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毀了反年改訴求

反年改人士應該還記得,去年衝撞世大運開幕式,阻擋各國選手進場、打傷警察、投擲煙霧彈,以致遭到主流民意強烈批判,反年改運動聲勢大挫的這件事情吧?但反年改團體顯然未曾記取教訓,反軍改團體如今在抗爭行動中更加不理性與暴力地攻擊媒體記者與警察,造成84位警察、11位記者受傷,如此不分青紅皂白毫無正當性的暴行,唯一的結果就是使反年改團體的訴求更顯蒼白無理,社會大眾對反年改人士的最後一點同情與忍耐,恐怕將斷送在反年改人士的拳頭下。

應受法律制裁

台灣已經是民主多元社會,任何人都有權利捍衛、爭取自身權益,「八百壯士」長期在立法院外紮營,或上街遊行抗議,雖造成人車往來不便,但就像任何其他不同訴求者的類似舉動,同樣獲得保障和尊重。但是,只要出現暴力行為,不但必須受到法律制裁及輿論譴責,運動的合理性也將重新被檢視,畢竟,經由溝通說明,才是讓正當、合理的訴求,取得大眾理解和支持的最有效方式,暴力不僅會模糊了焦點,也是於理有虧的心虛表露,是智者所不為。

年改是不得已,是超越黨派的重大工程,拖延是最容易的選擇,改革需有搬石頭砸自己腳的傻膽,但終究必須有人開始做這件事,國民黨執政期間已經起了個頭,但在強大阻力下暫停,民進黨執政後重新啟動,儘管內容已較國民黨最初版本緩和,退休軍公教仍多所不滿。

問題是,退撫基金破產已是火燒眉毛之急,滅火搶救時容或造成退休人員程度不一的被剝奪感,但經過各方溝通乃至陳抗之後,改革方案也或多或少做了些調整,雖不可能做到皆大歡喜,但若願相互理解體諒,願為下一代考慮,也不至於鬧到全盤皆輸。

涉及世代剝奪

反年改主事者在這次出現暴力的陳抗行動中,犯了嚴重錯誤。例如,明知參加者情緒高張,且事前已流出所謂攻佔立法院的行動計劃,倘若這是主事者規劃的組織性行為,可以預期必將爆發激烈混亂衝撞推擠攻防,而參與陳抗者又多有軍警背景,曾受專業訓練,出手力道與技巧皆非尋常民眾可比,卻竟未安排任何糾察隊維持基本秩序,或雖有安排但未見其效,任令暴徒攻擊警察與記者,主事者都有不可推卸之責,絕非道歉即可了事。

反年改運動這兩年來雖有激情,卻未能得到社會普遍迴響,僅在小圈圈裡發酵,與反年改團體與主事者的態度、策略失當有很大關係,他們太過強調政黨歧異,刻意忽視年改早已不是藍綠的問題,而是涉及世代剝奪問題,以致這群過去曾對國家社會有重大貢獻的退休軍公教人員,讓自己與政黨綑綁在一起,也自動放棄爭取至少另一半人民的理解和同情。

如今又在陳抗行動中暴力攻擊記者與警察,連那些還願意聆聽甚或有同理心的民眾,也覺得反年改運動走進了死胡同,相關團體主事者必須立即深刻思考下一步要怎麼走,而誠懇地為醜陋的暴力行動承擔責任,是最基本的第一步。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