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独问题将是未来民主转型最棘手的问题

图片: 《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
《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

胡平

未来,中国启动民主转型,统独问题必将是最棘手的问题。这个问题处理不好,不但很可能引发暴力冲突和战争,甚至有可能导致刚刚失势的专制势力趁机卷土重来,从而中断正在起步的民主转型,把中国再一次拖进专制的深渊,使历史倒退若干年。

今日中国,统独问题早已浮出水面。在中国,不但有藏独、疆独,而且还有港独、台独。既然在现阶段,不论是藏独、疆独,还是港独、台独,都意味着摆脱中共专制,因此就都是值得同情、值得肯定的。但问题是,面对中共专制高压,就连台独都很不可能,何况港独,何况藏独、疆独。我们知道,早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就有人预言,民族问题将是苏联制度未来危机的一个最重要的因素。非俄罗斯加盟共和国将从争取真正的自治着手,在事实上以至在形式上脱离苏联,由此导致斯大林式的旧帝国分崩离析。三十年后,苏联果然解体。可是,那并不是“斯大林式的旧帝国”的解体,而是戈尔巴乔夫的“新联盟”的解体;苏联的解体不是发生在苏共专制之下,而是发生在民主转型之后。如此说来,统独之争这道难题到头来很可能是出给未来的民主政府的。恰恰是在中国结束一党专制、开始民主转型之后,独立问题即分离主义问题才更可能成为一个十分现实的严峻问题。

可以想象,一旦中国实行民主转型,分离主义的理念获得了广泛传播的机会,分离主义运动就很可能发展到足够的规模。一旦中国步入民主,国人得以参政问政,他 们的大一统观念很可能会淡化。民主后的中国,地方上要求更大的自主权的呼声很可能会高涨,甚至于有的汉区也会要求独立。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看到,至少是在民主转型的初期,仍然会有很多人持有强烈的大一统观念,不肯容忍其他地区的独立。如果在这时就有某地区或某民族宣布独立,那就会使得新生的民主政府陷 入两难困境:如果它使用武力镇压独立运动,那就很可能背离民主,使自己蜕变为专制;如果它拒绝动武,容许某些地区独立,那又很可能被颠覆,本来已经失势的专制力量就很可能假借反对分裂、维护统一的旗号卷土重来,复辟专制统治。而无论出现哪种情况,刚刚起步的民主转型都会被中断,中国将再次陷入黑暗。

有鉴于此,我们主张,一是按照《零八宪章》,未来民主中国可采行联邦制,二是规定一个至少五年的过渡期、缓冲期。在暂时维持现状的前提下,努力巩固自由民主,推动经济建设文化交流,加强各民族各地区人民的对话和沟通。统派是需要这样一段时间的。他们需要利用这段时间努力增进和别人的关系,减轻彼此间的感情隔膜。他们要让独派相信独立是不必要的,大家完全可以在相互尊重、相互帮助的基础上建设一个新的共同家园。独派也是需要这样一段时间的。因为任何一个相对弱势的民族或地区要想获得独立,总还是需要得到强势方面大多数人的理解与接受。独派不宜操之过急。独派必须要有一段时间向别人做工作,争取尽量多的理解、同情与支持。规定一个过渡期、缓冲期对统独双方都有益。它避免了双方在缺少沟通与理解的情势下发生悲剧性的冲突。它既是给统派一个机会,也是给独派一个机会。至于说在过渡期之后又如何,无非两种可能:要么是独派愿意共建联邦,要么是统派同意和平分离。事缓则圆,有了一段时间作缓冲,不论结果为何,那至少会使事情进行得更平稳些,更明智些。毕竟,统一或独立本身都不是最高的价值,不是绝对的价值。在统独之上,还有人民的自由幸福。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网编:洪伟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