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中的“争义”与“争利”

 

4.6.今天晚上,在南京给企业界朋友讲新国学。讨论过程中有学友要求从国学角度分析一下当前的中美贸易战。我想到的是“义利”两字,关于“争义”与“争利”的问题。

1、大国行事,首先要“争义”。1776年的美国《独立宣言》中说,出于对人类舆论的尊重,必须把他们不得不独立的原因予以宣布。《独立宣言》就是解释美国人独立的原因。这对美国人行事有深刻影响。做事,得讲个道理,向世界做个解释,这就是争义。本次贸易冲突,美国先提出301调查报告,强调自己受到中国的不公平竞争,所以对中国采取关税惩罚措施。背后的“义”,就是公平竞争秩序。你如果不同意他讲的道理,你就得辩驳,并且讲出你的道理。这是美国人也是西方的思维习惯。迄今为止,中国在“争义”上,没有形成有份量的文本,没有解释为什么中国要反击,似乎只是因为美国惩罚中国,所以中国要对等惩罚。从技术操作看,中国在“争义”上失分了。中国反击的背后的“义”是什么?与公平竞争秩序有什么关联?似乎没有说清楚。中国舆论,中国官方及民间舆论,似乎诉诸的是民族主义情绪。你罚我,我就罚你,你挑战,奉陪你,表现争气斗狠的水平。不关心你罚我的理由,似乎没兴趣讲理由。这种没兴趣讲道理的心态,与中国的战国关系心态有关,认定义不义毫不重要,重要的就是实力。国家关系靠实力说了算。秦国义吗?不义。但秦国赢了。所以,就看实力较量。讲道理,不重要。西方一直是多国竞争格局,对共同的规矩比较敏感,也因此重视“争义”。从国际层面看,在“争义”上中国失利。欧盟和日本加入美国阵营,就中国歧视性的技术许可政策向WTO提起磋商,开始拉开全面指控中国不履行WTO协议的序幕。

2、“争义”上开篇处于劣势,“争利”呢? 2017年,中国与美国双边贸易额为6359.7亿美元,中国向美国出口5056亿美元,美国向中国出口1303.7亿美元,中国顺差。早在17世纪,英国重商主义就认定,贸易顺差=国家实力。特朗普讲美国在中美贸易中吃亏,是从重商主义角度来算账的。从这个角度,中美这场贸易战的结果,一定是中国顺差减少。最严重的结果,就是中美终止贸易,美国失去1303.7亿美元的市场,中国失去5056亿美元的市场,美国在中美贸易中的逆差全部消除。这笔账的利害,大家会容易算出来。因此,中美采取贸易战来“争利”,双方都会受损,中国受损程度更大一些。不知道中美双方是否承受得住终止贸易的这个最后结局。美国失去1303.7亿美元的市场,是对特朗普这届政府的冲击,不知特朗普如何应对。中国如果失去5056亿美元的市场,可能是对体制的冲击,结果大家可以去想象。

3、这场贸易战有缓解的余地吗?难。任何一方面缓和下来,对双方都是好事,可以进入共赢的妥协,但是,似乎两边都很坚决。中国的反击提升到500亿美元,这是很大的报复性反击,美国又放言要提升到1000亿美元,双方往回退的成本已很高。如果继续互不相让,矛盾升级,就会远远越出贸易关系的边界,有可能从你多我少的贸易领域的计算,上升到善恶是非的价值冲突领域,而越是进入价值冲突领域,就越不会理性算经济账。

4、面对同一个矛盾,大家的算法不一定相同,其实很难对话。也许,一些回应方式,不是考虑贸易利益,而是考虑其他因素,这样就难对话。凡事,不仅要算利的账,也要算义的账。无论国家还是个人,行事,要力求“义利统一”,义的表率,利的收益,公平与实利的统一。大家自己可以再想想,算一下。中美贸易战结局,会是中美终止贸易关系吗?如何到这一步,多大的变局!大家有准备吗?

杨鹏(哈佛大学亚洲研究中心学者),微信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