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生發解聘律師聲明 許艷料丈夫非自願



上周被正式批捕的709律師余文生,其律師收到警方出示余文生的「親筆聲明」,聲稱解僱由妻子代聘的律師,將由自己聘請辯護人。但余文生妻子立即公開丈夫被捕前預先錄製的視頻,表示在不自由狀態、並且沒有自聘律師在場的情況下,其所發出的聲明、悔過書、保證書等,均非真人真意表達。(吳亦桐 / 林國立 報道)

被拘留在江蘇省徐州市的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其妻子許艷周一(23日)公開當局出示的丈夫「親筆聲明」,余文生在聲明中稱,「經過慎重考慮,解除許艷為其聘請的兩位辯護律師常伯陽和謝陽,其辯護人將由自己聘請,且要求許艷不要再為其聘請律師」。

謝陽和常伯陽兩位律師,上周三(18日)第三次到銅山區公安局要求會見及瞭解案情時,負責余文生案件的警官宣讀了余文生的「親筆聲明」,並堅持認為兩位律師已經喪失辯護資格。

許艷還對外透露,在徐州警方通知解聘律師後,翌日(19日)她與孩子獲准在徐州市銅山公安分局與余文生透過視頻交流。徐州警方和國保人員全程監控並錄像。

余文生身形削瘦,妻子擔心他曾經受虐。許艷向余文生詢問解聘律師聲明是否為其親筆所寫,余文生其後有兩到三次回答,他現在處失去自由狀態,什麼事都做不了。

許艷說︰我和孩子跟余文生視頻,我問余文生警察有沒有跟你說什麼時候能回來,余文生說沒有說;問聲明的事情,他是比較沉默,再往後談話中余文生就提到說,他現在屬於失去自由的狀態,他現在什麼事情都做不了,他說了兩到三遍。他之前也寫過聲明和錄過視頻說,在他失去自由時如果解聘肯定是受到壓力、甚至酷刑,不是他真實意思。我一定會堅持的,我肯定不會解聘我為余文生請的辯護律師。

許艷提及的視頻為余文生2015年5月10日拍攝,余文生在視頻中表示在其失去自由時,在沒有其所聘的律師在場情況下,其所簽署的聲明、保證書、悔過書等等一切表述,均不是本人真實意思表示。

709案獲釋公民包龍軍分析,余文生在視頻對話中多次提及「他現在是失去自由狀態,什麼事也做不了」,其實是一種無奈的明示,即在解聘律師事件上他無法做主。

余文生的辯護律師常伯陽對本台表示,當局再使出強迫解聘律師的手法,但兩位辯護律師堅信,這絕不會是余文生的真實意思。兩位辯護律師亦不會就此止步,將繼續提供法律幫助。

常伯陽說︰還是原來709那一套套路,余文生處在那樣一個環境他可能會妥協什麼的,這個無法左右,但我們認為他是不構成犯罪的。我們當時也跟那個警方表態了,我說不讓我們找余文生去核實,是否是他的真實意思我們沒法確認,所以我們不認可你們拿出來的這個東西,這個東西沒有效力,我們要繼續履行辯護人的職責。

另一位辯護律師謝陽早前亦曾在被關押期間遭脅迫解聘律師,他向本台透露,余文生案的辦案單位已由徐州銅山公安分局轉至徐州市公安分局,辦案人員拒絕他當面向余文生確認聲明的要求。

謝陽說︰我們當時就對聲明的真實性提出了質疑,並要求辦案單位安排與余文生律師會見。得到了它們否定的、野蠻的拒絕。本案現在管轄已經變更為徐州市公安局,我們很快會向徐州市公安局提出會見余文生律師,以確認該聲明是否是他真實意思表示。

余文生於2014年10月因聲援香港佔領運動遭當局羈押百天;後因幫助709被捕律師遭當局報復,被註銷律師資格證;十九大前余文生發表公開信建言罷免習近平;今年1月他再次發表修憲建議公開信後;翌日被北京國保帶走;上周四(19日)徐州市公安局以涉嫌「煽顛」、「妨礙公務罪」正式逮捕,目前羈押在徐州市看守所。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