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貿易爭端的背後是制度爭端



美國和中國之間的貿易爭端起起伏伏、真真假假,不僅牽動了全球市場的起伏跌宕,而且也讓人們對這場爭端多種結局費盡猜疑︰究竟是否會以雙方高調表示的不惜以貿易戰來結束爭端,還是通過談判妥協來解決問題,甚至是否會將兩國的貿易爭端擴展到其他領域的對峙,繼而影響到台灣海峽的和平與戰爭、朝鮮無核化問題上的合作與對抗等等。

更讓人費解的是兩國領導人的態度︰特朗普一方面公開宣布要對中國加徵關稅以懲罰其不公平貿易的行為,另一方面又多次宣稱習近平主席是他本人永遠的朋友;而中國方面一方面通過由政府控制的媒體和外交人員強硬回應美國的批評,宣稱不惜任何代價,要將貿易戰進行到底,另一方面又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博鰲亞洲論壇上宣布進一步對外開放,軟性回應美國對中國的指控。

即使是在雙方政府是否在進行幕後談判這個簡單的問題上,雙方對公眾的解釋也是截然相反︰美國方面說雙方正在進行認真有效的談判;中國方面則說沒有進行談判。總而言之,美中之間的這場爭端,使人感覺更像是一場超出貿易問題的更深層次爭端。美中之間的貿易糾紛過去也常常有,但是沒有一次雙方擺出的架勢像這一次那麼強硬、那麼高層次、那麼影響廣泛。

不論將這場貿易糾紛公諸於眾的特朗普是否真正認識到這種糾紛背後的本質,由他開啟的這樣一種以貿易為導火索的爭端,在本質上是在向中國政府這樣的“全能”政府進行制度性挑戰。雖然特朗普的做法顯得有些粗魯,但是他的商人直覺讓他感覺到過去歷屆與中國打交道的美國總統都吃虧了,他們期待在交往中得到的沒有得到,可是中國政府從中得到了太多。

他們期待同中國的貿易往來可以讓中國遵守國際規則,但是卻沒有想到中國政府能夠有效地玩弄現行的國際規則而不受懲罰。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以來,除了在商品貿易上與國際市場接軌,享受由此帶來的增加就業、改進技術等好處之外,在包括土地、資金、信息等幾乎所有的要素市場都設置強大壁壘,而這些壁壘都是美國和其他主要國際經濟活動的參與者當初所無法遇見也無法應對的。

就像中國政府常常情不自禁沾沾自喜時所說的,這是中國的“制度優勢”。通過控制國有企業、政府採購、資金操縱、對要素和資本市場的價格控制等種種國家行政手段,中國政府能夠在自己的產品進入國際商品市場之前就取得了種種競爭中的“優勢”,更何況中國政府能夠以舉國之力來應對一個個獨立的國內的或者外來企業,從而取得超經濟的強勢地位。

當然,中國的這種所謂制度優勢只是對權力者而言的優勢,對普通民眾則完全不是優勢,中國消費者常常被迫付出超高的價格購買外國商品,與此同時勞動者也常常被迫接受超低的勞動報酬和超惡劣的生態環境。也正因為如此,當美中貿易戰箭在弦上的時刻,更多的中國普通民眾採取的立場或是作壁上觀,甚至是期待中國政府在爭端中敗北,而給民眾帶來切實的福利。

說到底,美國和中國當前的這場爭端表面體現在貿易上,本質上卻是制度之爭。現在的世人可能搞不懂中國政府無所不能的制度,但是卻知道這種制度對世界公平貿易秩序的破壞,也感到了它對自由企業制度和更廣泛的國際秩序的威脅。我不知道在美國注重短期現實利益的制度下,特朗普究竟能夠走多遠,但是我樂於看到任何能夠幫助中國人民、中國企業爭取經濟和政治自由的國際努力。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