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安全與百姓安全

 

中聯辦主任王志民說:「香港的制度還不完善,甚至是世上唯一沒有國家安全立法的地方,成國家總體安全的一塊突出短板。」

Google一下,發現明確立有國家安全法的國家,只有美國、中共國和中華民國,其他國家或許有,但沒有搜尋到,因此說香港是世上唯一沒有國家安全立法的地方,像是信口開河。與國家安全有關的法律,在普通法司法管轄區是有的,比如叛逆罪、煽動叛亂罪及官方機密法,這些法律都只懲罰具體行動,言論除非被證明與暴力有直接和即時的聯繫才可入罪。在其他司法管轄區,例如美國及加拿大,憲法對人權的保障,則凌駕於國家安全法。

甚麼是短板?不懂。搜尋一下知道是大陸用語,是指人的短處。據稱短板源自「木桶定律」:一隻木桶能裝多少水,不取決於最高的木板有多高,而取決於最短的木板有多短。

從割讓香港的1842年開始,香港大概就處於這種沒有國家安全法的狀態,已經有170多年了。若以王志民接着說「維護國家安全的根本目的,就是讓人民安居樂業,維護每名港人的安全感、幸福感。」那麼,這個沒有國家安全法的香港,是不是缺少安全感?是不是人民得不到安居樂業呢?奇怪的是:百多年來,大陸人不斷湧來香港,尤其是中共建制後,數以百萬計的大陸人像流水似的從這個木桶的「短板」流出,到這個王志民認為沒有安全感的香港。

更奇怪的是,這個沒有為國家安全立法的毫無安全感的香港,卻被國際社會認為在安全上名列前茅的地方。去年底,英國財經雜誌《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公佈2017年安全城市指數報告,香港在全球60個受評分城市中,得86分,排行第9。而有國家安全立法的北京和上海,則分別為第32、34名,遠遠落在香港之後。

國際調查的排名顯示:香港這個沒有為國家安全立法的地方,比國家安全已經立法的地方安全得多。

因為,在專政體制下,「維護國家安全」與人民「安居樂業」、人民的「安全感、幸福感」不是相同的,而往往是相異的;前者不是後者的保障,而往往是對後者的戕害。維權律師王全璋被非法羈押1,000多天,音訊全無,生死未卜。他妻子李文足千里徒步尋夫,卻遭當局強行攔截。人民何來安全感?

大陸網頁有段子說:「神十發射上天了!記者採訪老大爺:『大爺您覺得神舟十號的發射成功說明了甚麼?』老大爺想了想說:『說明我國解決貪腐問題、教育問題、住房問題、醫療問題、食品安全問題……比登天還難!』」

即使你不是維穩律師,即使你想當一個順民,但在上述比登天還難的問題困擾下,何來安全感?像暴發戶那樣到處炫富的黨國體制,為甚麼沒有全民醫保?為甚麼孩子上學越來越貴?為甚麼養老的責任被推得一乾二淨?因為大量的財富用到壓制反對聲音的國家安全中去也。

李怡,香港《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