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前教授被控性侵學生要求信息公開被約談警告

北京大學西門
北京大學西門

北京大學一名學生星期一(4月23日)表示,自己因為要求學校公開前教師涉嫌性侵學生案的相關信息而被校方約談、警告。

4月23日,北大外語學院大四學生岳昕在社交媒體上表示,北大輔導員通過她的家長向她施壓,要求她保證不再有所行動,並刪除相關資料。她在公開信中寫道,自己多次被校方約談,父母精神壓力很大。她要求校方停止向家人施壓,公開相關規章制度,並保證此事不會對她畢業和就業造成影響。

北大校方否認向岳昕施壓。

岳昕的公開信和其他相關帖子在互聯網上遭嚴格屏蔽,北大校園內出現聲援岳昕的海報也被撕去。

目前岳昕仍在家中。

北大前教師被控性侵學生

4月5日,幾名北京大學校友在網絡上發布消息,指責長江學者、現南京大學文學院教授瀋陽20年前在北大任教期間性侵女學生高岩,並導致高岩自殺。

高岩在北大的同窗好友李悠悠在豆瓣上刊文稱,在大一下半學期(1996年),高岩曾告訴她瀋陽要求高岩把作業送到他家,並從背後摟抱、親吻她。當時高岩19歲,瀋陽40歲。

到大二上學期,高岩又告訴李悠悠,瀋陽脫光她的衣服,侵犯了她。

李悠悠文章中表示,瀋陽後來與另外的女生約會,並對別人表示自己不喜歡高岩,是高岩“勾引”了自己。

高岩於1998年3月在家中自盡。

瀋陽教授稱相關指控是惡意誹謗,並表示當年校方和警方已有結論。

原文雖很快遭到刪除,但仍獲大量轉載與評論。事件曝光三天內,北京大學公佈了兩份文件當年針對瀋陽下達的處分文書。文件顯示,北大將事件定性為瀋陽“與女學生高岩的交往中行為不當”,並給瀋陽下達了行政警告處分。

南京大學文學院回應稱,建議瀋陽辭去教職。瀋陽以兼職教師名義授課的上海師範大學在微博上表示,已終止與瀋陽的聘任協議。

北大學生要求信息公開被騷擾

4月9日,包括岳昕在內的八名北大學生向校方遞交了《信息公開申請表》,要求校方公開當年的會議記錄。號召同學一起要求校方公開信息的北大學生鄧宇昊在隨後的採訪中表示,文字記錄比通告更為詳細準確,希望了解參會人員的發言以及處決依據等。

隨後一些北大的學生在微信上表示,4月7日鄧宇昊因為發布文章號召同學與他一起去遞交信息公開申請表而被校方約談到凌晨3點半。

岳昕4月23日在社交媒體上表示,自己從參與申請信息公開後就不斷被校方約談,甚至曾約談到凌晨時分。她表示,在談話中校方多次對鄰近畢業的她提及“能否順利畢業”、家人的看法等,對她造成強烈困擾。

岳昕在公開信中寫道,4月22晚11點左右,她的輔導員老師王艷超突然致電,但由於時間太晚她沒有接到。到23日凌晨1點,王艷超同岳昕的母親一起強行叫醒在宿舍中熟睡的岳昕,要求她刪除所有關於瀋陽案信息公開的資料,並作出不再介入此事的書面保證。

岳昕指,她的父母由於校方的壓力而情緒崩潰,她希望學校停止施壓,並保​​證不因此事影響她畢業和就業,以及公開相關的規章制度。

輔導員回應:聯繫岳昕是擔心其安全

岳昕的輔導員王艷超23日在北大未名論壇上發布聲明,表示自己“出於對岳昕同學的關心”試圖聯繫她,沒有聯繫到。

王艷超表示,得知岳昕的室友說她沒有回宿舍便通知了岳昕的媽媽,並陪同岳媽媽到宿舍尋找岳昕。

聲明中未提到岳昕參與申請信息公開一事。

在這則帖子下面,有人跟貼表示:“可不可以重點說說出於什麼樣的理由忽然關心岳昕同學?”

“ 避重就輕。'出於對某某同學的關心'具體是出於什麼目的呢?如果真的是為了找人,找到了之後又有何必要帶回家呢?不圓的謊不要編……”

岳昕:不後悔參與申請信息公開

岳昕表示,4月20日她收到了北大校方針對《信息公開申請表》的回复。校方表示,討論瀋陽問題的會議級別不夠記錄、公安調查結果不在學校管理範圍及瀋陽檢討內容因中文系工作失誤沒找到。參與申請的同學對此並不滿意。

岳昕在公開信中表示:“申請信息公開何罪之有?我沒有做錯任何事,也不會後悔曾經提交《信息公開申請表》,行使我作為北大學生的光榮權利。”


北京大學校園中一佈告欄裡4月23日晚上出現的聲援岳昕海報(網友提供)

今年是北大120週年校慶。23日晚,北大校園的一處佈告欄出現了署名“湖底群魂”的手寫海報,上面寫道:“岳同學最怕的是,對不起百廿年前的五四先輩,毀了精神上的校慶,而你們最怕的是'出亂子',毀了作為政績的校慶,我們於是想問,這到底是誰和誰的鬥爭?這是'兩個北大'之間的鬥爭。”

截至發稿時,海報已被撕下。

美國之音記者北京時間4月24日上午10時至11時許兩次致電北京大學宣傳處,但無人接聽。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