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经济:霸权主义的诱惑


                                                           北京召开“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路透社

 

(法广RFI 艾娃)韬光养晦的低姿态策略已经结束,中国开始展示其经济实力,就像有的评论说的那样:中国不仅是中央帝国,更是一个经济和政治帝国,希望成为在本地区的大家长。就此议题,和法广同属“法国世界媒体集团”旗下的法国电视24台的经济访谈节目,日前采访了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IFRI)的研究员艾丽丝·埃克曼,她(艾丽丝·埃克曼)还是《世界里的中国》(CNRS出版社出版)一书的主笔。

这本书中指出:要征服世界,中国首先要征服自己所在的地区 ,就此埃克曼解释称:中国的外交政策是分等级的,对中国来说,首要的是内部发展、经济发展,在周边国家里寻找经济增长,还有让大型企业走出亚太地区更加国际化,所以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中国外交是按地域分级别的,首先是中国本土、然后是亚太地区、再后来是其他地区;根据地理位置的远近,中国来决定在外交上的主动,或是对一些国际危机的处理。

 

针对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的韬光养晦外交政策的结束,到目前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承认中国实力的态度转变 ,艾丽丝·埃克曼指出,自2012年习近平执政开始,可以十分明显的看出,中国外交政策更加雄心勃勃,习近平称:要建设一个新中国。北京认为 :目前,巩固中国的地区及国际地位的条件已经齐备。

 

艾丽丝·埃克曼说:这一巩固地位是通过多个层面来进行的。一般来说首先想到的是军事实力,中国增加军费,投资建设军事基地、将设备现代化,尽管这和美国比起来,还差得很远,但是中国还向其他领域投资,如法律、普通标准的划一、科技等等领域,投资持续发展,如人工智能、所有的绿色可持续发展经济。

 

对中国来说,巩固地位是全方位的巩固,通过多个阶段及实力的标记来展现。也就是说,在多个领域被承认是第一,如专利申请最多;排名第一,如大学排名榜或其他的排名,当然还有经济和金融,北京正在逐步推动自己的货币 人民币成为国际贸易的参考货币。

 

埃克曼主编的这本书也清楚地点明,中国的第一大对手 美国,虽然并不地处亚太地区,但是双方在军事、经济、金融、货币、及区域性多边机构的竞争激烈。在区域性多边机构方面,埃克曼表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存在对中国来说是个大问题,这一点非常清楚。要知道美国尤其在地区安保方面的影响巨大,北京已经特殊地、正式地表达了自己的愿望 希望重组亚太地区事务,其结构将不再依赖于同盟关系,可这只是一种假设,是长期以来的雄心,目前,是不可能实现的。

 

不过,中国宣布重新规划了安保布局,也就是说她(中国)要重新投资那些地区的多边组织或机构以及安保和经济领域。不知还记不记的,两年前,中国就组建了亚投行,未来几年,北京很可能还会组建其他的多边组织或机构。在这些组织机构中,他能更好的促进自己的利益,北京认为:这些机构将不再由西方国家主导的。

 

埃克曼称:不要忘记,直到目前中国外交在相当程度上,还在继续符合很强的意识形态,既务实又有观念,反西方的观念是存在的,其中反美是首当其冲,美国在南海地区的存在不合理、势力过大,这是当然北京官方的看法,认为是时候通过中国认为的合作机制来逐步改变、重新组合地区结构, 当然北京将位居中心。

 

那么,这将是该地区的重新洗牌、组成一个新的组织结构、一种新型的国际关系,这不仅是其概念设计的雄心的明确展现,同时也显示了北京想输出一种新型管理国际事务方式的意愿,这是一种乡土管理的模式,而不再是自由民主的模式 。所以,不仅有宪政方面的博弈,也有规范、概念的博弈,而且自习近平上台后,这种博弈愈加强烈。

 

此外,中国是还有多方支持的,俄国大约就在后西方世界这条线上的后援,近期来,中国也越来越多的和发展中国家联络,将自己摆放在榜样的位置上,展示自己是如何发展的,观察西方国家和美国的缺点,从中吸取经验。

 

书中认为,借鉴美国为平稳阿富汗内政的主张,近几年来,中国推出新丝路 一带一路战略,领导人习近平对此非常重视,而且积极对外实施。就此,埃克曼表示:关于中国长期的地缘政治策略问题,首先要知道的一带一路是一个外交、经济战略,和以前美国的、欧洲的一样,投资基础建设、交通、电讯、包括海底电缆......等等,当然还有发展能源,在越来越多国家进行基础建设,在中国国内,自邓小平改革开放开始,特别经济区或工业园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今天,在某些非洲国家,如马格里布的北非国家,就可以看到一些由中国企业建设的经济特区出现,这些实实在在项目的真实存在正在逐步显露,此外还有另外一个层面,资金的流通更为正式、合法,最后将是中国式全球化的显现。

 

那么要问的就是投资项目工程结束后开始运营后会怎么样?

 

也就是说,投资地中海的港口一个、两个、三个,可以,但是如果中国将十几个投资港口的使用协调运营的话,那么就显示了其战略的前瞻,而且有可能与其他方面有联系,如和海外的军事基地配套使用,最近中国就在吉布提建了一个海外军事基地。

 

对中国新丝路 经济外交政策,书中形容它时引用了中国的老话 胡萝卜加大棒,对此埃克曼分析解释说:中国对某些国家的投资的金额和性质,将其政治影响力摆上了桌面,某些国家的经济是如此依赖中国,那么在一些国际问题上,就多半会和北京持同样的姿态,如在领土主权上,南海问题或其他地方的纠纷就很好的作出了注释。

 

中国也很清楚这个经济杠杆的作用,因为,北京不时的运用它,如最近对韩国(萨德系统);当一个政治决定令他不快,北京就会毫不犹豫地提醒,可以制裁该国的企业,或者该企业驻华的分部,再不就是控制去该国旅游的中国游客人数。

 

可以说:中国对某些国家的地缘政治投资确实给这些国家带来麻烦,但是不能把这种现象扩大化,不能变得神经质,因为这些国家,尤其是东南亚国家完全了解这一情况,也已经开始多元化自己的经济伙伴,并保证这些伙伴不管是中国、美国、或是欧洲国家,对自己国家施加的经济压力尽量不影响到自己的政治决策,但是作成是很不容易的。

 

尽管美国势力在亚太地区有些名不正言不顺,可还是有些亚太大国,如日本,也担心他们的投资和企业!对此埃克曼解释:在中国主动推出新丝路措施后,我个人觉得是中国新丝路战略,一些亚洲国家包括日本,也推出了一些制衡这一战略的措施,如新的基础建设项目,国家间合作的重要性、特别法规 如海洋法、贸易自由等方面的宣传。从这可以看出双方发展经济方式的竞争激烈。

 

那么,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对日本来说很重要吗?当然,埃克曼肯定的回答说:尽管美国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但日本仍然主导成功了这一协定的瘦身版的签署,参加国虽比原来少,可协定还是存在的。在这协议的商谈过程中,日本真实地展示了其外交功力,更为活跃。

 

在特朗普上台后,可以看到的是中国希望填补美国拟部分撤出亚太后暂时的空白;而亚洲其他的美国盟友在担心美国是否对亚太安保承诺负相对的责任之外,希望加强地区盟友间的合作关系。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