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關係進入後基辛格時代

從中興事件到美在台協會派駐陸戰隊,都顯示中美關係進入「後基辛格時代」。一九七二年《上海公報》的共識與承諾,被逐漸破壞。特朗普的謀士都是仇華派,要打台灣牌來壓制中國崛起。


基辛格與毛澤東

中美關係現在正面臨一個關鍵的時刻,進入了一個「後基辛格時代」,也就是過去四十多年以來的基辛格主義與政策,支撐起中美關係穩定發展的框架與基本假設,都在逐漸消逝,乃至於名存實亡,而中美雙方都不去正面承認一個殘酷的事實:中美在「後基辛格時代」的博弈,揮別了昔日的遊戲規則,進入一個灰色的混沌狀態。

一九七一年,基辛格兩度訪華,並與周恩來與毛澤東見面,為後來總統尼克遜訪華鋪路,推動中美關係正常化,最後中美建交。近半個世紀,中美關係基礎就是一九七二年雙方所訂立的《上海公報》,美國方面聲明:「美國認識到,在台灣海峽兩邊的所有中國人都認為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美國政府對這一立場不提出異議。」這說法,被視為美國支持中國國家統一,反對台獨的重要支撐。這在冷戰年代,為中美雙方的融冰,奠下重要的基礎。

《上海公報》還指出,美國「重申它對由中國人自己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關心。考慮到這一前景,它確認從台灣撤出全部美國武裝力量和軍事設施的最終目標。在此期間,它將隨著這個地區緊張局勢的緩和逐步減少它在台灣的武裝力量和軍事設施」。

這也導致美國在五十年代與台北所簽訂的《中美協防條約》失效,美國在台灣撤走軍隊,不再駐軍。最後一九七九年,華府與北京建交,改變了美國自辛亥革命之後承認中華民國政府的歷史。

這其實都是美國外交謀士基辛格的戰略宏圖,聯華制俄,爭取中國的力量,對付俄國。中美俄三國就像一個不等邊三角形,兩邊之和永遠大於第三邊。從大歷史來看,美國最後在冷戰的博弈中獲勝,導致蘇聯崩潰,讓美國總統列根所說的「邪惡帝國」分崩離析,都是靠七十年代基辛格主義,啟動一個全球的反蘇大同盟,讓蘇聯陷入瘋狂的軍備大競賽中,引發內部諸多的矛盾,最後隨著柏林圍牆的崩塌,東歐國家的共產政權如骨牌般倒下,也見證一個創立於一九一七年的蘇維埃政權成為歷史。

這就是猶太裔基辛格博士的得意傑作,而中國就是他在國際運籌帷幄中一個重要的砝碼。但如今《上海公報》已經被不少美國外交智囊視為過時,美國的對華政策更需要打台灣牌,更需要利用近年台灣所興起的台灣獨立與台灣分離主義的意識,成為中美關係的一個新的變數。

今天美國總統特朗普身邊的「基辛格」,已經是一些反對「基辛格主義」的謀士,從新任國家安全顧問John Bolton 到總統助理 Peter Navarro都是仇華派,認為中國的崛起是損害美國的國家利益,因此必須全力壓制,台灣牌就是重要的利器。

最近美國在台灣的「美國在台協會」(AIT)即將在內湖開幕,現已確定,美方會派出美國海軍陸戰隊駐守,落實美國在全球大使館與領事館的禮儀習慣,也等於變相將華府與台北的關係升格,嚴格來說,也違反了一九七二年的《上海公報》要減低美國在台灣駐軍的承諾,也因此引起了北京的抗議與警告。

對中國來說,這也是一個警鐘,警惕美國政策思路的變化,不怕在這些問題上得罪中國,反而要釋放一項重要的信號,讓北京知道,美國已經公開打台灣牌了。

從這個歷史脈絡來看,美國對中興的制裁與芯片禁運的疑雲,就可以一目了然,顯示美國在貿易戰的煙霧中的真實意圖,不是為了經濟利益,而在於一個更大的戰略意圖。

儘管美國已宣布排除財政部長史蒂文‧姆努欽(Steven Mnuchin) 到北京訪問,商談貿易糾紛的解決方法,但這只是技術上的條件交換(Give & Take)。其實美國對華的戰略意圖已經暴露無遺。華府脫下了白手套,不再虛情假意地維持表面的和諧,直指中國政治上的「核心價值」,挑戰與破壞中國對領土完整的期望。基辛格主義對華的承諾,就像溫水煮青蛙一樣,慢慢地出現質的變化。

基辛格時代最重要的一個考慮,就是解決越南戰爭問題。聯華不僅為了制俄,也是為了制越。儘管美國在一九七五年兵敗西貢撤出越南,但最後也導致中國在一九七九年與越南打了一場短暫但慘烈的戰爭。美國其實也是幕後那隻看不見的手,在國際博弈中暗中出手。今天美國重視朝鮮的核子力量,本來希望借助北京予以遏制,但如今特朗普安排與金正恩高峰會談,就可以繞開中國對朝鮮的政治影響力,等於是偷走了北京的外交籌碼。

目前也許還不是最壞的時刻,但肯定是最壞時刻的前夜,也是北京決策者必須認清楚的外交形勢,回歸毛澤東與鄧小平的教訓│「尊嚴來自實力,落後就要挨打」。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