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前争辩——李锐往事之一

      3月30日,我突然收到李南央来信,说父亲情况不好。我赶快给李锐家打电话,没有人接。原来夫人已经陪李老住进北京医院。接着,又收到李南央的第二封信,医院发出病危通知书。她4月3日从美国赶回北京。直奔北京医院看望父亲,5日和我见面,讲述了李老的近状。这时网上出现了李锐逝世的传闻。好在南央4月6日下午4点30分已经通报了李老的最新情况,说他从下午一点半到四点卧床连续讲话,思维清晰,仍鼻饲,静脉输液,不能下床。这让关心他的朋友们得到一些宽慰。

      李锐生于1917年4月13日。今年4月他将满101周岁。他的一生可谓波澜壮阔。我曾在2002年和他一起做口述历史,请他回顾平生。从今天起,我将陆续讲述他的点滴往事,以飨读者。

      外界说起李锐的身份,首先想到的是他曾经担任毛泽东的秘书。他是怎样引起毛泽东关注的?这本身就是一个意味深长的故事。

     1958年1月11日至22日,毛泽东主持了部分中央和地方领导人参加的南宁会议,总结第一个五年计划,讨论第二个五年计划和长远规划。他在会上严厉批评周恩来反冒进,实际成为大跃进的一个前奏。但会议也留下了一个成果,就是通过辩论,推迟了三峡工程的上马。

      三峡工程的设想始于孙中山。毛泽东1956年到武汉畅游长江,写词表达了“高峡出平湖”的愿望。在南宁会议上,毛泽东又提出三峡工程上马的问题,引出了一场御前争辩。李锐在口述生平时曾向我讲述了争辩的经过:

      1954的长江大水,引起党中央、毛泽东的注意。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的主任林一山陪毛泽东乘兵舰从武汉到南京沿长江走了一趟,谈要解决长江的洪水必须在三峡修个大水库。1956年,林一山在《中国水利》发表长文《关于长江流域规划若干问题的商讨》,提出修三峡工程,蓄水高度235文章出来我也在《水力发电》发表长文《关于长江流域规划的几个问题》,提出反对意见。毛泽东提出三峡上马问题时候,大家都不敢提出异议,薄一波委婉地讲了一句:主席,三峡有个反对派叫李锐。毛泽东就说:那好啊,把林一山、李锐都找来,当面谈谈吧。这样我突然接到中央办公厅的通知,第二天去南宁,派了专机。办公厅来人告诉我电报说要讨论三门峡的问题。我心想:三门峡已经开工了,能有什么问题?还说飞机先要在武汉停留一下,带上林一山一起去,我就猜到电报可能多了一个“门”字,心里就有了底。飞机过武汉,接上林一山,我看到他手下的魏廷铮带着一个大箱子。毛泽东的两个秘书胡乔木和田家英都是我的老熟人,到了南宁,他们跟我简述了会议情况,都替我捏了一把汗。当时南方几个省的省委书记都参加了会议,周小舟也来了,替我担心。我自己倒是没觉得怎么样。当天晚上就开会,谈三峡。开会的房子很小,里面坐了二三十个人,一个长条桌,大家面对面坐着。我们俩人坐在毛泽东的正对面。毛就问:林一山,你要谈多久?林一山说要谈两个小时。毛又问我要谈多长时间,我说:半个小时。我说:“林主任,请你先谈。”林一山的口才很好,他是北平师范大学历史系毕业的。他从汉元帝谈起,谈历代皇帝怎么防洪等,大体上就是那篇长文的内容,但是将235米的坝高改成200米,也提到了水电。我感到他讲的中心不突出,用了很多专业术语,在座的人不一定都能听懂。轮到我时,就谈得尽量简单,深入浅出。我说修这么大个水库专门来防洪是不行的,它主要是个水电站,装机容量至少是一千七八百万千瓦,甚至两千万千瓦,而现在全国所有电站的装机总容量是五百万千瓦中国什么时候需要三峡这么大个电站,我说不清楚。根据苏联的经验,全国要分散成几个电网,每个电网,有好多个电厂并在网内,最大电厂的容量在电网里面最多不能超过30%40%,不然就不好调度。一个电厂的投资假如是一万元,消耗掉这些电力的经济项目的投资至少要五万元。三峡是个超大水电站,什么时候上马,应该由电的需要来决定,不是由防洪的需要来决定没有三峡照旧可以防洪。长江是条很好的河流,1870发生千年一遇的洪水,荆江北岸的堤防也并没有被冲破,被冲破的是湖南。自古以来,荆江北岸云梦泽有许多湖泊,是为长江临时分洪用的。明朝宰相张居正将荆江北岸大堤修高,洪水来了向南岸水退后,被淹过的土地都会丰收,而北岸的云梦泽的湖泊则逐步消失了,因此湖北人并不感谢张居正。现在长江完全可以通盘考虑,用各种方法防洪。三峡最困难的问题是地质勘察,要对河流分段进行地质考察,选坝址的工作不是三、五年能够完成的。这样一讲,大家都听懂了。毛泽东说:好,讲得很好。但是讲了还不算数,每人再写一篇文章来,不怕长,三天交卷。林一山的文章写得很长,大概一两万字。我的文章也有好几千字。文章交上去后,我看到彭真在我的文章上划了很多红杠杠,在林一山的文章上打问号的多。最后的会议上,毛泽东批评林一山的文章写得不好,就是把他的意见否定了。毛泽东夸奖我的文章写得好,把问题讲清楚了。

  这才有了毛泽东让李锐担任秘书的提议。

     李锐御前一席话,改变了最高领导人让三峡工程立即上马的打算,于国于民,都是一桩非同小可的幸事。

     丁东,丁东小群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1. 终于看到一篇在视频喧嚣中久违的文字了。希望明镜还是多发文字,少发视频吧。一来每天视频内容的庞杂与专业程度的匮乏令人往往不可卒视,二来很希望阅读的快感别让视频的泥沙俱下给淹没了。我相信视频背后的团队应该不弱,为什么不扬长避短呢?难道你们的受众都是文盲,非得听那些吐字不清磕磕绊绊的视频?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