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獻精子首先要愛國愛黨,“文革”血統論捲土重來?

天安門廣場

蕭雨

中國各地的精子庫庫存告急,都在招募年富力強的男性。在上海,捐精者最多可獲6000元補貼。湖北一家精子庫幾年前就以“捐精可獲iPhone6S”為“誘餌”,廣而告之說:賣腎買iPhone早就不流行了,捐精才是王道。不過捐精者要經過層層考核。除體檢合格外,最近,北京一家醫院把忠於共產黨作為考察捐精者的先決條件。

北京大學第三醫院人類精子庫這個星期開始向全社會公開招募20歲以上的男性捐精者。

排在首位的招募條件是:“具有良好的思想素質,熱愛社會主義祖國,擁護共產黨的領導,忠誠黨的事業,作風正派,品行端正,遵紀守法,無任何政治問題”。沒有遺傳病、傳染病、無明顯脫髮和超重是排在其後的條件。

院方的招募廣告沒有解釋將如何審查申請者是否“政治過硬”。

流亡美國的中國知名異見人士、政論雜誌《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聽聞這個消息時, 以為又是哪個網友編出的段子,沒想到確有其事。

“極其荒謬可笑,”他說,“很容易讓人聯想起'文革' 中的'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

經歷過“文化大革命”的中國人對這句話不會陌生。1966年7月29日,北京航空學院附屬中學出身乾部家庭的學生貼出了這幅對聯,公開喊出以血統劃分好人壞人的口號。

來自革命幹部、革命烈士、革命軍人、工人和農民家庭的人被稱作“紅五類”,就是所謂家庭出身好,政治背景優越的人。他們的對立面是“黑五類”,即地主、富農、反革命分子、壞份子和右派分子。這些人的子女被稱作“狗崽子”,在“文革”中飽受歧視。

胡平對美國之音說,“文革”中的那一套固然荒謬,但起碼還有其內在邏輯,即“存在決定意識”。按照毛澤東的說法,“在階級社會中,每個人都在一定的階級地位中生活,各種思想無不打上階級的烙印。”

“相比之下,現在這個比當年還要荒謬,”胡平說,“原來那套是從人的社會性出發做出的推論,儘管很極端,而精子純粹是個生物學的存在,和政治、社會毫無關係。”

他補充說,況且“血統論”是當年的中學生瞎胡鬧搞出來的,如今堂堂北醫三院的專業人士怎麼能做出這麼可笑的事呢?想必是為了在這個“什麼都要姓黨”的時代迎合上方。

旅美歷史學者、作家遇羅文說,這種事情在正常人眼裡是非常荒唐的。思想這種東西怎麼能夠遺傳呢?但是從統治階級的角度看,出現這種事情倒是很正常,一點也不奇怪。

“因為現在中國真正掌握實權的人還是紅二代、太子黨。他們因為'文革'沒有受過好教育,相信的也是共產黨一貫執行的'血統論'政策,”他對美國之音說:“對於這些把毛澤東看成神的人來說,'血統論'就很合理。他們接受這一套,看不到荒唐可笑的一面。”

談到“血統論”的話題,遇羅文有著切膚之痛。“文革”期間,他的哥哥遇羅克曾在他主辦的《中學文革報》上發表《出身論》的文章,猛烈抨擊以家庭出身決定個人命運前途的做法。

“老子反動,兒子就混蛋,一代一代混蛋下去,人類永遠不能解放,共產主義永遠不能成功,”他寫道,“一切革命青年,不管你是什麼出身,都應受到同等的政治待遇。”

1967年4月,遇羅克的《出身論》被中央文革小組成員戚本禹宣佈為“大毒草”。他被逮捕坐牢,1970年3月5日被槍決,終年27歲。

星期四(4月5日),澳大利亞廣播公司駐華記者比爾·布里托斯將北醫三院的這條奇葩捐精廣告翻譯成英文,發佈在推特上,引來諸多網民關注。

“讓紅色基因代代相傳,”一網民調侃說。

“我們生活在卡夫卡時代,”另一位網民驚嘆道,“從中國和美國這兩個地球上最強大的國家傳出的新聞荒謬到難以置信。”

星期五,北醫三院的微信公眾號刪除了之前的那條廣告,重新發布的廣告中,將那段冗長的“愛國愛黨”條件改為“有愛心,有公益心”。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