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計時炸彈」夾攻樓市!

在星期一的〈蘋論〉我們提到金管局開始承接港元沽盤只是個開始,未來將陸續有來。果然,自星期一以來金管局繼續多次入市,已承接超過330億港元沽盤,令銀行結餘從入市前的1,800億元下降至星期四大約1,460億元左右。由於金管局多番入市後港匯仍在7.85的弱方兌換保證水平徘徊,意味資金因套息或其他原因流走的趨勢仍未完結;未來幾天以至幾星期金管局再入市接貨的機會仍然甚大,本港銀行結餘跌破一千億元的機會相當大。

「息魔」或提早下月來臨

上周末有投資銀行估計本月內銀行結餘將跌落一千億的關口,並開始對銀行拆息有比較明顯的影響。果真如是,本港銀行加息就不會是秋天以後的事,而是更快來臨,甚至下月或6月加息也不奇怪。

當然,現時還不能斷定香港已出現走資潮,一千億元左右的銀行結餘仍算充裕,至少比九七九八亞洲金融風暴時不到30億元多。怕的是香港面對的宏觀經濟環境不斷惡化,令原來泊在香港的資金加快退出香港市場,回流美國或流入其他市場避險,殺香港企業及投資者一個措手不及。

宏觀經濟形勢惡化主要有兩方面:其一是西方對俄國經濟制裁是否會升級,美俄之間會否為敍利亞問題而來個硬碰硬,並長期針鋒相對。其二是中美經貿關係始終陰晴不定,乍暖還寒,特朗普政府以301法案向中國出口貨品徵稅以外,又以違反美國對北韓、伊朗的制裁令為理由懲罰中興通訊這中國重要科技企業,未來七年禁止美國企業向中興輸出零部件,令中美貿易出現更多障礙,令亞太區面對包括香港的經貿前景更不明朗,加劇資金流走的可能。

美國總統特朗普雖然在姿態上向來親俄,但他的政府卻講一套做一套。前不久就以俄國干擾大選為理由進一步加強制裁俄國官員及企業,其中在香港上市的俄鋁就成為目標,任何企業、個人與俄鋁貿易都會違反美國規定而成為制裁對象,逼得大部份國際銀行拒絕與俄鋁有商業關係,甚至買賣它的股票也幾乎不可能。

現在再加上敍利亞化武危機,歐美各國醞釀對敍利亞以及支持她的俄羅斯進行新的制裁。若果成事的話,將有更多俄國企業、商家成為生人勿近的untouchable;他們原來的業務、交易將大受影響,募集資金變得困難,甚至需要出售大量資產套現保持足夠現金周轉。這對資產價格包括股市、樓市的影響難以估計。

中美貿易戰線恐再拉長

另一方面,中美貿易糾紛未有平息迹象。儘管特朗普在Twitter一再表現出隨時準備談判的模樣,但實質上卻沒有讓中國政府有任何下台階,反而重新聯繫老盟友共同針對中國企業,英美聯手限制內地科技企業就是一例,美國政府積極研究另一張清單,向1,000億美元的中國貨品徵收25%懲罰性關稅是另一個例子。把這些算在一起,特朗普在貿易上是和是戰顯得撲朔迷離,雙方能否開展談判以至成功達成解決危機的協議更是疑問。

為了應對危機,中國政府除了在國際經濟會議及外交活動上一再強調自由貿易的重要性,批評美國搞單邊主義及保護主義外,內部也開始為貿易戰可能帶來的衝擊做準備。中國人民銀行星期二忽然宣佈定向降準一個百分點,增加中期市場流動性近萬億元人民幣。要知道內地第一季經濟增長達到6.8%,比預期優勝;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要放水,其中一個原因顯然是為可能出現的貿易戰作準備,為企業及經濟先打一支「防疫針」加強抵抗力。

投資市場、資產市場最怕的是前景不明朗,最擔心的是各種突發衝擊。對香港投資、資產市場而言,走資而令「息魔」可能提早來臨已非佳兆,地緣政經矛盾,中美貿易戰的漣漪效應更不能小覷。三者之中只要出現一種已足以令資產市場動盪,價格下降。現在,三個重大不確定因素同時出現,亞太區資產市場不管股市、樓市都面對巨大的沽貨套現壓力,而過去十年大升幾倍的香港樓市肯定是套現獲利減低風險的最佳選擇。只要有部份投資者沽貨套現,就可能引發一波又一波跌浪,令處於「癲價」的樓市面對重大調整,並引發巨大的經濟震盪。特區政府、企業、投資者對此不能不及早作準備。

盧峯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