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華為、中興被封殺 看中美貿易戰及網絡屏蔽

王卓祺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名譽高級研究員

近幾年,在內地公幹及旅遊都感覺網絡屏蔽的問題。除了有所謂「防火長城」,不能瀏覽外國網站如谷歌(Google)、推特(Twitter)、臉書(facebook)、YouTube等外,還有一些敏感文章、詞語經常受到屏蔽。筆者認為,只有博觀,才能從大局了解身邊小事。這個專欄名為「博約集」。「博約」兩字取自蘇軾「博觀而約取」。以我理解,觀察事物要多蒐集資料、聽取不同意見,梳理其精要,才會掌握符合客觀規律的觀察。

本文就是從中美貿易戰鼓聲中,觀察宏觀的主導因素:對美國及西方而言,是如何箝制異於西方主流價值的社會主義中國大國崛起;對中國而言,吸收了蘇聯解體的深刻教訓,如何避免在新冷戰中倒下,是習近平「底線思維」的起碼條件。即是說,中美貿易戰,西方封殺華為、中興兩間中國通訊企業,以至中國的強硬回應,都不能從個別事件加以理解。「博觀約取」就是這個意思。

封殺華為及中興 所為何事

若貿易戰只是為了減低美國貿易赤字,便簡單得多及風險可控。中美貿易戰發展至今,問題愈顯複雜。舉例說美方500億美元商品制裁清單講明是針對「中國製造2025」,即美國藉此阻止中國產業升級,包括阻止中國科技產業發展超越美國的目標。而這又與中美博弈背後冒起的新冷戰戰略有莫大關係。

所謂「新冷戰」,一般指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及組織如北約為一方,而中國和俄羅斯的東方國家為另一方。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對中國不滿,始於近幾年其主流政治精英開始反思一直對華推行接觸戰略(engagement strategy)的成效。他們認為全球化促進中國經濟改革和開放,並沒有像預期使中國成為西方式民主國家,並接受美國主導的世界秩序及規則;反之中國近年還將南海島礁軍事化、強軍路線、「一帶一路」、人民幣石油期貨等都威脅美國霸權。美國過去半年出台的兩份報告,即《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及《國防戰略報告》,將中國列為最主要的競爭對手,對華從「支持、合作」轉變為「壓力與競爭」。

從這個宏觀角度看中美貿易戰,便有所不同。以下幾個例子都說明,只有新冷戰視角才更符合事實:(1)今年3月初美國財政部轄下的外國投資委員會,反對新加坡晶片商博通收購美國對手高通,因為美國軍方擔心,如果博通與高通合併,10年內半導體產業的全球化先驅地位將落入華為手裏;(2)美國商務部4月中宣布禁止所有美國企業和個人以任何方式向中興出售硬件、軟件或技術服務;(3)英國國家網絡安全監督機構也警告電訊行業不要使用中興的設備和服務;(4)澳洲國防部表示要逐步停用華為、中興手機。

這些事情背後有一個陰謀論,就是華為及中興兩間電訊企業與中國情報機構關係甚密。今年初美國六大情報機構,包括中情局及國家安全局的負責人在參議院聽證會中表示,若美國消費者使用華為、中興手機,便會有信息安全威脅。

蘇聯歷史教訓與西方情報機構大規模竊聽

筆者參考了蘇聯解體的一些資料,梳理這個歷史巨變對中國的影響。其中中共得到的教訓是,要加緊對意識形態的領導,以免重蹈蘇共覆轍。網上流傳習近平內部講話,慨嘆蘇聯解體:「最後戈爾巴喬夫輕輕一句話,宣布蘇聯共產黨解散,偌大一個黨就沒了……但竟無一人是男兒,沒什麼人出來抗爭。」「竟無一人是男兒」,喻意蘇共喪失鬥志。而蘇共為何喪失鬥志?習近平認為是它放鬆對意識形態領導的後果。

21世紀是互聯網的世界,互聯網亦是意識形態的載體。習近平於2013年8月19日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的講話在網上流傳,他表示:「思想演化是個長期過程。思想防線被攻破了,其他防線就很難守住。」因此習近平要求幹部在輿論鬥爭面前不是退縮,而是敢於亮劍:「不僅要在網絡上加強控制,而且要落地做人的工作……所在地方和單位要切實管起來。」

習近平亦對境外網絡起戒心,視之為西方「和平演變中國」的手段。2013年正是美國中情局前僱員斯諾登揭露美國情報機關利用互聯網進行「活動能量和規模遠遠超出了世人想像」的網絡監控。習近平「8.19講話」舉出兩個例子:「稜鏡」(PRISM)及「X關鍵得分」(XKeyscore)。

所謂「超出了世人想像」是什麼意思?據斯諾登表示:「當我坐在一部電腦前,只要我知道相應的郵箱地址,我就能夠竊聽任何人,下至平民百姓,上至法官、總統。」

斯諾登還透露一個稱為「STELLARWIND」的大規模未獲授權竊聽美國人通訊的計劃,由國安局直接進入科網巨頭如谷歌、蘋果、微軟、臉書等伺服器監聽。直至2006年5月24日,「STELLARWIND」才得到外國情報監視法庭批准。

斯諾登更透露美國親密盟友英國的情報機構——政府通訊總部——如何操控互聯網。他提及一份文件,記載2012年全球20億互聯網用戶,其中4億臉書的經常用家被這家英國情報機構竊聽的秘密。

大家還記得捲入特朗普競選醜聞的英國公司「劍橋分析」,它利用社交網絡大數據影響用戶政治取態。境外網絡巨擘與外國情報機構如同伙伴,中國不擔憂被「和平演變」才怪。

結論

如果我們將內地進行網絡屏蔽視為身邊不爽的小事,便大錯特錯。從蘇聯解體的歷史經驗,放鬆意識形態掌控、放鬆對西方「和平演變」的警惕,其後果是災難性的。這不止對執政黨而言,更對經濟民生影響負面,如蘇聯解體後首10年,俄羅斯工農業產值和國民生產總值下降了一半。以社會發展指標來看,俄羅斯人均壽命從79歲大幅下降到64歲;男性則短了10年命。普京曾於2005年形容蘇聯解體是20世紀地緣政治上最大的災難。

以美國為首的幾個西方國家封殺華為及中興,根本不是貿易戰的正常舉措,而是新冷戰的部署。美國政治精英近期改變對華戰略,以「壓力及競爭」代替「支持與合作」,這才是「博觀約取」下得出的合理判斷。由此可見,中美貿易戰只是新冷戰一個組成部分。中國民族復興最後一里路,路途艱險!

(作者按:文中引述斯諾登的資料,見Harding, L.(2014). The Snowden Files: The Inside Story of the World's Most Wanted Man. NY: Vintage Books.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