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世界大戰是科技資訊戰?


20世紀發生的兩次世界大戰造成的生靈塗炭在歷史上前所未見。資料圖片

有人說工程師將會統治世界。甚至有人說,我們早在不知不覺間,被技術主宰了每個人每日生活的細節。

感覺雖然有點像小說《美麗新世界》的情節,但人類文明的發展,一直以來都被技術發展所主導;由農業革命到工業革命到互聯網革命,技術都在改變社會和文化結構。甚至可以說,技術的發展往往比社會改變來得更早更快;當社會跟不上技術,那就是動盪不安的日子。

從另一個層面看,在同一個時空,不同的人口對技術掌握程度可以有很大的落差。曾幾何時農業的出現令人類聚落演進成城市,進而形成了封建政權。過去幾千年的大型戰爭和衝突,幾乎都是農業人口和游牧民族的角力;這個現象到現代社會的出現,才漸漸成為歷史。

常識告訴我們,技術水平更高的社會,在矛盾衝突中有更大機會佔有上風。然而,歷史上也發生過羅馬帝國覆亡,以及蒙古游牧民族部落橫跨歐亞的急速擴張。這些事例說明兩件事:一,技術水平更高的人口,也有被征服的時候。二,衝突的結果,假如是技術水平更高的人口被相對蠻荒的所征服,所謂的文明也同時會被毀滅。

時至今日,因技術落差引發的矛盾仍然存在。中美兩國雖然未至於像游牧民族對封建政權那般大的落差,但平情而論,兩國在技術掌握的水平仍然有一段距離。我不是說一旦世界上有兩股力量在技術層面上出現競爭,就必然會帶來衝突;事實上歷史也告訴我們,所謂的落後社會也有被同化的可能,而結果將會是所有人的生活水平也得到提升。

反戰是當今普世價值

「總會打一場仗。」我知道,不少人心底都有這種預期。不過自上世紀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世界經歷了相對和平的70年,而當年美蘇的冷戰也沒有演變成第三次世界大戰。我知道,這種「世界和平」的祝願是天真而主觀的;但假如我們相信反戰是當今的普世價值,渴望出現衝突從而令秩序推倒重來的妄想,就是野蠻而落後的。可惜,只要一日軍隊仍然存在於世界上,就會有戰爭的可能。

退一萬步說,或許這個世代的衝突,不再以武力衝突的形式出現。畢竟,在19、20世紀,軍事工業化的結果,就是令生靈塗炭的兩次世界大戰。老生常談地說今天是資訊的世代,說不定更多衝突將以意識形態矛盾的模式呈現。

無疑美國掌控了當前最尖端的資訊技術,但正如羅馬帝國和宋帝國,一樣可以被技術水平相對落後的社會衝擊。其實在中美矛盾之際,美俄一樣在角力當中;過去兩年,美國最關注的威脅並非中國而是俄羅斯。當然,正如先前所講,有矛盾不一定等於會演變成武力衝突,我們一直所認知的所謂戰爭,亦有可能以完全意料之外的方式進行。甚至更大膽講,日後的史書,或會將今天我們所見到的事件,形容為世界資訊大戰。

技術發展是人類文明和社會變遷的動力。當落後的社會經歷技術的提升和普及之後,其社會文化價值觀也將會潛移默化,最終被另一套意識形態所同化。這個過程可能要數十年,甚至上百年,最終甚至我們今天視為理所當然的信念,最終也變得不合時宜,就像《美麗新世界》所描繪的社會一樣叫人感到陌生。

李兆富 公共政策顧問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