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洛评鄱阳湖水干枯的原因及相应对策

中国网络盛传的鄱阳湖干枯的图片,2018年4月.网络图片


【环境与发展 】 : 四月中旬,中国最大的淡水湖鄱阳湖的水位再度巨幅下跌,跌破历史最低纪录,据官方提供的数字,鄱阳湖标志性水文站星子站的水位仅仅为11.03米,鄱阳湖已经变成了一个“大草原”。虽然中国官媒描述说:干涸的湖底长出绿草,从空中俯瞰,中国最大淡水湖呈现出别样的壮美风光。但是,中国网民却大为感叹,有评论表示曾经是:落霞与孤鶩 齐飞,秋水共長天一色。 如今却是: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中国网民们提问道:不知道哪一年开始,鄱阳湖进入了这种枯水期的恶性循环,湖里的鱼虾等水中生物年年都是灭顶之灾!三峡大坝是否是导致鄱阳湖水位严重下降的原因?那么,当初修建三峡大坝时中国政府是否预测到可能造成的负面后果?如何才能够缓解这一严重的生态危机?已故中国著名水利专家黄万里的话是否真的有可能获得应验: :三峡大坝的最终结果就是被炸掉!

 

我们就上述议题采访了目前旅居德国,长期关注三峡大坝等生态问题的水利专家王维洛先生。

 

法广: 首先请您从历史的角度来谈谈鄱阳湖对长江所起到的作用?

 

王维洛:长江在历史上并没有很多的洪水,只是到明朝之后才开始出现洪灾。之所以没有洪水,就是因为长江下游地区有许多湖泊,它们同长江是连在一起的。现在长江最大的湖泊是鄱阳湖,湖水面积最大的时候可以达到五千平方米,一般时候在三千平方米左右,而最近几年来的湖的面积越来越小,冬天枯水期的时候甚至只有几百平方米,最近已经几乎全面干枯。

 

法广: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三峡大坝是祸根吗?

 

王维洛:我在这里引用的是江西省水利厅的结论:三峡工程清水下泄, 挖深了长江的河道,在深的地方挖深了二十米,浅的地方至少挖深了一至两米,在主航道被挖深了之后,在同样的水流量之下,水位就开始下降,鄱阳湖因此就难以蓄水,这就是为什么鄱阳湖的水位出现下降。山西省因此要求在鄱阳湖边修建水闸,将鄱阳湖水与长江分开,但是,分开了之后,很可能会出现更加严重的问题。

 

法广: 为什么鄱阳湖与长江分开之后会出现更加严重的问题?

 

王维洛: 因为这个问题就会往长江下游传递,因为如果修闸可以使江西省鄱阳湖受到保护的话,鄱阳湖同长江隔离之后,长江流入东海的水量,尤其是在枯水期将大大缺少,这就会加剧长江口海水顶退的现象。虽然从常年来看,在自然状况下,长江口也会出现顶退的现象,但是,却不至于会象今天这么严重,过去最远也就顶退到江苏的镇江,而且海水的浓度并不重。而三峡大坝建成之后,海水已经顶退到江西的安庆,现在上海为了保障居民的饮水,不得不在长江里修建了一个水库,以此保障该地区居民的饮水供应。而且,令人惊讶的是,三峡建成之后,尽管西藏高原的冰川融化,按道理长江中的水流量应该增加,然而,现实却恰恰相反,三峡大坝出水口每年的水量减少10%。现在在长江中下游还有将近六百多个调水计划,这就大大减少了长江中的水流量,而最会受到长江水量减少危害的就是在长江口的上海。我们以前都听到过埃及阿斯旺大坝对尼罗河出海口的影响,阿斯旺大坝改造了大量沙漠,灌溉了大量农田,粮棉产量大增,但却导致水库下游的尼罗河水水质恶化,居民用水受到威胁;水质的恶化与水文条件的改变,也致使多种鱼类灭绝;尼罗河下游的河床遭受严重侵蚀,尼罗河出海口处海岸线内退。中国的三峡大坝当初上马时仅仅看到了眼前的利益,而没有从长远的角度了全面衡量对生态的危害。

 

法广:其实当初修建水坝时就能够预测到三峡大坝对鄱阳湖等沿岸湖泊的影响,为什么没有做好预防工作呢?

 

王维洛: 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当初就是没有很好的研究这些问题,当初只是提出了这个问题,但却并没有做出具体的研究。这就是为什么作为环境评估组顾问的侯学煜就表示:我们不能仅仅以利大于弊,或者弊大于利来做总结,因为,我们对会产生一些什么样的影响都不知道,也拿不出预防的措施。所以他就拒绝在评估报告上签字。当时国家环保局在审批报告上也明确注明:必须继续关注长江中下游以及长江口的影响做研究和调查,这就等于承认相关的研究并不足够,但是,他又自相矛盾地同意工程启动。

 

法广:也就是说三峡工程批准时并没有出台一些保护下游湖泊与河流的一些措施。

 

王维洛: 根本没有。不过,当时在三峡工程上马的时候,中央政治局开了一个会,讨论是否应该同意上马.当时,钱正英就提出了这么一个报告,题目是:为了挽救洞庭湖,说建三峡工程可以挽救洞庭湖,当时提出的是这么一个论点。至于三峡工程建成之后清水下泄以及三峡工程改变水流量所产生的影响,当时没有人预测到。

 

法广:那么,当初提出建三峡来挽救洞庭湖的主要依据是什么呢?三峡运营之后达到了预期的目的吗?

 

王维洛: 当时是李鹏在三峡日记上记录的,说是由于建洞庭湖淤积,不能起蓄水池作用,只能用三峡水库来代替。三峡工程在全国人大表决前中共中央召开的常委会上,是请钱正英来说的。到现在,钱正英也没有把这个报告发表出来。因为这个论断是错误的。因为洞庭湖接纳湘资沅澧四水,和长江起互相调济的作用,而三峡水库在长江干流上。所以这种说法是完全没有根据的。

 

法广RFI 杨眉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