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全网下架的背后是“党回归全民宗教”地位


                                                           中国上海天主教徒参加复活节宗教活动。路透社

 

(微言微语 / 法广RFI特约作者 桑雨)3月28号, 一份题为《推进我国基督教中国化五年工作规划纲要》的文件在网上传播。 « 纲要 »对基督教全面中国化提出了具体措施。 两天后,《圣经》销售被当局要求全网下架引爆热议。

再来看看“纲要”的具体措施;其中包括“学习 借鉴 吸收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倡导教会在礼拜仪式 圣乐诗歌 牧师服饰 教堂建筑上融入中国元素,体现中国特色;组织中国传统旋律和地方曲调的赞美诗歌采风创作;鼓励编辑出版中国化的赞美诗;举办专场演出或文艺汇演, 推动圣乐中国化。也就是说,不久的将来, 中国的基督教教堂或许会出现信众用山西梆子 京韵大鼓 唱诗祈祷...。 看到这份五年规划, 就不难理解这两天网民对圣经下架事件的关注。

 

中国牧师王怡在两会结束后曾撰写过一篇题为《政教关系的重大变局》的网文, 他指出:“经过几年来对意识形态的全面整肃和控制,在刚结束的全国人大的修宪中,中国已全面走向一个“非世俗化的神权政体”。中共中央随后发布了一个几乎是全盘的“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桉。整个方桉的基本特征,就是党与国的全面重迭,党与政的全面合一。对教会来说,这是一个新的法老体制。对社会来说,若不从这一体制的“神权政治”特性去理解,就无法正确的认识这一变局。因为党政合一,或党国合一的背后,都是政教合一....”

 

在此之前, 国内宗教事务由宗教局出任行政管理, 但此次改革已将这一管理权划归党务部门即中央统战部。文章写道:“从整体上说,党本身重新成为一种“全民宗教”(与20世纪60年代类似)后,当然就不再需要一个专门的宗教局了。党成为大祭司,指挥一切,所有政府部门若有必要,都是它的“宗教局”。

 

最近一段时间,各地的街道办和社区,正在频繁成为与教会打交道的基层政府部门。根据新条例,宗教工作也被列入基层政府的工作范围。因此,一种可能的模式是,党务部门直接指挥宗教管理工作,而政府内的社区、街道办和警方,则是主要的执行者。这样,一方面意味着宗教管理工作的党化,另一方面意味着基层宗教工作的“非宗教化”。如果这样,教会将学习和适应与基层政府或“朝阳群众”打交道。将社区上门、民警进场和对教会的更加日常化的监管当作 蒙召侍主的新常态”。

 

许多网民对圣经下架感到不解和担忧,甚至愤怒, 一位网民说:“从今天开始, 在朋友圈每天分享一段圣经。惧怕圣经的人必是妄想掩盖真理, 基督徒要有捍卫圣经的勇气, 从最简单的事做起, 用点滴力量让神的话彰显!”

 

另一位声明自己不是基督徒的网友说:“2001年塔利班炸掉帕米扬佛像时, 五个自信一个不少, 然后自己就完蛋了。人不能太嚣张独断”

 

针对当局将组织对圣经的重译重释工作的网传,一位网友在跟贴中写道:希特勒1939年在欧洲发动侵略战争的同时, 设立了“神学研究中心”, 篡改圣经, 把关于犹太人的内容大幅删减, 还把“摩西十诫”改成了“纳粹十二戒”, 耶稣变成了德国人。《圣经》被改名为《德国与主同在》,同希特勒的自传《我的奋斗》并列为当时犹太人的必读书, 1941年送往欧洲各地教会, 推进欧洲教会的纳粹化。

 

一篇题为《纳粹德国下的教会状况》的网文这样写道:在希特勒统治下的纳粹德国,教会受到极大挑战,基督徒被民族主义、国家主义裹挟 背离圣经真理,德国教会的讲坛上充满了对希特勒的敬慕,教会的圣坛也被万字旗环绕。在这个时期,教会内外发生了很多难以想象的状况。

 

教会被要求立即停止在德国境内出版和分发《圣经》。十字架必须从所有教会、教堂拿走,取而代之的是万字旗。 神职人员服务于国家政治首脑。有些领袖想要修改教义,以使它们与国家社会主义保持一致。希特勒用叛国 偷盗 性恶习等莫须有罪名指控并清除教会中的异己。 文章最后写道: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