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壇的世襲政治

台灣政壇的世襲現象並非起於此次,而是早在黨外參政固定化之後就開始出現。與現在不同的是,當年黨外的政治參與具有高度的冒險性,誇張一點說是「提著頭在玩」,一般人既不敢參與,也找不到其他門路,只有黨外政治人物用師父傳徒弟的方式提拔自己子女跟隨自己腳步從政。

有趣的是,到了後來選上的民意代表變成護身符,警總對民意代表還有幾分客氣與顧忌,迫害民意代表會遭到國際,特別是美國的抗議,參政因此也成為自我保護的良方。

當年國民黨則因蔣經國對家族世襲政治反感,此風始終沒有出現,反倒是台灣全面民主化之後,國民黨人也熱中於競選民代和地方官,才開始出現家族世襲政治。

易成政壇近親繁殖

坦白說,除了早期參選可當身家性命的保護傘之外,很多人參選是為了發財與特權。發財來自權力地位的伸展,看到這麼多縣市長和民意代表都家財萬貫,立刻就能了解他們家族為什麼那麼熱中選舉和政治。

以前連戰選總統時被許多人質疑:「連家父子兩代公務員,為何富可敵國?」現在縣市長和民代自家世襲,雖不至於富可敵國,但萬貫家財也是少不了的。我們也要問:「你們父子╱女兩代都是公職人員,為何家財萬貫?」

家族世襲政治可以聚斂財富,因為封閉性,錢財沒根,黑路來、黑路去,是家族世襲政治的大缺點。家族政治也容易演變成裙帶政治或扈從政治,此外,父子╱女都當縣市長或民代,同質性很高,會容易受到權力壟斷的誘惑,而政壇上易出現「近親繁殖」的一元化意見。

接收人脈募款較快

美國的甘迺迪家族、布希家族也是世襲政治,可見只要通過民主選舉的考驗,就具備了民主的正當性。是誰的親人不重要,而且參政權是個人的自由,也是受到《憲法》保障的人民權利。

政二代的優點是有參政的父母傳承經驗,接收人際關係,較熟悉地方政情,募款也較容易。現在選市議員起碼600萬元起跳,甚至高達1200萬元,政二代若有長輩協助,曝光機會高,可減少不少開銷。

台灣政二代與中國的紅二代、官二代完全不同。中國那些二代從來不必經過選舉的洗禮,可以當一輩子的紅二代,吃香喝辣;台灣政二代若通不過選舉的考驗,就GG了,變成一條大魯蛇。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