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性侵沒完了 師德淪喪公義亡

俄國著名教育家烏申斯基說過,教師的人格就是教育工作者的一切,只有健康的心靈才有健康的行為。這樣的道理,在任何時候都應成為教育工作者的人生標竿,不倦的追求,然而內地學界近期頻頻爆出的性侵醜聞,無疑令教師這個神聖職業大打折扣。

湖南衡東縣歐陽海小學校長涉嫌性侵二十幾名女學生,當地公安及教育部門已介入調查,並刑事拘留涉案者。衡東縣委宣傳部指涉案者是該校負責人,但強調不是校長,至於屬性侵還是猥褻,將有待警方調查公布。有輿論認為,衡東縣官方的交代含糊不清,比如負責人究竟是誰,事發多日為何還未能確定是否性侵,懷疑有包庇隱瞞之嫌。

遮遮掩掩 力圖淡化

輿論的質疑之聲並非毫無根據,早前湖南省體操運動學校就爆出校長、副校長性侵女童醜聞,事發後當地有關部門對此諱莫如深;當地公安機關態度也很曖昧,一度對案情進展秘而不宣,只因該校被稱為「奧運冠軍搖籃」,培養出不少體操名宿,在巨大的光環與利益之下,受害者的公道惟有被犧牲。而在此之前,海南省有小學校長帶着六名女學生開房事件,更讓人體會到教育的腐敗、法治的不公,當地警方公然顛倒是非,硬將事件說成是女學生主動邀請校長開房,舉國輿論嘩然。

性侵事件不只限於小學,中學乃至大學亦屢見不鮮且「由來已久」。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教授陳小武被揭十二年前性侵犯女學生,並致對方懷孕;北京大學女學生二十年前遭該校中文系教授沈陽性侵,最終自殺身亡。陳年醜聞再度被翻出,引起社會廣泛關注,涉事學校的處理方式更惹人質疑,比如事隔數月,陳小武的名字一度仍出現在北航某項目負責人名單上,而沈陽也只被現職的南京大學建議其辭去教職。校方遮遮掩掩、不湯不水的做法,無非還是從維護自身利益角度出發,力圖淡化事件,最大限度減低負面影響。

說起來,中國校園的性侵案件可謂多如牛毛,上至頂尖學府,下至名不見經傳的鄉村小學,乃至幼稚園也不能幸免;從校長到教授、普通教師,以至學校保安、廚房雜工,猥褻幼童、強姦小學生、潛規則大學生,甚麼名堂都有,甚麼獸行都做得出,魔爪處處閃現,情況令人震驚。每每發生性侵醜聞,校方為維護自身名譽,多是威逼加利誘,迫使受害者封口,毫無師德表率可言;而受害學生亦常因迫於壓力無法反抗,或羞於啟齒,或不想再揭傷痛而選擇啞忍;加上官方出於維穩需要或局部利益而強行噤聲甚至刻意打壓,公義不再。如此一來,無疑助長了校園歪風的蔓延,結果使得無良教師更加有恃無恐,校園性侵案件沒完沒了。

東方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