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興通訊 華麗衣袍下的蝨子(下)——國產化之夢

高健

在美國制裁中興事件爆發前,外界對於中興這家公司的認知大多是「中國通信行業的驕傲」,又或是中國「先進製造」的代名詞。用該公司在2017年年報中的話來說,中興通訊是「全球領先的綜合性通信設備製造業上市公司和全球綜合通信信息解決方案提供商之一」。但是美國商務部宣布制裁後,普羅大眾開始聽到了不一樣的聲音,原來這面大旗,不過是個「銀樣蠟槍頭」。

中國半導體自給率低得可憐

中興尚未公布其從美國進口零部件佔比、庫存等數據,但據一些券商分析師推算,預計其目前零部件庫存僅可用一至兩個月。有人擔心,如果不能盡快達成和解,此次禁售可能將對中興產生「毁滅性」的打擊,因為即便日、韓等在全球半導體產業中也佔一席之地的國家,其大量核心技術和產品仍然掌握在美國企業手中,留給中興迴旋的餘地也非常有限。

之所以會被扼住咽喉,關鍵在於核心零部件至今未能實現國產化。中國兩大通信行業巨頭——華為和中興——名聲在外,但中國半導體行業之落後,恐怕是很多人無法想像的。中國作為半導體消費大國,自給率一直低得可憐:WSTS(World Semiconductor Trade Statistics)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半導體銷售額1075億美元,佔比全球銷售額比重逾三成。但同時,市場研究機構IC Insights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半導體自給率終於超過一成,達10.4%。

整個半導體產業鏈主要包括「設計——製造——封裝測試」3個環節,同時對設備和材料也有較高要求。目前中國企業僅在封測領域小有建樹,「長電」等公司躋身世界先進之列。但這恰恰是典型的勞動力密集型領域,在整個產業鏈中屬於附加值最低一環,不足以改變中國企業處於「食物鏈低端」的境遇。

中國政府並不是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2014年9月,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正式成立,重點投資芯片(晶片)製造業,兼顧設計、封測、設備和材料等產業。今年初有報道稱,該基金一期募集資金1387億人民幣已基本投資完畢,累計有效決策超過62個項目;二期已啟動,擬募集資金達1500億至2000億人民幣。

可是從投資到產出,需要時間。有分析人士估計中國半導體產業要趕上先進水平,至少需10年。

知恥方能後勇

半導體行業的困境只是中國在先進製造領域大面積落後的一個縮影。早前A股國產汽車股集體大跌,股評認為與「放開外資參股汽車公司比例上限」消息有關,市場擔心汽車市場開放,國產車再無優勢可言。眾所周知當年引入外資正是希望通過合作迎頭趕上,但30多年過去了,繁榮的市場掩蓋了技術匱乏,當年的初衷並未實現。

工業機械人、精密儀器、航空……如果數數手指,這些落後領域恐怕雙手加雙腳也數不過來,所以才會有「中國製造2025」。崛起之路必多艱,沒有核心技術、沒有關鍵設備,更是危機四伏。中興事件暴露出來的問題,希望能夠有助國人清醒地意識到現實,知恥方能後勇。

作者是內地資深傳媒人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