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了算”是共党传家宝

 

看来,中共党天下向极权扩张,寡头专政向一人说了算的个人专权提升,已成规律。毛泽东如此走向极权,邓小平也这么达到专断,习核心上台,改革开放还剩点议论纷纷与众说纷纭气氛,不是由他的五不准、七不讲与不准妄议等,收紧舆论,统一话题,只剩他一人的声音,老毛的最高指示,每天只载党报报头一小块,习的会议、指示与行纵,竟可编造成一人垄断《人民日报》头版。就已在向毛邓那我说了算的独裁者攀爬,再经他反腐除异,修宪扩权,舆论造势,包装伟化,显然,正一步步达到他独断专行的绝对权力。

海外识者认为他是精致的独裁主义,笔者补充,与毛邓那穷过渡发展到富暴发,他更挥霍无度,还是纨绔型中国特色哩。前辈打江山,后辈坐〔败〕江山那兴亡周期律,老毛在延安窰洞向黄炎培说的他找到民主方法,跳出了。现在,不正由前仆后继的专制,又跳回去了吗?

这一伙人,好像尽无一点民主的基因,只有暴力与独裁的血统。夺权一上台,就把民主做成专政的遮羞布,借人民来粉饰专政,称人民民主专政,民主与专政是对立如黑与白,岂非说白的黑色吗?到1954年,老毛就亮出无产阶级专政底牌,到1966年文革,更亮出他个人专权的本色了。而且,还向再访中国的美国记者斯诺,坦白他是马克思加秦始皇,斯诺不承认毛有马克思思想,纠正为斯大林加秦始皇。斯大林在俄国也臭,列宁已复原俄奸,后之还欲效毛泽东专权,慕秦嬴政独裁者,只能免强弄件中国特色外衣做秦始皇了。

还有这机会与条件吗?历史由神权进入皇权,再经两百年民主运动,进入民权社会,世界两百国家,转型民主国的已达176国,最专制独裁的北朝鲜,早不宗马列,只宗金家王朝主体思想,那便是他的朝鲜特色了,现在,不是在世界撑不下去了吗?金三也学老毛的联美抗苏,要联美抗中,称中国是千年仇敌呢?中国处此绝对孤立局势,笔者不相信用什么假博士真知青的之江新军,加些看主脸色下菜的商韩、李斯型策士的策谋,迎合野心大于能力者狂妄,能逆世界民主潮流,开历史倒车,由民权时代,再倒退入专制的皇权加愚昧的神权时代。毛泽东那蚍蜉撼树,与蚂蚁缘槐夸大国的骂人话,已成自已遗孽的形容辞了。

那点党內权力分赃的两百中央委员说的,不算数,少数几人或十几人的政治局委员与常委说的,协议的也不算数,硬要从中弄出一个核心,由他一人独裁才过瘾,这便是邓小平传授的独裁经,向江泽民的一段话。

他说:“毛在,毛说了算,我在,我说了算,哪天,你能说的算,我就放心了”这段话,是邓小平封江泽民为核心时,作的政治交待,算是共党统治术的真传,既然,由江胡两技术官僚心有余而力不足,未达到一人说了算,正由新接班人恢复,那么,我们就用实践来检验,这类似黑帮老大说的:老大说了算的治帮,用来治国,于国于民包括共党,是利,是害?是福,还是灾?不妨来验证验证吧!其实,就是专制皇帝,那帝制,也不专绝,仍分行政权予宰相,设左拾遗右拾遗的谏官,左史记言,右史记行,行一定监督皇帝作用。何况皇帝犯错,还下罪己诏向民众悔过呢。只黒社会老大的说了算,比皇帝霸道,用帮规私刑除灭违逆者,今天,凡发批评异议者,便可罪予违宪而惩之了,岂非类同黑帮黑规吗?

当邓小平1997年一死,江泽民一发飚要他说了算,就犯了错,法轮功头子李洪志不过觊觎练气功那张洪宝的政协委员位子,赏他一个委员就可化解的亊,偏要用镇圧来激起反抗,江泽民不听人劝,认为是他说了算了,这种黑帮黑规,老大那牛气冲天弄得很血腥,弄出多少草民被劳教与维稳,不仅增加了维稳经费,还硬造出一个敌对势力,甚至扩大到全世界,而且,不能纠错,这一人说了算断绝了纠错的机制,这错,不是自酿的定时炸弹吗?可见: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他说了算,灵吗?逞一时之妄,遗长久之灾耳。

让我们再看:邓小平称他说了萛,不受制约,是否又湊效呢?

89,64,天安门学生请愿,既是与今天反腐相同的反官倒,也是同戍戌变法公车上书类似的和平表达民意,还是支持改革深化的动力。邓小平定性为动乱,错了,因为他有专断独裁一人说了算的特权,不攺社论说的: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并且仿慈禧垂帘听政,废了华国锋、胡耀邦,再废了赵紫阳,差点再废了江泽民。牛得没改,当天安门请愿学生绝食到救护车穿梭急救学生时。中共政治局5常委开会,提出对学生进行镇圧,投票表决时,李鵬与姚依林投赞成票,赵紫阳与胡启立,投反对票,乔石是上海学生运动首领出身,无奈地投了弃权票。眼见邓小平调兵20万作镇压准备受阻,此时,他个人说了萛的坏规矩发威了,他非常委,却说他投贊成镇圧一票,就算多数通过,血洗天安门便开枪,那惨死的19000多精英志士的生命,使天安门母亲28年后,心还在滴血〔19000数字是BBC最近公布英国调查数字〕这:我说了萛,邓小平把自已骨灰撒到大海,岂不仍未了,还留下一笔历史欠帐和冤案,待清算吗?后遗症是:每年64纪念日将临时,那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说明:赤色恐怖,不只恐怖了民众,也恐怖了施暴的专制独制自已。

对此,当年老布什小布什克宁顿到奥巴玛,都未认清中共的本质,直到经济暴发到扬言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要取美国地位而代之,甚至潛入美国窃经济、政治、科技秘密的专业与业余特工上万,白宮智库里研究中共的才给予一个新的定位,认为中共是非传统与现代政党,这党国应是:制度化的黒手党体制。而他们那黑社会老大说了算的黑规,不是替人家对他黑手党体制定性更座实吗?

何况,前30年,他们建的互斗互害社会,后30年,再互骗互窃的机制,无论垄断媒体、教育如何洗脑,表演屠刀下的99%的投票拥护,不经选举,任命的捧场人民代表实是投票机器,去演出任何假民主的热闹。这种一人说了萛的黑帮与黑手党体制,就现出狰狞可恶的本相。

其实,翻看中共党史,从一批左翼知识份子志士开创,逐渐被流氓与社会边緣人篡权,其杀人放火夺产夺命、就向黑手党体制异化了。笔者还对省党史办詹兄说:你们的党史,应是肚子饿得造反的,把你们思想觉悟革命的,淘汰尽了,只剩李锐、李慎之、李普、胡绩伟、刘宾雁、方励之等这些标本了。

中共建党时,总书记陈独秀是北大文学院长,张国涛是北大学生,周佛海为社会主义理论家河上肇弟子,李达是《新青年》编辑,刘仁静、包恵僧、陈公博皆出身北大,李汉俊也是留日学生。六大以后,就全被草莽绿林出身的取代,毛泽东不仅赞痞子运动好得很,自称绿林大学毕业,还向丁玲称延安是偏安小朝廷,这一切都证明:这些窃权者的盗匪性远甚于政党性,向江湖黑社会黑帮异化,还不脉络清晰吗?尤其他们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马基雅维里主义,为人做事不存底线,不仅使天真的知识份子上当,就是美英的政治家外交家,也陷入其诡谲的圈套。眼前,他们不是餵肥了的共党不民主更专制而惊异吗?因此,此党的知识精英尽被城乡边缘人取代,流于黑帮体制不足为怪了。那么,再看中共苐一代说了萛的毛泽东,他那些个人决策个人独裁的后果,制造惨酷的灾难,构成人类的创痛,遗下的罪孽,至今仍在流毒与阻碍中国进步。

老毛的篡位到他说了萛,也如今日,有一批吹喇叭抬轿子的像忠实奸的勇士,弗拉基米诺夫〔苐三国际代表〕在《延安日记》里有这么一段刘少奇吹捧老毛的话,很有警世性:王明批评了毛泽东的言论,遭刘少奇制止,王明不服,质问刘少奇:他,不能批评吗?刘答:就是不能批评!王问:他是皇帝吗?刘答:他就是无产阶级的皇帝!

若以此对话去看毛刘的所谓同志关系,被变异为君臣关系,那么,文革中,老毛需要老刘这臣去死,不是活该吗?

立此存照,给今日步刘少奇拍马后尘者,也懂:拍马,不只升官,也给自已制造了绞索哩!

而且,并非孤例,那将老毛抬上马列顶峰的林彪,也升到副统帅,赏他接班人写上党章了,是拍马的高回报吗,却比刘少奇死得更惨,妻儿与同僚齐葬身荒原温都尔汗。除此,我还可举为老毛延讲座谈会及工农兵文艺立过大功的周扬,反右还出了大力,文革中,仍被称阎王殿阎王遭打倒。在延安,热心把信天游改东方红的鲁艺教师公木,1957年仍未逃脱右派之难。拍马者,岂非也在为自已作枷与造牢吗?

其实,最早嗅到这伙黑帮盗匪腐臭的,是北大出身到延安的理想主义者王时味,应是党史上占出来反腐苐一人,他在“野白合花”专栏文字里批评延安的腐败,在抗日那么艰困环境,仍然“衣分三色,食分五等”“歌啭玉堂春,舞廻金莲步”王时味这最早反腐的书生,被杀于兴县,弃尸枯井。他的理想主义不懂人家打江山就是争的富贵,在陕北唱老版《东方红》也唱的“打下玉林城,一人一个女学生”能不腐败吗?

回首再看老毛那他说了算制造的罪孽

毛泽东不仅一人说了萛,而且专制到8亿人都要围着他的思想转,即用他270条语录,做成精神牢笼,叫人人时时刻刻对号入座。以他一人思想,扼杀了8亿人思想,变中国成文化废墟再变精神废墟,留下的罪孽至今尚未清算与清除,能再来个一人说了萛的造成万马齐喑的死寂, 1957年整风反右,毛用阳谋钳住天下的口,树立了他极对权威,不仅形成天下顺从与盲从,就是发现他犯错误,也不敢说了。他叫田里放高产卫星,是假数子,叫泥糊炉子放钢铁卫星,尽是炉渣。他叫山林砍光,全民炼钢,木炭只有300温度,炼铁要3000度。物理常识即可避免的错误,被毛那一人说了算,使他变成聋子瞎子后,还变成儍子,岂非值得后继者明鉴?

再看罗隆基被批的右派言论,他说社会弊端:外行不应领导内行,小知识份子领导大知识份子的错谬,不算讽刺,与两千年前陆贾说给刘邦的话类似,陆贾说:马上得天下,岂能马上治之?刘邦还能接受,启用叔孙通等学者为他制礼作规,打造政治伦理。南斯拉夫铁托打下天下,也不急于叫他游击队员去坐天下,而是送进大学去提高文化知识后再做官。而老毛竟武断地说:外行就是要领导内行,愚昧强霸智慧,甚至极端到陈永贵吳桂贤这些文盲任总理,如此以盲制智,还有现代化,还能走入今日这智能信息时代吗?

用实践来检验老毛那他说了算的武断,造成的恶果累累,灾祸连连,请步其后尘者三思吧?

邓小平这一人说了算的独断,好像很有效率,就老毛独断的总路线大跃进与文革,效率高写在那些亩产10万斤假数字,留下的真实,却是饿殍4000万。他文革用红卫兵打砸抢烧杀灭掉的温良恭俭让,今天,还在寻找与复原。难道这教训还不深重乎?

这个人独裁,丧失监督,决策错了,缺乏纠错机制,因此,既不能纠毛文革及前17年的错,也不能纠邓小平镇圧64的罪。这种罪错堆垒,不能如民主制能在八方监督中纠正,所以孙立平这社会学教授断言这专制社会必然崩烂,由社会细胞溃烂那么鱼烂,这才是凊醒者的睿识远见吧?

曾伯炎,民主中国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