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批鬥復活 戴耀廷成活靶



杜耀明

北京及其在香港媒體近日指鹿為馬,狙擊佔中運動發起人戴耀廷,隨意指責他鼓吹香港獨立,不外是要挑起爭端,催逼特區政府把政治歪理變成嚴苛法律,加強箝制港人的言論自由。

戴耀廷今次被指為大逆不道的言論,出自他在台灣一個研討會上的發言。他指出,日後反專制成功之後,中國內部不同族群重建政治關係時,便需要遵照《國際人權公約》中人民自決的原則,考慮族群前途的三個可能性,即組成聯邦、邦聯或者獨立等。

料想不到,有關中國未來多種發展路向的論述,不由分說,被北京港澳辦公室炮轟為鼓吹香港獨立建國、勾結外部分裂力量、違反國家憲法、《基本法》及香港法律等等。然後北京駐港代表中聯辦繼續加碼,更指戴耀廷是挑戰「一國兩制」底線,企圖分裂國家,損害國家主權和安全等等。

這些滔天大罪,套在大陸異見人士身上,屢見不鮮,見怪不怪,想不到戴耀廷變作劉曉波第二,區區言論竟變成分裂國家行為,必須嚴斥痛罵,甚至法律追究,其目的清楚不過,就是擺明把禁言區域由中國大陸擴展到香港。

說到底,這些政治指控,不論聲線多大、態度多凶,不外故作驚人之語,煞有介事,但都是誇張失實、含血噴人的謾駡。戴耀廷視反專制為香港民主運動的主調,是政治見解,大家不必同意,卻應受言論自由的保護。現在竟被指違反國家憲法,原因或如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所說,是戴的言論等同要求結束中共領導,所以違反憲法所訂明中共領導國家的地位。

問題是,戴連「結束一黨專政」也沒叫一句,他只是反專制,憲法哪一條寫明中國必須實行專制?又有哪一條說不能反專制?相信中共也不認為自己專制,劉兆佳卻可以自作多情,無限上綱,把反專制等同反對一黨專政,再等同結束中共領導,然後繼續升級,視為反對憲法,也就等同是抵觸憲法,需要大刑侍候了。

劉兆佳該停一停,想一想,即使退一萬步,假定戴是批評憲法內容,但既無行動更無武力阻止中共施政,戴耀廷究竟罪犯何條?如果說說也不可,豈非要求每位國民言必稱頌中共,並且完全同意憲法的原則以至內容,否則即屬違法,但試問此說又有何憲法根據可言?沒有的話,就是胡說八道。

同樣,戴耀廷分析專制結束後不同群體如何重建國家,不外探討中國未來憲政發展的可能性,也是政治見解而已。如此議題十分超現實甚至是不會發生的遠景,與今時今日的香港政治並不相干,但竟可以被吹噓為鼓吹港獨。

用常理看,鼓吹總該以動人言詞或其他形式表達自己的建議,煽動他人以某些具體行動,達成特定的目的。但戴耀廷不外提議不同族群他日考慮一下,以聯邦、邦聯還是獨立形式重寫族群之間的關係,或者可以勉強說,他鼓吹大家要考慮做個選擇而已。這情況就如不知多少年後大家遇上勞資糾紛時,你現在便預告有不同的做法,請大家考慮一下,到時該以法律、磋商還是武力解決問題。若因此給人批評你現在鼓吹武力解決問題,是否穿鑿附會到了荒謬滑稽的程度呢?更何況,戴說的是「考慮」,目標曖昧不明,也從未提及大家以什麼方法達標,可以說,他什麼也沒有鼓吹。北京官員一口咬定他鼓吹港獨,倒是反映他們不是違反常識,就是連「鼓吹」也不懂了。

還是親北京的民建聯和工聯會的評論較為公允。工聯會指出分裂國家會帶來嚴重災難,那麼戴耀廷在研討會上的發言,只是一堆想法,不要說沒有帶來什麼災難,甚至連一點點實際影響也沒有,與分裂國家更是相去千百里之遙。民建聯則認為港獨是不切實際的妄想,是不可能實現的,因此民建聯的結論不應是不讓戴發言, 而是由他大談港獨也無妨,反正妄想無根,不會影響國家的統一大業。更何況他又不是鼓吹港獨,限制他發言的權利,更是無的放矢。

狙擊戴耀廷的言論,觀念犯駁,歪理連篇,看後令人感到時空錯配,但北京官員可以面無愧色,以文革式批鬥言詞和整人邏輯,修理港人的言論自由,更使人驚覺反動思潮敗部復活,侵蝕香港核心價值。港人要保住高度自治,便別無選擇,必須抛開幻想,全力迎抗到底。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