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梵交涉主教任命之爭迷霧

林源

近來有跡象指向北京和梵蒂岡就主教任命,接近達成框架協議。不少信息來自匿名消息源,求證困難,官員也可能發放信息製造輿論來試探反應。中梵離互信還有相當距離。


聖伯多祿廣場

從去年底開始,各種跡象指向梵蒂岡和中國宗教管理部門接近達成框架協議,其中令人費解的是,教廷要求兩位羅馬認可的主教讓位給官方愛國會任命的主教,如果屬實,反映梵蒂岡願意做出極不尋常的讓步來促成這份協議。這些信息通過一些新聞媒體引用匿名消息源傳遞,造成種種猜測,不乏企圖以單方面觀點來影響輿論。二月底米蘭一家報紙引述熟悉情況的人士稱,協議必定在三月公諸於世。其實這段時間,談判的腳步在放緩,已有懷疑協定難產的猜測。問題不在兩方缺乏誠意,而是各自內部反對的聲音越來越強,談判進入膠著狀態。然而主教團副主席、被教廷「絕罰」(逐出教會)的郭金才仍揚言協議將在三月底公布。數日後,梵蒂岡發言人否認協議指日可待的傳言。這麼一來,三月協議之說成為絕響,猜測框架協議發布的時間表又開始滿天飛,有的說四月間、有的說六月間、甚至說年底,看來都沒有可靠的根據。

不過,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四月三日在北京發表《中國保障宗教自由的政策和實踐》白皮書,前國家宗教事務局副局長陳宗榮表示,中梵關係改善向來是雙方的願望,目前雙方有暢通的溝通管道,希望梵蒂岡與中國「相向而行」。

主教任命一直是中梵爭議的主要難題,教宗任命主教是天主教信仰的一個基本組成部份,天主教徒不願接受教宗不承認的主教,而中國強調憲法上不受外力干涉的原則,這是捍衛宗教正統與捍衛政權之爭。久而久之,媒體經常把解決主教任命與中梵建交混為一談。其實達成主教任命條件與中梵建交還有相當的距離。六十年來,累積的許多矛盾,不可能全部因主教任命協議後迎刃而解。天主教愛國會的地位、官方與非官方教會不同的教區劃分等等,不但是技術上的細節,更涉及諸多既得利益。

中國與梵蒂岡都處在制度變革的歷史時刻。彼此在決定下一步怎麼走時,考慮雙邊關係,只是全局統籌中的一部分。宗教局併入共產黨內的統戰部,中國的宗教政策涉及五大宗教,不只是單獨對待天主教。梵蒂岡在教宗方濟各領導下重視亞洲,中國又是亞洲的重中之重,重啓對話是全球福傳的一部分。三年來的定期談判的確增加了彼此的了解,中方一再強調談判朝好的方向發展,但是當事人了解兩方離互信還有相當的距離。

閩東主教郭希錦失蹤之謎

閩東教區在復活節前的一系列發展令人矚目。該教區有兩位主教,一位是梵蒂岡認可的主教郭希錦、另一位是愛國會任命的詹思祿。年初曾盛傳梵蒂岡示意郭主教「讓位」給詹思祿。復活節前聖週內郭主教被帶走,但是一日後回到教區。一年前同樣在復活節前,他「失聯」長達三個星期。

羅馬的「梵蒂岡內部人」門戶網站報道稱,郭主教被迅速釋放,顯示梵蒂岡經過暢通的協商渠道取得即時的效果,合乎中梵關係朝良性發展的勢頭。持謹慎樂觀看法的觀察人士認為「外緊內鬆」,可能是短期未來的新常態。

有關中梵關係的信息經常夾雜著強烈的個人的觀點和訴求。教宗在世界社會傳播日的文告中指出,傳播假新聞有時為了左右政治選擇,並且涉及經濟利益,根源往往是「對權力的渴求」。一語道破影響和支配「輿論導向」(spin)。梵蒂岡最近發生的「信函門」反映出負責傳媒的官員對於扭曲原始文件覺得無傷大雅。

今年是教宗方濟各即位五週年,梵蒂岡傳播秘書處推出一套叢書,由十一位知名學者闡明這位原籍阿根廷耶穌會士的神學理論。策劃項目的是該部負責人維加諾神父,他請求前任教宗本篤十六世為叢書作序,以為「老領導」必定欣然同意,沒料到碰了一個軟釘子。維加諾處理的方式,引起所謂「信函門」風波,導致這位梵蒂岡行政系統中部長級高官辭職。

本篤十六世在信中禮貌式地恭維了方濟各的神學造詣,強調他與他的繼任人在理念上有「內在的統一性」,並且箭頭向外,指責外界批評方濟各缺乏深度神學及哲學素養,與批評他本人只是神學的理論家,對天主教徒生活一無所知;兩者同樣的無聊。接下來,話鋒一轉,本篤稱由於身體欠佳以及擔負其他的責任,他無法在近期讀完這十一本「小冊子」的叢書,所以謝絕了作序的邀請。

梵蒂岡新聞秘書處三月十二日在推出這套叢書的新聞通稿中只引述了本篤信函正面的片段,而刻意避開拒絕作序的原話,給讀者的印象好像是本篤無保留的為當今教宗的神學背書。附帶的一張信函的照片,下半部模糊。美聯社記者感覺有些蹊繞,送交該社攝影部門鑑定,確認是經過數字化處理過的照片。另外有一位保守派的意大利評論家也質疑本篤推薦叢書的可能性。

在外部的壓力下,新聞處在四日後 公布了全函,並解釋這封信是內部文件,原本沒有意圖將全文公諸於眾,經過數字化處理過的圖片只是為了增加藝術效果,真是越描越黑。「信函門」事件前後顯示維加諾一連串判斷失誤。首先他不該找本篤來作序。這位榮休的教宗多年主管教廷信理部,是位嚴肅的德國籍神學家,不可能如他所願地提供溢美之詞,來推銷這部叢書。維加諾看到信後,若按下不公開,就沒有後續的風波,但是他有選擇性的處理,違反了新聞公正全面原則。

維加諾在主掌梵蒂岡傳播秘書處之前,是一所意大利大學影視文化的教授,未曾從事新聞工作,也缺乏管理經驗。一般媒體人很納悶,他何以得到方濟各的青睞,三年前年領命整頓梵蒂岡出版、廣播、影視與傳播有關的部門,管理約六百五十名員工。

傳播革新是方濟各上任後推行梵蒂岡機構改革的一部分,引進了麥肯錫管理顧問公司,還有以前香港總督彭定康帶頭組成的顧問團。梵蒂岡原來的出版、廣電等部門各自為政,造成資源的浪費,尤其面對數碼革命的衝擊,早在九十年代就有改革的意圖。顧問專家們提出效仿「迪士尼模式」,以內容為主軸,由多平台傳播,另一個傳播主題就是突出教宗的形象,做為號召。這是維加諾的工作目標。

維加諾大刀闊斧的進行改革,關閉了《梵蒂岡電台》的國際台,只留下意大利語部份,理由是多媒體生態下,有了網站,電台沒有存在的必要,然而這種作法,未顧及世界許多偏遠地區互聯網還沒有那麼普及。改革類似營銷的取向,尤其是「迪斯尼模式」成了笑柄,維加諾嘴邊常掛著突出教宗方濟各及梵蒂岡的「品牌價值」,也令傳統派人士認為是迷失了方向。

教廷傳播領袖歪曲信息

極具諷刺意味的是教宗方濟各今年初才在世界社會傳播日發表文告,譴責捉風捕影或歪曲材料炮製而成的假信息,意圖欺騙讀者及操控輿論。 這篇文告從起草到發布由維加諾主管的傳媒秘書處負責,他明知故犯,難辭其咎。

維加諾辭職後,秘書長一職由他的副手暫代,但他保留了顧問的位子,他定下的基調可能繼續下去。形式後面更重要的是內容,梵蒂岡如何在新時代打入人心,吸引年青人,傳播不乏爭議的新思維等等,需要一個了解梵蒂岡想要傳遞信息的核心內容,又具有現代傳媒專業訓練的傳播部門。

在撲朔迷離的中梵關係上,兩邊官方都避免直接面對媒體,但是又想製造輿論來試探可能的反應。這種趨勢看來會繼續持續下去。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