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朝鮮漫天要價,美國到底能答應什麼?

朝鮮官媒2017å¹´7月4日的的視頻截圖顯示,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在朝鮮某地的導彈試驗場為所謂的火星14導彈發射拍手鼓掌ㄒ朝鮮官媒2017年7月4日的的視頻截圖顯示,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在朝鮮某地的導彈試驗場為所謂的火星14導彈發射拍手鼓掌

斯洋

美國總統川普說,他可能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在5月或6月初舉行會談。在此之前,美國官員說,他們已經證實金正恩願意與美國就朝鮮半島的無核化進行討論。美國朝鮮問題專家說,美朝在無核化的理解上分歧巨大。朝核峰會,目前最難的問題是美國願意給出什麼?

車維德: 最難的問題是美國願意給出什麼?

美國政府官員4月8日透露,朝鮮方面已經直接告知美方有意就朝鮮半島無核化舉行磋商。這是朝鮮首次直接向美方傳達磋商無核化的意向。

雖然有關會談的細節、包括具體議程和會面地點目前還不清楚,但是分析人士指出,其實目前最難的問題是美國願意給朝鮮什麼?

曾擔任朝核問題六方會談美國代表團副代表的車維德(Victor Cha)星期一(4月9日)在華盛頓智庫外交關係協會說,在談判前,美國必須與亞洲的盟友韓國和日本,甚至中國協調好,美國希望從朝鮮哪裡得到什麼,又願意給朝鮮提供什麼?

他說:“我們到底想從朝鮮得到什麼?在這個問題上,我認為,我們應該沒有什麼分歧。大家都希望朝鮮放棄核武器。與我們的盟友以及中國協調最難的問題是,為了達到這個目標,我們願意提供什麼?”

車維德是美國韓裔朝鮮問題專家、小布什政府時期的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亞洲事務主任。他本來還有可能成為川普政府的美國駐韓國的新任大使。但是,在去年一次討論以小範圍軍事打擊警告朝鮮的會議上,據說車維德對軍事打擊朝鮮的計劃表達了保留意見,後來川普政府放棄了對他的提名。

車維德說,川普總統突然答應與朝鮮舉行會晤令很多人都很吃驚。很多人擔心,川普總統並沒有足夠的時間來為這場具有歷史意義的會晤做出足夠的準備。

車維德認為,川普政府的“最大限度施壓”政策、川普政府的不確定性以及金正恩可能覺得他的核計劃可以暫停一段時間等因素促成金正恩決定與川普會晤。

前國安會亞洲事務主任車維德(左)與前美國朝核問題首席談判代表、助理國務卿希爾大使(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前國安會亞洲事務主任車維德(左)與前美國朝核問題首席談判代表、助理國務卿希爾大使(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車維德:朝鮮所說“無核化”意味著美撤軍,不給盟友核保護

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前不久在訪問中國的時候表明,他會秉承祖父輩遺訓,致力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日本媒體星期一報導說,金正恩當時曾開出條件,只要美國確保朝鮮政權穩固,並提供補償,朝鮮可以完全棄核。

但是,美國前談判代表車維德認為,朝鮮所說的“朝鮮半島無核化”對美國來說並沒有什麼意義。

他說:“對我們這些曾經參與朝核談判的人來說,從一個更廣泛的意義來說,朝鮮半島無核化的條件是美國結束'敵對'政策。(朝鮮定義的)美國'敵對'政策是我們在亞洲的盟友體系,是我們的核保護傘,我們的核延伸威懾以及我們在半島的地面部隊。”

華盛頓的國家利益中心防務研究主任哈里·卡齊亞尼斯(Harry Kazianis)說,為了舉行會談本身,朝鮮就會提出某種要求,而朝鮮為同意放棄核武器所提出的要求“將是天價”。

他告訴美國之音說:“他們可能會要幾千億美元的經濟援助,可能會要美國從朝鮮半島撤軍。他們甚至可能要求韓國放棄所有核技術以及核反應堆。”

車維德認為,這次的美朝峰會,在無核化問題上,美國必須澄清,要求朝鮮同意2005年9月的談判結果, 那就是朝鮮同意放棄自己的所有的核武器和現行的核項目。

他說,未來的談判步驟還應該包括核武器及核武項目的凍結、核實、去功能化、拆除等等。不過,他覺得這些談判不應該有美國總統來談,特別不應該是美國總統和一個與美國沒有建立外交關係的國家領導人來談。

馬倫:短期內不可能從韓撤軍,美須堅持朝鮮棄核

2011年7月12日,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倫抵達杭州的中國軍隊第一機械化步兵師的演習指揮部
2011年7月12日,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倫抵達杭州的中國軍隊第一機械化步兵師的演習指揮部

曾經擔任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的海軍上將邁克爾·馬倫(Mike Mullen)說,美國必須堅持朝鮮棄核。

“因為我擔心(朝鮮)擁有核武器,成為擁核國並持續相當長一段時間,韓國已經在問他們自己,我們應該也這麼做嗎?日本人也會問同樣的問題,他們已經在公開考慮這個問題了。最後的結果是整個區域核武器化。”

他說,允許朝鮮擁核,無異於擴散核武器。

馬倫在回答美國會不會答應從韓國撤軍時說,從韓國撤軍不是一個短期會發生的問題。

“如果我們能夠理順我們的安全問題,特別是與我們的盟友之間。如果未來朝鮮問題上的衝突的可能性大大減少,我可能願意與他們討論,我們的軍隊會在那里呆多久?會有多少人呆在那裡?現在駐守在韓國的28,500名美軍是美國對韓國安全的承諾。所以不可能很快發生。”

美國新國家安全顧問:峰會不會成功

2018年3月29日,候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左)抵達華盛頓五角大樓,與國防部長吉姆•馬蒂斯握手。
2018年3月29日,候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左)抵達華盛頓五角大樓,與國防部長吉姆•馬蒂斯握手。

4月9日,美國新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 John Bolton)走馬上任。博爾頓此前曾表示,他並不看好這次峰會的結果。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 “對話的提議是他們長期以來宣傳的一部分。我們過去25年來和朝鮮進行了斷斷續續,直接和間接的對話。他們顯然從這些會談中獲益,持續核武器及彈道導彈項目。所以我不認為這是新的發展。此外,我也不認為韓國總統文在寅說的,為了這次對話,美國應該降低標準。我想他在會談中是用的這個詞。朝鮮必須顯示出放棄核武項目的真正意願。我們過去曾經多次這麼做,但是每次都失敗。”

他說:“我不認為朝鮮對於協商是認真的,所以我不期待這次對話能有任何實質進展。” 他認為,朝鮮不可能在25年的發展之後,在終點線前停下來。他還認為如果美國要對朝鮮採取軍事打擊,時間已經不多了。

車維德認為,雖然博爾頓有這樣的觀點,但是,如果川普願意與金正恩會晤,博爾頓是不會阻攔的。他說,鑑於博爾頓以前的立場,博爾頓應該會繼續堅持對朝鮮實施制裁。

車維德認為,川普總統不會讓“峰會失敗,甚至看起來很失敗”。川普會特別強調自己為和平、正常化以及無核化所作的努力,然後對以後的談判進程做出承諾。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