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右青年与退伍军人:法国安全局的监控清单

法国防暴武警近照图 路透社 Gonzalo Fuentes

上周末,名为“身份归属一代”的青年组织在法国上阿尔卑斯地区发起了阻挡难民入境的活动,封锁难民进入法国的必经山口,并在山坡上展开巨旗,告诫难民最好打道回府。

在活动发起的当天,法国内政部长科隆拒绝施行严厉的边境管控,因为这是变相“为该组织打广告”,但在第二天还是宣布强化边境巡逻。这让极右翼党派国民阵线对“身份归属一代”青睐有加,认为“至少起到了敦促政府管理边境的力度的作用”。“身份归属一代”不仅在法国政坛搅起风云,还让法国对内安全总局担忧。4月28日的法国解放报以头版就对这群在官方网站上“对现行文化融合与移民政策宣战”的年轻人做了关注,并称法国对内安全局已经开始密切关注这个群体。自从法国遭受恐怖袭击浪潮以来,安全局便开始严密监控国内极右翼当中那些最极端化成员的行动,他们担心法国遭受的圣战袭击会造成族群之间的裂隙,让极右翼趁虚而入,造成或者增加族群之间已有矛盾的加剧。在2016年和2017年,安全局前主任帕特里克-卡瓦尔曾经面对议会陈述他这一担忧的理论,并表示:“如今面对有可能因暴力事件而激增的族群间紧张关系,法国并没有任何庇护可以寻求。”

虽然目前为止极右翼还没有在法国造成重大暴力事件,但安全局前主任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去年10月17日,安全局清剿了反对阿尔及利亚独立的秘密武装组织,这个组织的头领当时只有22岁,被警方控制之前正在策划袭击清真寺,并谋杀当时的福卡利尔市市长,现在的执政党总代表卡斯塔纳。在安全局的内部文件中,可看到以下描述:“极右翼引发年轻,甚至年幼个体的迷恋,其思想与种族主义进行焊接,反马格里布人,同时对着装或纹身有一定的规矩。自从2015年1月的伊斯兰分子恐怖袭击频发之后,极右翼将移民危机的理论更加合理化。不安全感,蒙羞的多元文化社会验证失败,乃至政府和军队的衰弱都成为极右翼的理论根基,社交网络上更容易出现导向性非常强的口号,例如‘恐怖分子去死,移民滚开’等等。”然而,安全局同时注意到,虽然极右翼的口号更激烈,但实际行动却依旧“很中规中矩”,没有出现物理性质的暴力行为。现在警方担心的是法国会不会出现独狼袭击式的极端暴力者。2011年7月22日,挪威恐怖分子比耶维克在奥斯陆和乌托娅岛上独自杀死了77人,此后成为了众多恐怖分子效仿对象。法国也在2013年出现了年仅23岁的前法国驻阿富汗空军军人在斋戒最后一日朝清真寺开枪的恶性事件。2014年,一名新纳粹光头党在声援两名情况不稳定的学生的集会上朝人群开了8枪。2017年夏天,还有一人幻想杀死法国总统马克龙,并因此遭到传唤。他在网络上寻找枪支,在警方赶到的时候用刀在家中自杀。这也是安全局担心的另一个群体:曾经服役的军人,警察,武警在极右翼群体当中并不少见。且到目前为止,南斯拉夫地区的军火走私链条依旧被法国警方高度关注着。

同一天的费加罗报则头版关注朝韩峰会,并在社论中评价称:“朝韩峰会再闪耀光芒,也只不过是金正恩和特朗普之间会晤的序曲,朝韩共同宣言对半岛无核化的承诺也为金正恩和特朗普的会面奠定了基础。面对喜怒无常的美国总统,金正恩畏惧他随时都有可能进行的军事打击,因此必须清除朝鲜面临的紧迫威胁。且将自己视为拥有核武器的大国俱乐部的一员,金正恩也有了谈判的筹码与自信,以韩国为跳板,换取现代化的经济发展。但多年前的对朝阳光政策也还是以失败告终,金正恩完全可以再度变脸,将和平或紧张玩弄于股掌,因此本次朝韩宣言,也算不得特朗普的胜利”。
作者:法广 RFI 呢喃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