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美商務部長:美國、中國與拉美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接受美國之音專訪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接受美國之音專訪

門多薩

美國之音最近在秘魯召開的拉美峰會的間歇採訪了美國商務部部長威爾伯·羅斯,談到了美國與中國和拉美的關係以及美中貿易糾紛等問題。下面是這段採訪的中文翻譯:

美國之音記者門多薩: “羅斯部長,跟我們說一說美國與拉美做生意的重要性,特別要考慮到當今我們有全球性的市場,而中國正在試圖進入拉美地區。過去幾年來,他們一直在進軍拉美,增加投資,甚至開始為拉美地區帶來更多的貨物和服務。”

商務部長羅斯: “美國與拉美有12項外貿協議、自由貿易協議。我們的20項協議中有12項是跟拉美簽訂的,所以我們多數的貿易協議都是跟拉美簽訂的。第二,拉美出口到美國的比出口到中國的要多得多。第三,拉美與我們有順差,而與中國有逆差。事實上,對我們的順差幾乎是拉美地區對中國逆差的兩倍。”

記者: “過去幾個星期來我們談到了關稅,還談到了貨物貿易。最近我們了解到,阿根廷可能會成為從美國購買豬肉的國家之一。關稅將如何影響這種貿易呢?”

羅斯: “我們與阿根廷有著非常建設性的對話。馬克里總統和川普總統有著非常好的工作關係,我們雙方出口各種貨物,阿根廷有各種可以賣給我們的貨物,我們也各種可以賣給阿根廷的貨物。”

記者: “您提到過,歸根結底,與自由市場國家相比,中國更具有保護主義。在很多國家試圖擴寬自己的市場之際,請解釋一下這對拉美關係有什麼影響?”

羅斯: “中國基本上是從拉美購買原材料、大宗農產品、礦物資源、石油等等這類東西。他們購買的高價值的製造業產品不多。但是就美國而言,我們購買的70%的產品都是高增值的製造業產品。這對拉美經濟更有刺激作用,因為你既有來自採礦和農業的勞動含量,又加上了工廠的增值含量,所以對經濟更加具有治療效果,在貿易平衡方面也有利於而不是有損於拉美。”

記者: “過去您提到過一件事我認為很有意思,您曾說過,由於電子商務,美國如何可以成為拉美更好的伙伴。這種方案如何執行?您怎麼覺得這會給本地區帶來好處?”

羅斯: “本地區內部彼此的貿易相對很少,原因是邊界問題。邊界很複雜。在這次大會上,跟我交談的一位生產商說,遵守每個國家的標籤要求太難了,每個國家用的詞都有那麼一點不同。那麼,如果標籤的要求將是電子商務式的,採用電子標籤,而不是實體標籤,那將促進拉美國家之間的貿易。再說遠一點,平均來講,目前貨物清關需要用九天的時間,大概花800美元。在美國,只需要幾個小時和兩百來美元就能讓一個集裝箱清關。那些是不必要的貿易壁壘,而且更嚴重的是,當你有那麼複雜的規定時,就會產生腐敗。耽擱越多,複雜性越大,規定越多,就越容易滋生不當行為。”

記者: “既然您提到了這點,這也是本屆拉美峰會的一個專門議題,也就是腐敗,以及腐敗如何影響與這些國家的關係,因為很多時候,美國公司以及美國不那麼相信跟他們做生意的公司會遵守美國的法規。”

羅斯: “美國有海外反腐敗法,禁止美國公司行賄或者從事任何形式的腐敗活動。所以當拉美政府採購代理跟一家美國公司打交道時,他們知道他們陷入類似奧德布萊希特事件的危險相對較低。我覺得奧德布萊希特事件將成為拉美的轉折點。我相信,所有的公眾民調都說,公眾要求減少腐敗,而應對腐敗問題的方式是與監管人員一道製定自願標準。我們今天了解到,四個國家的醫療設備行業將自我監管,有相當多的從業人員和相當多的國家參與進來。我相信下一步將是製藥行業,然後將會是建築行業。這是好事。透明越多,腐敗就越少。”

記者: “目前,加拿大、美國和墨西哥正在談判,我們是不是接近達成最後協議了?另外,我們剛剛聽到川普總統可能又在考慮重返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秘魯和其它一些國家參與了談判。未來美國有可能重新加入嗎?”

羅斯: “這是兩個非常不同的問題。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現在談了八期了,八期的正式談判,很多容易的問題已經得到了解決。接下來我們努力解決更加困難的問題。那是一個審慎的系統。想法是先把容易的事情排除,然後讓我們建立起勢頭,去應對更難的問題。所以在接下來的一兩個月裡,我們會有相當多的了解,看到我們能否在合理的情況下很快達成協議,或者選舉之後會發生什麼,在第三和第四個季度都會有選舉。”

記者: “在拉美太平洋聯盟方面,現在有要談判的考慮嗎?”

羅斯: “我在這次大會上了解到,太平洋聯盟與南方共同市場之間的關係跟過去相比更加友好了,部分原因是阿根廷以及巴西政府的更迭。如果這兩個集團能夠改善關係,- --除非是在保護主義基礎上,那麼,我們就會有一個巨大的貿易集團,可以成為一股真正的全球力量。所以我認為,從長遠去思考,去鼓勵這種發展,符合各方的利益。”

記者: “最後,委內瑞拉是本次會議的一大議題,並不是因為它擺在了議程上,而是因為它出現在會議的氛圍中。彭斯副總統剛剛宣佈為收容委內瑞拉難民的國家提供6千萬美元。但是,就經濟而言,委內瑞拉的經濟水平跟本地區一些國家差不多。您覺得那將對其它國家造成什麼影響?”

羅斯: “委內瑞拉正在虐待本國民眾,這不是一件讓人開心的事情。我們感謝利馬集團支持我們對委內瑞拉採取的行動,我認為這是非常好的事情,顯示了合作夥伴精神。副總統宣布向那些收容了很多難民的國家提供資金,我們的意圖不是給這些國家增加負擔,而是試圖應對委內瑞拉的問題。”

記者: “您覺得明年或今後兩年美國和拉美的關係將會怎樣?因為很多總統都要卸任。墨西哥的總統要卸任了,薩爾瓦多的總統也要卸任了,還有其他的總統。玻利維亞和古巴這樣的國家也在建立復雜的市場,繼續給本地區帶來問題。”

羅斯: “我認為總的來說,跟前幾屆政府相比,美國將更多地關注拉美並與拉美有更多的合作。考慮到拉美在地理、國防和貿易上對美國的重要性,我們成為非常密切的盟友是自然而然的。所以我們將會出訪,促進這方面的發展。通過彭斯副總統,美國就做出了這樣的姿態。我希望人們能夠明白這一點。我們與他們分擔因為難民湧出委內瑞拉而帶來的痛苦。”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