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反證據︰全因你是戴耀廷



杜耀明

前政府首席顧問也是前特首梁振英智囊邵善波上周撰文,嚴斥戴耀廷有目的、有策略、有組織、有資源、有計劃推翻國家政權,早已越過言論和學術自由的界線,故此絕對不能容忍,必須以法律治罪。

邵善波語出驚人,煞有介事,但細看之下,其論證方法不外是小事化大、上綱上線、亂扣帽子,盡力壓縮言論自由的空間。他認為戴耀廷不單是發表意見,而是在搞政治,目的是推翻北京政府。

證據呢?首先,因為他是戴耀廷。在邵的眼中,戴是政治搞手,過去搞佔中運動,上次立法會選舉,組織雷動計劃(通過互通消息幫助民主派選民配票給不同候選人),最近又發起風雲計劃(建議派更多人參選以爭取區議會過半議席)。因此,他今次在「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研討會上發表見解,認為當中國結束專制之後,各地不同族群需考慮以什麼形式,跟其餘族群建立關係,邵善波便一口咬定不是學術討論,而是戴的政治綱領,因為他是戴耀廷,必定是有組織有計劃去反對專制,推翻國家政權。

邵善波當然可以預測未來,忽略戴的學者身份和學術理據,但卻不能拿着猜測當事實,更不能以想當然作為根據,胡說戴耀廷正發起推翻政權的運動。戴耀廷的政治綱領一直只限於爭取香港民主,這是北京承諾而未實現的香港憲政目標,也是向北京「追數」的政治行動。單憑戴的一番說話,邵善波可推斷他正以行動推翻國家政權,看來是由於戴曾經推動佔中,使邵心生疑惑,他會捲土重來,拉倒專制政權。不過,就憑個人疑惑和想像,就可把戴耀廷繩之於法?

過去佔中運動無疑是公民抗命,有違法律,但香港是法治之區,當局有刑法可循,以追究發起人與參與者。雨傘運動以來,特區政府從未放過戴耀廷,未來他有何輕舉妄動,又怎會怠慢?難道邵善波恐怕特區政府會網開一面,他日戴耀廷用行動顛覆國家政權便會放他一馬,還是他認為戴耀廷以合法手段,便可以推翻政權,所以必須加強控制,例如以言入罪,索性禁止戴耀廷說三道四,以防患於未然?

其實戴耀廷主張不外是反專制,行動亦由公民抗命轉為合法抗爭。他主張的雷動計劃和風雲計劃,完全是法律之內的行動,目的也不過是爭取議會過半議席,從而加強其民意代表力量,發揮監督政府的功能,以抵禦北京越過「一國兩制」底線的干預,捍衛香港的高度自治。

若果法律許可的行動邵善波也認為必須取締,他是否鼓吹政府犯法?果真成事,香港法治何存?除了目無法紀,邵善波更且上綱上線,把反專制視為推翻國家政權,把議會選舉運動等同密謀造反,把合法行動看成非法叛亂。他祭起「推翻國家政權」的天大罪名,莫非是叫大家逆來順受,否則便自討沒趣,遭到更大的懲罰。這樣亂扣帽子,形同恐嚇,而香港的高度自治早已受傷害,不僅無從撥亂反正,反而主張反專制管治也被追究,如此妄想成真的話,更是對港人的「二度傷害」。

邵善波指控戴耀廷的另一證據,是他跟台獨組織和各方鼓吹獨立的人士有來往。不過,「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否認自己是台獨組織,而該研討會出席者也不限於主張獨立者。更何況,為什麼不能與主張獨立者交流,各抒己見?何以互相交流,闡述各自的政治主張,就等同有目的有策略並且再上升到有組織有計劃地「反對國家憲制」,然後繼續上升到「推翻現有國家政權」,就可以不分手段是和平還是武力,都一概必須禁絕?

邵善波的想法欠缺事實也欠缺邏輯。他以小見大,把小事看成是大事的徵象,個別現象是大問題的縮影。因此,戴耀廷參加有台獨等人士出席的會議,只是他有組織有計劃推翻政權的表現,根本不用證明,因為他對戴耀廷早有結論,即主張港獨並密謀推翻政權。但證據呢?不要問了。

也因此,戴耀廷反專制的主張,他與境外組織的交往,他主催的政治行動,都通通視為他謀反的點點滴滴。再加上在邵善波眼中,和平和武力手段沒有區別,言論主張反對專制與武力推翻國家政權混為一談,戴耀廷當然罪有應得,也就同樣不用證明,信不信由你好了。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