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二:动荡中的美洲之行 华盛顿与拿破仑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网络照片


【法国思想长廊 】 :[提要]1785年,夏多布里昂 (François-René, vicomte de Chateaubriand ,04 -09 -1768 - 04 - 09 -1848)参军,成为纳瓦尔军团的少尉。他离开贡堡到了巴黎。作为贵族,他被引荐入宫,觐见路易十六,并陪同国王狩猎。这是他同波旁王朝有了一种若即若离的关系,使他在未来的岁月中,既坚持保皇党立场,又争取思想和言论自由。

问:欧洲贵族与君王的关系,远不是统治与服从的关系。对夏多布里昂这种并非豪门的小贵族,是否更是如此?

 

答: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乔纳森·德瓦尔德在他的《欧洲贵族》一书中,曾有这样一个论断:“贵族们感到,他们从与君王的传统亲密关系中被驱逐出来,他们还发现自己正被迫适应新的社会角色。其结果会导致一种不安全感,这种不安全感容易激化为愤怒,偶尔激化为暴力行为。他们组成了一个享有日益增加的财富和重要特权的统治阶级,在很多时候,他们是一个反叛集团,不仅准备反对他们的君王,而且也鼓动更低的阶层进行革命”。这是一个重要的事实。我们知道,有许多贵族参与了法国大革命,甚至波旁王室的幼支奥尔良家族的菲利普,还对处死路易十六投了赞成票。而且英国大宪章就是贵族反抗约翰王的直接成果。所以夏多布里昂的保皇立场并不是愚忠的表现,而是因为他认为,信奉自由宪章的君主制,优于群氓鼓噪的大革命和残暴的雅各宾专政。但夏多布里昂对大革命的意义却有清醒的认识。他说:“人们赞赏应该谴责的东西(指那些暴力行为),而看不到人民的命运因此发生的变化。风俗、思想、政治权力的改变,这是人类的新生。攻克巴士底狱犹如一场流血的狂欢,开辟了新生的世纪。粗暴的愤怒造成废墟,而在这种愤怒之下,隐藏着在废墟中奠基新大厦的智慧”。认识得相当清楚。

 

问:不过他作为一个贵族,仍旧是大革命的对象啊!

 

答:是的。1790年革命政府宣布,取消所有的贵族身份,将贵族的财产充公。只要有贵族姓氏,随时都有危险。结果夏多布里昂决定去美洲,他的想法是去探索一条通向美国西北腹地的道路。就是这一次,他在费城拜会了华盛顿,与他共进午餐。后来夏多布里昂回忆说:“他那时正处在光灿夺目的时期,而我则是完全默默无闻的。我的名字在他的记忆中匆匆走过,但他的目光注视过我,我感到荣幸!我觉得我毕生受到这个目光的鼓舞,在伟人的目光中,有一种道义的力量”。我们上一次提到,夏多布里昂后来和拿破仑有很多交往。在夏多布俩昂心目中,拿破仑是个天才,甚至在他猛烈攻击拿破仑时,他也不讳言自己对拿破仑的敬佩。但是他又不能原谅拿破仑,因为拿破仑悍然称帝,抢走了法国人民流血奋斗争取到的自由权力。拿破仑为了自己的野心,而剥夺了人民的自由。在这种情况下,夏多布里昂的表现和贝多芬有些相像。贝多芬撕掉第三交响曲献给拿破仑的题词,怒斥个人野心膨胀的拿破仑“不过一个小人”。而夏多布里昂则抨击拿破仑:“使社会被动盲从,当人们为高尚的情感怦然心动时,他却把人类推向道德退化的时代,使人们的品性和行为无法形容地败坏”。他甚至直面拿破仑的暴虐,要他“交出你的权杖,走下你已经成为废墟的王座吧”。

 

问:夏多布里昂真有勇气,这倒是西方知识分子一贯的传统。

 

答:确实如此。后来他在回忆与华盛顿的会面时,特地撰写了一节华盛顿与拿破仑的比较,分析得非常精辟。首先,夏多布里昂比较了华盛顿与拿破仑立下的武功,指出华盛顿没有像拿破仑那样武功赫赫,从孟菲斯转战维也纳,从加蒂斯打到莫斯科,华盛顿只是在一片无名的土地上自卫。他也不曾推翻什么王位,而使自己称王,组成自己的新王朝。他始终像一个普通人那样行事。夏多布里昂指出:“华盛顿的行动是绝不张扬的,他缓慢地行动,他仿佛感觉肩负未来自由的重负,担心损害它。这位新式英雄承担的并非他自己的命运,而是他的国家的命运。他不允许使用并不属于他的东西冒险。但是,这种深深的谦卑放射多么耀眼的光芒。到华盛顿的剑曾经闪光的树林中去搜寻吧,你在那里找得到什么呢?华盛顿在他的战场上留下合众国当作战利品”。

 

问:这个战利品可太伟大了,全世界至今还享受他的余泽。

 

答:可拿破仑呢?他打过那么多出色的战役,奥斯特利兹、耶拿、马伦戈,但是他只是想为自己建立功名,他肩负自己的命运,急于享受和滥用他的光荣。他对待权力的态度是暴发户心态,抓到手里便不肯放,他让他的家族成为欧洲王冠的拥有者。他要结束混乱却扼杀了自由,他剥夺了人民的自由,结果让自己失去了自由,成为海洋的囚徒。华盛顿让民族独立、人民自由,他在世人的尊崇中平静而逝。而结果是,华盛顿的共和国留下来了,波拿巴的帝国毁灭了。他们两个人其实都是民主革命的儿子,都是为争取人民的自由而活动,但是一个人忠于这个信念,一个人背叛这个信念。夏多布里昂很精辟地指出:“华盛顿只希望得到应得的东西,他被指定完成的东西,因此他的视野是连贯和持久的。此人很少惊天动地的举动,因为他有正确的分寸,将他自身的存在同他的国家的存在融为一体。他的光荣是我们的财富,他的声名是公众的圣殿,是永远奔涌丰沛的泉水”。而拿破仑,“他的天才是现代的,野心却是旧式的,他看不到他一生的奇迹超过一顶王冠的价值。这哥特式的饰物对他是不适宜的。人民在他眼中只是可用的手段,在人民的幸福和他个人的幸福之间,没有任何互动感应。他答应解放他们,却给他们带上了锁链。他与人民隔绝,像埃及法老在寸草不生的沙漠中建自己的金字塔”。

 

问:分析得真精彩。

 

答:可是我们不要忘记,总有利令智昏的人,完全无视历史,他们的才智,比起拿破仑来要渺小得多,但是他们得野心却远超拿破仑。这样的人,会以人民的名义称王称帝,但是他们只会给人民带来无穷的灾难。

 

法广RFI 特约赵越胜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