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香梅與抗日戰爭歷史

楊克林

一九九零年六月,我從報刊上看到陳香梅女士說的一句話:「一個國家和民族致力於經濟和科技的進步,還要使民族靈魂得從升華。」 我很受感動,就冒失地從上海給遠在華盛頓的她寫了一封信,想請她為我們編的《中國抗日戰爭圖志》寫個序,當時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情。


陳香港梅與蔣介石、宋美齡見面

然而,她真的寫了序回信了。她在序中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世界上出版了很多有關這場戰爭的畫冊,但是中國在戰爭中的地位和作用卻沒有得到足夠的反映……昭示骨岳血淵所塑造的中國抗日戰爭,顯現中華民族的浩氣和尊嚴,並引起對民族和世界未來的更深刻的思索。」「經濟增長、科技進步是今日當務之急,但千萬不要忘記中國有血有肉的歷史,歷史是一面鏡子,這鏡子給我們啓示,也給我們往前的勇氣。」

最初見到陳香梅女士是一九九一年在華盛頓她的辦公室內,她在桌上展開了美國空軍援華志願隊(即飛虎隊和後來的第十四航空隊)與日軍作戰的許多照片和資料,並回顧自己在抗戰中的經歷和陳納德的故事,還叫來了一位原飛虎隊的美軍中將和我們見面。她說,抗戰爆發的時候,她還是個學生,但對當年逃亡的經歷記憶猶新。當時為了躲避戰亂,她們全家遷往香港。一九四一年十二月香港淪陷,在母親去世、父親遠在美國任職的情况下,她與姐妹們一起跟隨流亡隊伍長途跋涉數千里,經澳門、廣州、桂林、重慶,輾轉來到昆明。在逃亡期間,他們在前面逃,日本人一路在後面追。

第二次世界大戰雖給陳香梅女士留下太多的難忘和苦澀,但是也給她帶來一段夢幻般的異國姻緣。她說,一九四五年她從嶺南大學畢業進入中央通訊社工作,由於英文說得好,她接到了一項特殊任務:採訪名聞中國的陳納德將軍。初次見面,陳香梅就被這位少將的風采深深吸引。

後來,我們和陳女士多次接觸見面,在拍攝大型抗日戰爭紀錄片《血肉長城》時,她接受我們的採訪,留下了珍貴的口述歷史;我的女兒楊一舞訪美時獻給她一個「中國結」,表達了我們和許許多多同胞對她的敬仰。陳香梅有「中美民間大使」的美譽,她曾在一九七二年尼克遜總統訪華和一九七九年中美兩國正式建交等一系列重大事件中作出貢獻。一九八零年,她作為列根總統的親善大使到中國大陸和台灣訪問,在兩岸之間積極溝通,促進交流。她說:「只要中國人能揚眉吐氣,我於願已足!」特別是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七十週年之際,她和葉選基先生共同擔任我們編輯的《同盟國的勝利--抗日戰爭圖誌》的榮譽主編,再一次見證了抗日戰爭。

陳香梅是中國在美國的女兒,對養育過她的中國一脈情深!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