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辯證法看陳明通重掌台灣陸委會

陳明通為核心的蔡英文的新國安團隊,可能提出「攻勢現實主義」;面對中國大陸的大國崛起,台灣正謀劃在國際社會尋求最大的相對權力,以求取台灣的生存。

封面 Apr
《超訊》2018年4月號

在中國農曆邁入戊戌狗年後,台灣蔡英文當局突然宣布高層國安團隊人事改組,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陳明通以華麗迴身之姿,獲小英重用回鍋行政院大陸委員主任委員,成為中共對台辦新任領導劉結一今後的首要工作對象。

在習近平對台工作八字訣「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主調之下,陳、劉今後如何進行戰略對弈,以陳明通為核心的蔡英文的新國安團隊,在這種統一大局逐步進逼的客觀形勢之中,將提出什麼主觀上的因應戰略?

黑格爾辯證法認為,從自然界和人類的歷史中,可以抽引出三種辯證的規律:質量互變、對立的相互滲透、否定的否定。錯綜複雜的兩岸關係非常適合使用唯物辯證法來分析:

其一、質量互換法則。

從質量互變律來看,我們不難理解當今的兩岸關係陷入僵局,主要的癥結,在於主張統一兩岸的中共當局,堅持九二共識、一中原則是兩岸互信的基礎;反之,蔡英文當局不僅不承認九二共識,還祭出兩個不變(善意與承諾)、兩個不會(不會走回對抗老路、也不會在壓力下屈服)。

質量法則宣稱事物的發展,都是始於量變,而量的變化,達到一定的程度,即轉變為質的變化。中國大陸成為大國崛起,已成為西方傳統霸權美國不得不正視的一種量的變化。不過,量變到一定的限度,舊事物就變成新事物,質變因而產生。也就是說,受到中國大國崛起的刺激,向來以亞洲唯一霸權自居的美國,為了維持既有的國家利益與霸權地位,愈來愈傾向把中國視為威脅其強權地位的挑戰者,中國因此成為了新世紀的美國新戰略敵人,從而激盪出若干有利國際條件與空間,給了蔡英文當局不屈從九二共識、不認同一中原則的有力後盾。

中國成為世界大國是一種現在進行式的量變,並且強調推動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但台灣蔡英文當局在內政上,藉由去蔣化、去中國化、去中華民國化等「三化政策」,被外界認定綠營當局可能打算從維持現狀滑向「借殼台獨」。

台灣當局的此種獨台政策,充份利用了這種中美對峙的地緣政治新格局,不但讓中共重申有「足夠的能力挫敗任何形式的台獨分裂圖謀」,更讓外界臆測北京武統台灣愈來愈可能不只是個說法而已。另一方面,蔡英文當局還適時的參與了國際政治中的改變均勢大工程: 讓中國成為美、日境外勢力的首要大敵以及尋求稱霸的挑戰者。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今年3月中旬新提出的亞洲太平洋「印太戰略」,以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力促民主鑽石同盟(美日印度與澳洲),就是從量變到質變的兩個最新時事例證。

其二、矛盾法則。

矛盾統一律是用來說明事物變化的原因。歸納外界對陳明通出任蔡英文的新國安團隊領導的相關輿情,可區分為兩類相異看法:

首先,樂觀論者咸以為,陳明通曾任陳水扁時代的陸委會主委,久居台灣對中國大陸的前線一把手,即使他回任台大教職後,也與中國社科院台研所、南京、上海及廈門各主要對台研究系統互信交流,又與中國國民黨黨主席吳敦義的黨主席辦公室特助、台大國發所教授周繼祥結成緊密捆綁的跨黨派政治聯盟—號稱「藍綠二人組」,堪稱綠營第二度執政小核心中的「大陸通」,備受民進黨前任、現任主席蘇貞昌與蔡英文的垂詢禮遇,又被尊為綠營的大陸政策的「國師」。據指出,兩岸關係不通,沒有關係,「阿通」回鍋,兩岸馬上通!例如:陳明通在去年中共十九大後,即於11月低調經由台盟中央副主席汪毅夫的安排,秘密飛往北京與中共涉台系統高層人士密談,由此可見民、共交流有著直達天聽的秘密渠道。

其次,悲觀論者以為,對台的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是習近平的施政基石,大陸對台工作面臨堅拒九二共識的蔡英文當局,其難以跨越,好像是比舊時代三座大山還過硬的、過重、過高的兩道南天門。據了解,其實在蔡英文政府高層裏,不乏洞識兩岸局勢真相的人士,他們深知中國的崛起,以及習近平的修憲廢除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可再尋求延任,很可能讓台灣的經濟發展、國防戰備、國際空間愈發受到嚴峻的挑戰與擠壓,一旦習近平想要成就統一大業,台灣容易被整鍋端。因此,陳明通的回鍋陸委會領導工作,只是一招難以渡過兩岸深水區的馬後炮。

究竟孰為真、孰為假?矛盾統一律主張,現實世界之所以會變動,正因為事物本身都有著兩種互相對立的因素,成為事物內在的矛盾。當今台灣社會最大的矛盾,在於:馬英九主政八年(2008-2016)建構的兩岸經濟一體化的架構,在蔡英文執政不到兩年的期間,已被異化成為內縮型的小型高度外貿依賴經濟體,隨著島內大小社會爭議事件,例如軍公教年金改革、處理國民黨不當黨產、同性戀結婚合憲化、轉型正義去蔣化等議題的逐漸發酵,這種矛盾互相對立的運動能量,可能積累到超越島內主政者能解決的水平。

其三、否定法則。

馬克思說,黑格爾理論有一個公式:「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任何事物的客觀發展過程,都可區分為正—反—合三段歷程。以陳明通為核心的蔡英文的新國安團隊,將可能提出「攻勢現實主義」,這個理論的倡議者是國際政治理論大師John Mearsheimer,他主張在國際社會裡,任何國家都會尋求最大的相對權力,以求取生存。面對中國大陸的大國崛起,台灣當局歷經三種攻勢現實主義的政策階段:

第一、肯定階段(麥種為例):

細究蔡英文的維持現狀論,形式上使用「維持兩岸和平穩定與發展」做為台美外交的套句,實質上進行打敗國民黨、維持台灣主權獨立的一場場選戰,其戰略目標為奪下台灣執政權力,戰術目標則是不跨越中共武統的三道紅線(台獨、發展核武、外國軍隊駐台),藉著自我拘束的戰術來掩護其借殼台獨戰略的實踐性。

第二、否定階段(麥苗為例):

在第二度打倒中國國民黨以後,蔡英文當局立即清理戰場、鞏固戰果、迅速脫離戰場,利用美國民主黨與共和黨政權輪替的空窗期,先於2016年12月2日,透過蔡英文致電特朗普,博得一聲「蔡總統」的國際宣傳效果。緊接著,透過內部壓抑獨派、聯手新潮流系、監控扁系、清查藍營黨產等等的政治均勢(Internal balancing)動作,以及對外宣稱「尊重1992年兩岸制度化的協商的歷史事實」,務實的向國際社會以及北京當局宣示,台灣不能也不會是個挑釁者。簡言之,這階段的蔡英文戰略已實質上的否定了前一階段的維持現狀論,成為準備邁向改變現狀的跨欄者。

第三、否定的否定/合(新麥種為例):
從2018年初起,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印太新戰略開始成形,取代奧巴馬時代的重返亞洲舊戰略,2月底宣布人事異動命令的蔡英文新國安團隊,即研判當今的中國雖然成為崛起大國,但也同時成為美國國家利益的首位戰略威脅者與挑戰者,美、中很可能從戰略合作夥伴降級成為戰略競爭對手,台灣憑其地緣政治的戰略地理位置,以及綠營操作反中的民粹旗幟,此時就是進行戰略換檔的最好時機,一旦中美於南海和東海的軍力對峙擦槍走火成為中美局部軍事衝突,兩岸關係即將從目前的冷對抗,滑向「被迫不可維持現狀」的兩岸熱對峙。

綜合上述,以陳明通為核心的蔡英文新國安團隊,已做好兩岸硬碰硬「備戰」的思想準備工作,目前特朗普已簽字生效的台灣旅行法,或許就是習近平在中共兩會後必需解決的一道正反合習題。

文/吳行健(資深媒體人),《超訊》2018年4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