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指學生受思想改造及維穩 學運多年來呈現萎縮



北京大學前教授沈陽涉性侵學生事件引起軒然大波,有評論認為這次是繼八九學運後,最大的校園抗爭運動。山東大學有退休教授指出,這些年來,當局在校園內佈下天羅地網,控制學生的思想和活動,所以近三十年來,難見大規模的學生運動。八九學運前領袖王丹則認為,自從十九大通過修改憲法後,內地不少學生都覺醒了,亦促成這次北大的校園抗爭。(楊默 報道)

時任北大中文系教授的沈陽被指二十年前性侵女生,事件一石激起千層浪,要求公開當年校方調查事件細節的學生,多次被老師、領導約談,引來校內外不少聲援的聲音,甚至在校園內出現支持涉事學生岳昕的大字報。

有認為這次是繼八九民運以後、相隔近三十年最大規模的學生運動。對於為甚麼在這29年以來,內地學生都鮮有組織運動爭取權益,山東大學退休教授孫文廣周三(25日)表示,中國共產黨已在大學校園安插多個部門去監察學生,又會用成績及考研去威脅他們,讓他們不要隨便對外發言或組織學生運動,這樣也令大學生變得比較功利。

孫文廣說︰就是他對學生、對教師的管制,是非常的嚴厲的。學生很關注自己的成績、考研啊,當局就用它來威脅學生。我們這裡山東也有這樣的情況,有的學生在網上發帖子表達自己的看法,就找他談,找他的家長。他有一個網絡,學生有政治輔導員、有政治部、有黨制部,他們都是有任務的。

目前在海外留學的吳樂寶,在中國攻讀到大學畢業後,才遠赴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就讀,他說,這些年來他觀察到,在中國的大學生都很少會參與政治活動,就算有也只是個別的、零星的,他認為這是因為過去多年,中共已經成功在國內營造白色恐怖的氣氛,讓包括學生在內的人民,心理上對政治充滿恐懼,不敢表達自己的意見。

吳樂寶說︰對於政治活動的話,國家需要學生抗議的話,會出現一些。基本上都是個體性質的話,沒有甚麼有組織的。大陸現在當局這樣的高壓性質的話,不容許中國大學生,任何一個共產黨以外的團體,有組織的存在。震懾的話,我感覺就是一直存在的,打壓是為了維護,大陸的人心理對政治的恐懼,對共產黨的恐懼,基本上是根深蒂固。

旅美的前八九學運領袖、時任北大學生籌委會常委的王丹,就對中國學生運動的前景感到樂觀,他根據觀察認為,十九大通過修憲後,不少學生都醒覺了,以往對中共的期許也失去了,所以出現更多勇敢的反對聲音,加上互聯網使學生更容易接觸外界,已經不是以前的情況可以比較。

王丹說︰習近平十九大修改憲法以後,好像整個社會的氣氛也都有變化,不滿的人越來越多。對於中國在政制上的倒退,之前很多的年輕人對共產黨還有期待和希望的話,修憲就會把這種期待和希望降低,不滿就上升了。網絡的教育中長大,各方面的資訊獲取都非常方便,所以中共當局要用洗腦方法,是非常困難的事。對比起十年前、二十年前的情況,已經發生很大的大變化。

但王丹也認為,對於以後是否還會有大規模的學生運動,還言之尚早,需要觀察整個社會環境的改變及是否有更多年輕人願意走出來。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