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倡擴大對外開放 加力倒逼產業升級

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博鰲亞洲論壇,提出擴大對外開放,降低汽車等產品進口關稅,加強保護知識產權。最近中美貿易戰陰霾籠罩,有人揣測中方是否讓步,然而分析近年國情發展,應當理解這是中國推動產業升級之舉,難言對美國「口硬手軟」,近期中美貿易對峙之局也不會改變。中國要躋身製造業先進強國之列,需要提高自身競爭力,逐步開放引入更多競爭乃必經之路,如何做到不疾不徐,將是成敗關鍵。

降汽車關稅早屬國策

中美貿易對峙局未變

今次是中美貿易戰風雲驟起以來,習近平首次公開闡述中國發展路向,部分論述明顯意有所指。習近平談到「一帶一路」,強調中國「不打地緣博弈小算盤、不搞封閉排他小圈子、不做凌駕於人的強買強賣」;談到各國妥善管控分歧,則強調「不搞唯我獨尊」的零和遊戲,「不搞以鄰為壑」的強權霸道,「妄自尊大或獨善其身只能四處碰壁」。習近平沒有點名批評,然而如何對號入座,各方心知肚明。

習近平形容改革開放是中國「第二次革命」,強調大門「只會愈開愈大」,未來中國將朝四方向擴大開放,包括大幅放寬市場准入、創造更有吸引力投資環境、加強保護知識產權,以及主動擴大進口,具體措施除了加快開放金融保險業,也包括「相當幅度」降低進口汽車及部分商品關稅,以及重新組建國家知識產權局,嚴懲侵權行為。近日美國總統特朗普批評中國向美國車徵收25%關稅,又以「保護知識產權」之名,威脅向數百億美元中國貨徵稅,或許有人認為今次是中方妥協讓步之舉,然而這既是對當前中美貿易糾紛本質的誤解,也是對中方擴大開放措施的誤讀。

北京提出擴大進口和保護知識產權,並非為了回應貿易戰,而是出於自身產業升級考慮,注定與美方訴求存在極大落差。除非現在特朗普想找下台階鳴金收兵,否則中美貿易對峙大局不會有實質變化,硬要用貿易戰角度分析中方擴大開放舉措,只會失諸偏頗,錯判形勢。今年1月,時任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劉鶴出席達沃斯論壇,提到去年中國已降低187種產品進口關稅的稅率,未來步伐還會加快,例如有序降低汽車進口關稅;上月政府工作報告亦提出,要下調汽車和部分日用消費品進口關稅,反映有關措施本來就是國策。

曾幾何時,「華盛頓共識」當道,發展中國家被迫向西方全面開放市場,惟現今新興國家都不願再為他人作嫁衣裳,讓外資扼殺本地企業萌芽機會。不過當產業建立起一定實力,逐步開放進口市場,也是促使國內企業提高競爭力的不二法門,中國汽車業正處於此階段。大體而言,產業競爭力愈強,進口關稅可以降得愈低。中國連續8年成為世界最大汽車生產國,惟論高檔車市場,國產汽車實力仍待提升。降低進口關稅,有助鞭策國內車廠求進,惟中方不可能如美方所願,一下子將進口車關稅降至5%以下,估計最多只會降至15%左右。

關心知識產權焦點不一

華盼競爭推動產業升級

近月華府官員言論已說明,美方最關心的並非「貿易失衡」,而是遏阻中國製造業實現高科技轉型。華府尤其擔心「中國製造2025」計劃一旦成功,中國高新科技產業將會超越美國。為了阻撓中方名正言順取得美國企業技術,華府大力阻撓中資併購,又以「保護知識產權」之名,以貿易戰脅逼中方改變外資技術轉移政策。相比之下,中方對「保護知識產權」的關注,層面並不一樣。

國際著名學者麥克科恩(Bruce McKern)勾勒中國製造業發展三階段﹕首階段是由山寨模仿到改良唯用,次階段是由跟風到追上國際標準,第三階段則是由尋覓新資源到追求新技術。首階段描繪的,大抵是多年前的「世界工廠」時代,部分港人對內地的認知,仍停留在這階段,儘管很多大陸企業已「進化」踏入第二和第三階段,透過研發創新及對外併購,建立品牌提升產品質素。根據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2017年全球創新指數」,中國總排名22,稱冠中等收入國家。從中國角度看,加強保護知識產權,既是製造更佳投資環境,鼓勵創新,同時亦是加強保護自身研發成果。

近年中國推動供給側結構改革,要旨也是實現產業升級,「中國製造2025」固然是焦點所在,然而這場「品質革命」,還可見諸很多日用品。數年前內地客「赴日搶購智能馬桶蓋」惹來熱議,折射內地產品與民眾需求存在落差,惟短短3年,內地智能馬桶生產企業已接近300家,新品牌如雨後春筍,見證供給側發展步伐之快。當然,中國要填補的供應空白仍然很多,民眾對國產奶粉的質量就仍然缺乏信任,「品質革命」之路仍然漫長。中國改革開放已經進入了「深水區」,要進一步提升產業實力,必須打破既得利益格局和因循心態,穩步加快開放引入競爭。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