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局亂 人心更亂


市場擔心中美貿易戰或引發新一輪經濟動盪。資料圖片

2008年,金融海嘯醞釀期,美國第五大投行貝爾斯登第一間「震散」,信貸危機令當時這投行出現擠提,貝爾斯登內部的兩隻對沖基金「自己炒爆」,及後摩根大通以超筍價2.7億元買起整間投行。六個月後,百年投行雷曼倒閉。雷曼的主要經紀客戶,即各大小的對沖基金被凍結,視乎投資部位,倖存者經過六七年後拿回5至9成資產。08年9月的金融海嘯,延伸出一整年的核子寒冬。無論當時你身在何方,有股票的散戶投資者如進入市場虧損不會少。話雖如此,投資是一場耐力賽:君子報仇,十年未晚。08年後,我們也經歷了驚濤駭浪的10年,美國三大指數數個月前確實又進入了歷史新高。就算不大懂得投資,單純做長倉,購入三大美國指數ETF也可獲利。

中共影響 無處不在

2018年進入第二季。主軸是中美貿易口水戰會否最終引爆,美帝習帝又會否有終極大和解?習在博鰲論壇提出開放金融、製造業云云;美國不想中國坐大當然有其因,在科技研發這領域,中國的「真本領」,就是美國時常抨擊的對知識產權抄襲及不尊重,確實也令世界嘆為觀止。但這一切,對政治冷感的香港人來說,或許沒有太大的漣漪。大藍籌股票「坐艇」,美匯指數「亂中有序」的機率變得難測,到供樓壓力、子女教育,「香港位於中國南方」有可能被屈為港獨,在北京有形無形之手強力干預下,香港社會更變得荒謬。

和80後留港年輕英籍作家Ben Bland談到現在15-35歲的香港人。在他的著作《Generations HK: Seeking Identity in China's Shadow》,這位作家訪問了劉鳴煒、黃之鋒、梁天琦等人。可能除了百億「Package劉」,書中的受訪者也感覺到香港前途灰暗。15-35歲的香港人,對大英帝國沒有感情,對中國的強勢干預香港事務更覺反感。你或者覺得,黃之鋒、黃浩銘等社會運動家是現今習帝政權容不下的香港異見人士。但當筆者與一些在國企民企的年輕八九十後接觸,他們對上頭「鄭重提示」區議會及立法會的心水人,我們知道「無形之手」操控有多壞。

身處香港,感覺時局亂,人心更亂。香港的頂層官僚平均每年的薪酬兼福利等同至少半球美金,又會否感受到香港的堅尼系數早已超過警戒線?普通人的基本需要如住屋,已去到200多呎需要千萬,誰不想搞革命,消極的則放棄香港?中美的博弈真的是「這麼近、那麼遠」。假設中共發癲玩「show hand」沽售美債令供求失衡,美債邊上缺乏了全球最大買家,短期內美國股市引發拋售,金融市場會出現小股災。那又如何?退休大官喬曉陽來港疑似為《基本法》23條造勢。甚麼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竊取國家機密或與外國組織或團隊建立關係等莫須有罪行好像填充題一樣,硬要「冠名」給敢講真話的香港人。股市亂,人心更亂。香港的一場價值之戰還未完結,除了見步行步,更要無懼地支撐下去。

錢志健 資深對沖基金經理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