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權運動的政治新路徑

苗博雅 斜槓青年評論員

在從事政治工作之前,我不太明白政治人物的思路。一般直觀地想,為了爭取勝選,越多民眾支持的議題,政治人物應該會越樂於表態。但實際上有些議題卻非如此。

例如同性婚姻議題。自從中研院2013年調查顯示有52.5%民眾贊成同婚,比反對者多出20%,學術機構所做的大型研究總是顯示支持同婚的民意穩定高於反對。而從街頭運動的能量來看,同志大遊行已是台灣固定舉辦的群眾運動中規模最大者,且近年來舉辦的城市還不斷增加,遍地開花。

要民調有民調、要人頭有人頭,甚至連司法院大法官解釋都給予同性婚姻最佳的民主正當性。但為什麼政治人物還是不敢實現總統╱黨主席的競選承諾,同婚立法進度仍然停滯不前?這不是違反常理嗎?在從事政治工作之後,我逐漸了解到,問題不在於政客的良心(去期待一個有些人有、有些人沒有的東西,有用嗎?),而在於選票。

「選票?不就有民調和遊行證明了嗎?」一般人或許不易察覺。但在選舉實務上,民調和遊行到選票,其實還差最後一哩路。

首先是「議題排序」的問題。絕大多數選民在比較候選人時,通常會是在「與我最關心的議題立場最接近」的候選人中選擇。大約比較2到3種議題後,就能決定最終要投給哪位候選人。而「同性婚姻」議題,並不被多數選民排序為優先關心的議題。換言之,即使是偏向支持同婚的選民,也不一定會在選舉中考量到候選人對於同婚的立場。對於政治人物而言,關鍵在於「選民前3項最關心議題」的立場。至於不會被選民納入考量的其他議題,不表態就是最安全的做法。

把空氣票變組織票

再者是「同婚票」目前還未被證明實際存在。台灣選舉實務上,還未有具體案例證明「反同會造成落選」或「支持同婚是關鍵的當選因素」。因此政治圈內普遍認知是「挺同婚不一定有票」。除了少數基於理念而堅定支持同婚的政治人物,大多數政客都是在平時隨便做個廉價表態當花邊(例如臉書換個彩虹大頭貼之類的)。但在實際對決(例如立法程序作為或選舉前的表態)時,統統都縮起來以策安全。

相對的,或許是長年和國民黨混在一起的緣故,反同人士就比較精準抓到政客要害。雖然反同票不算真的很多,但反同者掛著家長會、教會等頭銜,拿著三分真七分假的混淆文宣,四處拜訪民代,以組織票動員為壓力,要求民代配合反性平教育、反同婚。甚至推動反同公投綁大選,試圖用選票直接跟政客秀肌肉。相較於性平團體的理念遊說,反同陣營很努力在用名單、組織跟政客證明反同票真實存在,也確實有越來越多政客看到選票就見獵心喜,在地方議會不分青紅皂白打擊性平教育。

講這些觀察,並不是要合理化劣質政客只談選票沒有核心價值的作為。我想談的是,我們或許可以試著採取的應對方針。在性平團體的長年奮鬥貢獻之下,台灣年輕世代的性平意識確實有了顯著的提升。而我們面對的課題是,如何激勵這些「天然平權」的年輕人,在投票時把性平議題列入至少前3順位的考量;以及如何在社群網站的轉貼數、留言數、按讚數之外,建立更紮實的組織名單,明明白白地讓在地政客了解,在他的選區內,有多少願意為性別平權採取實際行動的選票。簡而言之,「把空氣票抓出來,變成組織票」是一個值得嘗試的方向。或許不能保證政客都能轉向積極,但也至少能消極遏止地方議員膝反射式打壓性平教育的歪風。

若良心有票,所有政客都會樂於變成良心問政。這句話說來悲哀,但卻是短期內不得不面對的現實。反同陣營在政治上步步進逼,平權陣營加緊操兵,也是被逼上梁山,不得不為啊。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