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军人事务管理部新建制背后的社会利益大博弈

在中国特色的数千万访民大军中,退伍军人维权群体堪称其中风云叱咤的带头大哥,在经过最近两年大规模群体抗议行动之后,终于博得了「党妈」 的回心转意,逼迫当局在施政策略做出了重大回应,国务院编制新设了退伍军人事务管理部,获得了独立的财政预算地位及维权诉求管道。

按组织性而言,这个群体的剽悍作风和有恃无恐的心理特征,实在与「赵家人」 的身份关系大有关联,相对于警察维权,退体工人反双轨制维权,教师维权,环保维权大动员,退伍军人更有同进退共患难的强组织性,且话语权重更大,影响力更广,当然这与「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的执政逻辑是如出一辙的。如果是其他维权群体集体赴京维权,并且达成动辄上万人的规模,直指中共核心权力机关,恐怕早已遭到严酷镇压。

入世以后中共逐渐推行义务兵役制与志愿兵役制相结合的职业化军队建设,军队官兵待遇大幅度提高,这也算是当局参考国际大趋势的所谓与时俱进之举,但在本质上它的附庸地位从未改变,听党的话意味着党权交易的腐败在军队亦不可免,军人的人权及法律权利同社会整体一样,是被置于党权垄断之下的压迫对象,裙带关系之无处不在,正如党对利益垄断的无所不在,特权关系也在深层次上决定了这是一支道德堕落追逐功利的部队,军队已经成为事实上谋取巨大特权利益及普遍利益的利益工具,相关的在役退役利益分配也处于关系链分配,和普遍社会保障一样归化于利益分赃的党国特色模式中。这个群体与城管的臭名昭著,警察的作恶多端等统治机器有所区别之处在于,一般情况下他们处于与社会公共生活隔绝的状态,作恶功能被限制,由警察及武警代行其恶了。等他们脱下军装进入社会,利益诉求使他们原本存在的袍泽之谊迅速联结起来,形成挑战现行利益分配格局的自治团队,在某种程度上,他们甚至是拥毛崇毛的毛粪大本营,其话语逻辑基本上配合了中共公开的治国谎言,如反腐败话语,依法治国话语,大国崛起的话语,稍加分析,其精神结构同官场腐败社会腐败除了重合之外,更多了一份党妈欠我的自信及强烈的维权意志。某种程度上是对官场腐败的嫉妒燃起了他们怒火,但也仅仅是鱼我所欲的绝对利益诉求,相对的,官方话语系统和洗脑程序打下的兽印已经溶入了他们的血液,人为财死盼望招安的明君意识恩主意识深植于他们的头脑中,可以说,具备主体性的,拥有公民权利意识及现代政治文明认知的清醒者尚处于边缘化困境,或者即便具备相对的认知高度但在功利主义社会推动下,丛林法则依然是其首选。在政治属性上来说,他们是会哭的孩子要奶吃,既可以狼狈为奸也可以反戈一击,反正有奶就是娘,用老百姓来对比,欲壑难填适应于表达他们的心理需求,当局也正是基于安抚人心的利益格局新设了这个职能部门,取代原由民政部及武装部管理的安置事宜。

对照一下军政大相径庭的薪资水平,这种财政制度的背后实际上隐藏了中共执政逻辑的利益设计。一方面贪腐是绝对的,但另一方面政府这个体系在自发的推动一种分赃制设计,基层公务员的基本薪资实际上只够这个阶层消费档次的烟钱,至于酒色财根本没有计算在内,也就是说,以这个阶层的消费欲求必须将贪腐作为他们的正当事业才足以安身立命,尤其越往上走越需要财政资源作为买官进爵的工具,贪腐动机及动力机制的建构本质上推动了分赃制成形及利益集团的潜规则结盟。军队则是另一种情况,基层官兵的薪资相对于职业选择的其他市场,报酬更高,保障更丰厚,一次性退伍就业补助金就足以奠定一般的中产阶级起步资金,进入上升通道,贪腐与官位交易制度在同态的分赃制规则规制之下,买官卖官作为中国一党独裁的副业(实际上应该是他们的唯一正业:权力买卖交易所) ,同一党独裁的副产品(同样的实际上应该是他们唯一的正产品:官位) ——分赃制委实高度和谐一体。唯其分赃,官位才具有可以买卖的商品价值,官位的权力交易属性又反过来肯定分赃的合法性与正当性。

或许对升斗小民的职业选择而言,高薪养军推动了一部分专业化的高学历职业军人就业趋势,进入上升的玻璃天花板,利益交易就已经呈现出固化的等级关系,世袭及裙带关系为主要的组织性手段,对未来而言,这似乎一个微弱的良性发展趋势:等级固化切断了智力资源的流动,新输入的底层职业军人也可能就此产生改变这一结构的动机欲望,并且同老式的退伍军人相比,他们可能更愿意寻求变化,眼界也可能更加开阔。地方行政人员则是另一种情况 ,极权政体的单一垄断性为贪腐市场提供了独霸的资源切面,他们寻求变化出于职业的而非政治性的思考。军人职业的暴力选择能力本身就已经决定了:在政治表达的选择上,军队底层可能更趋于良知,越到高层越有利益归属及利益危机投入感,并且由于军队的复杂监控系统及高危性而缺乏求变意志。行政体系则可能相反,一方面可能出于权力斗争的激发,另一方面出于现实保全的动机,越到高层越有寻求变化的欲望,越在底层越有安于现实的庸碌意志,更不必谈深刻的良知了。

也许以上对军政结构的政治意志所做的价值推断只是简单的臆测,毕竟个人的偶然性才代表了历史的偶然性。现在不妨重回利益博弈的分析,无论是军地双轨制还是行政事业双轨制,甚至党企双轨制,利益的最大源头终究指向权力的可交易性,中国社会整体的利益博弈已经进入大爆发时期,其心理结构和精神结构大致上同退伍军人维权群体是同构的,从人性恶的制度理性来说,政治的事业,利益博弈可能是第一位的,价值信仰或许是第二位的,即便从为下一代奋斗的理念来说,利益选择仍可能是首选项,价值信仰只是从中生长出来的一种高级文明形式,或者说是抽象出来的理念物,实实在在的政治,哈维尔所谓“无权者的权力” ,可能也是基于生活开始的人权价值观,利益在其中退化为不再是简单诉求的一次交换物,而变成了历史层面的制度保障。

可以说,中国特色的特权制,双轨制,在形式上已经产生了与之相关的广泛的利益博弈市场,屈指数来,农民维权还在土地维权,城市维权还在拆迁维权的原始土地利益上生死周旋,另一个社会保障窗口的利益觉醒,如果以退伍军人维权做标杆的话,可以例出一长串利益清单:1,农民的医保社保与其他所有阶层的多轨差别。2,农民工的医保社保与其他阶层的差别。3,工人与事业单位的利益保障差别。4,行政机关利益保障居于上层建筑。5,特权阶层对绝对资源的利益垄断。所有这些利益博弈的诉求,掩盖在绝对党权的坑、蒙、拐、骗的现行维稳格局之下。权利和权益意识的爆发与觉醒,如果今天不能成为推动社会变革的转型推动力,在明天实现了政治自由及初级选举民主的时候,将可能成为引发巨大社会动荡的源头。简单来说,现在几千万的访民今天没有成为中共统治危机的推动者,反而有可能成为未来宪政建构中的民粹主义市场,并存在着为毛粪所操控的严重复杂局面,如何面对并慎重解决拥有了初级自由的庞大访民群的利益诉求,换了新的民选政府他们更有理由要求得到公平正义甚至要求报复过去所得到的不公正待遇,这些都是一党独裁留下来的肮脏遗产。

(注:3.29号中共出台将警察从公务员序列剥离出来的政策,相关文章中有大幅提高警察工资,高于公务员标准的说法,警察队伍中近年来出现了较大规模的集体维权事件,当局对此利益博弈在政策上做出了快速反应,显然,维稳年代的政治动用民脂民膏高薪养警,旨在强化警察的军事化地位,提高对社会的暴力威慑,下一步可能就会轮到民兵制的返祖需要了,要知道在毛时代民兵拥有不经任何程序,仅由共产党最低组织单位支部书记的口头命令,'就随时可以抓人关人的绝对权力,恐怖统治正在按部就班,有计划有组织有预谋的推进中。)

彭佩玉,民主中国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