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欲修好该谢第三者

要闻分析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印度总理莫迪定于27日至28日湖北武汉举行非正式会晤。中印两国的地区角力是否能转化为“龙象共舞”,仍有待观察,但特朗普因素无疑是促使习近平向周边国家示好的背景原因之一。作为崛起大国的中国一直奉行“远交近攻”的古训,但特朗普的贸易战大棒尚未落到北京的头上,却已经促使习近平调整政策,突然奋力向日本和印度这两个大邻居展示善意。

2017年6月中印双方在洞边界发生军事对峙,同年9月,习近平与莫迪在厦门金砖国家峰会期间举行双边会晤,这是两人的首次会见。当时习近平呼吁中印双方应“龙象共舞”,而非“龙象恶斗”。但习近平的这一生动比喻并未开花结果,新德里仍然将在印度洋上出没频繁的中国海军行动视为耀武扬威,中印军队每年固定交流演习活动仍被暂停。直到中印联合宣布双方领导人会晤消息之前不久,印度媒体才报导:印度最近收到中国提交的正式提案,列举双方军队今年可以进行增加互信活动的日期,希望恢复中印军队每年固定的交流和演习活动。印度媒体引述莫迪政府消息人士的话称,莫迪在武汉将同习近平讨论中印边境争端议题。

1962年发生边界战争以来的中印两国关系在1988年印度总理甘地访华后出现破冰式的突破。甘地当时与时任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举行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会晤,正在改革开放大潮中的中国和印度重新设定了62年边界战争后的两国新关系。

对于中印度媒体来说,在中国首都北京之外的地方举行首脑非正式会晤,可以使双方可在较轻松的工作氛围中自由交流双边棘手议题,避免在首都正式会晤的拘束,同时排除了各自来自国内的不必要政治压力。

所谓来自国内的政治压力,主要指的是民主体制下的印度,而不是中国。众所周知,中国的政治体制实际上并不存在对领导人外交政策上的压力,而中共19大后确立强人地位的习近平已经扫除了一切党内可能的竞争者。不过,习近平的“好日子”刚刚开始,就遇到来自美国的经济和外交压力。

因此有分析认为:现在是中国有求于印度的时候。这可以从中国外长王毅4月22日会晤印度外长斯瓦拉杰时的表述体会出来。《印度时报》称,王毅强调了世界贸易组织(WTO)机制的重要性,此言暗示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华贸易制裁违反了WTO规则。这个因素可能帮助中印关系走向缓和。在应对特朗普对华贸易惩罚性举措方面,习近平将寻求莫迪的支援。

 印度媒体普遍认为,武汉习莫会是一次“重启”(reset),以重新构建和深化两国互信。但是,中国拒绝印度加入核供应国集团(NSG),中国在外交、军事与经济层面对巴基斯坦的支持以及一带一路倡议的推广与执行,让印度对中国多了几分戒心。双方在战略层面依然需要磨合和增信释疑。

王毅日前再向印度发出邀请,在“一带一路”框架下,打造一个跨越喜马拉雅山的“中尼印经济走廊”。在口岸、铁路、公路、航空、电力、通讯等各个领域逐步推进合作,打造中尼之间立体大通道。据报道:对于中国强势跨越喜马拉雅山的举动,印度一方面忧心忡忡,另一方面无从应对。 莫迪曾经积极回应“中尼印经济走廊”的建议,但之后中印双边关系却逐渐趋冷至近20年来的最低点。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由于涉及巴控克什米尔地区,印度拒绝加入,也使中尼印经济走廊的规划停滞不前。

中国南亚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民旺则强调:面对美国的贸易战,印度与中国是“通病相怜”的状态。他说: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至今还没访问过印度;他也要对印度发起贸易调查,虽然美国财政部报告中仅把印度列入了观察名单。 印度在美国那里“屡屡碰壁”,会与中国有“同病相怜”之感,与中国改善关系也符合印度的利益。

从中国的视角来看,当下最大的竞争者是美国,特朗普政府贸易战威胁,迫使中国暂时忘却对周边邻国的历史恩怨和政经旧账,理性地向日本印度等邻国伸出感性橄榄枝,避免落入孤家寡人大国的陷阱,实为上策。

感谢特朗普吧,厉害的中国。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