脅她的「台獨」意圖,台灣本地人也十分害怕,造成藍綠陣營的更大分歧。其實蔡英文的言行對時局沒有什麼影響,真正的決定權和行動權操縱在大陸習政權手中,如果他們覺得時機到了,要用什麼手段,不論文攻武衛都會使出來,但是他們要考慮美國、日本的態度,不致輕易有所動作。台灣人不要自己如驚弓之鳥,自己為自己設限(設陷)。

人民不能对中共寄予期望

长平同時又从另一個角度提出和解答問題,習近平剛上台時,社會各界對他的期望值頗高,認為他是中共改革派習仲勳的兒子,一定會像他爹一樣成為人民的好官。其實這中間有嚴重毛病,一是,毛澤東、鄧小平、習仲勳、江澤民、習近平都是一脈相承,都是為了繼承和守護中共統治權,本質上是完全一樣的,只要完成和實現中共一党統治,民主憲政還會出現嗎?二是,中國人常犯遺忘症,對每一位中共領導,總是「从期望到失望」過程,1949年説「毛澤東是大救星」,結果在他統治下,人民非正常死亡高達3千万,連掃帚星都不如。上世紀八十年代説鄧小平是「改革開放總設計師」,結果呢,八九六四他下令開槍殺戮學生和百姓,成了人民的劊子手。后来的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人民對他們的期許,最終都无法脱离「從希望到失望」的軌跡。談這些就是希望朋友們放棄幻想,不要把希望和信任交給他人,要想改變社會人民自己應該站起來!

理解和尊重「民族独立」议题

潘永忠談了民運界對「統獨問題」的誤解和誤讀,聽不得人家談「獨立」問題,这是民运自身的问题。一是,从事民運工作幾十年,卻不懂得尊重他人的自由獨立民主表達權利,各民族表達「獨立」的願望和目標,理應得到尊重。二是,我們生活在海外,耳濡目染也應該學會和适应了,西班牙、法國、加拿大、英國等都有獨立運動,我們應該學會民主社會的規則和模式,應該尊重每個民族与團隊的主張和追求,他們當然有這個權利。我們是中共共同的反對派,在任何時候都需要各民族的互相支持和援手,這是我們理性、現實和客觀的選擇。

继续推动汉藏民间交流活动

十年前,达赖喇嘛尊者倡导了汉藏民间交流活动,我们理解和支持这样的交流项目。就如尊者所说「处理民族矛盾和冲突,不要执着于『你』或『我』,而是凸显『我们』。我们不是敌人,而是共同在处理和解决问题时的对手。」汉藏两族均有悠久的历史文化,又经历了千百年的两族友谊历程。解决汉藏矛盾冲突,政治上一时解决不了,可以立足于民间交往和交流,接触对话,了解真相,承担起寻求化解的责任,化解两族人民间的仇恨和矛盾。

与会者支持尊者的「中间道路」,都希望汉藏民间交流活动要继续,要拓展,让更广泛的汉藏人民参与进来,用历史文化来认识真相,用真诚交流来舒缓矛盾,争取汉藏民间的世代谅解和友好。

這裡只是概要的記述,若想瞭解更多,請讀者們觀看視頻報導《德國各界朋友論中國時局》。

獨立中文筆會秘書處供稿

2018年4月29日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