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潤雄荼毒學生必須下台

二十多年前,末代港督肥彭在最後一份施政報告提出臨別忠告,勉勵港人要努力堅持原來的價值、生活方式及高度自治。不過,他也不忘警告市民提防有人為了向北京獻媚奉承會一點一滴的把香港的高度自治葬送。2018年的今天,他的預言很不幸成為事實,從政府到議會到社會賢達都不乏一些為求私利犧牲香港高度自治的人。只是,政治歷練豐富又富洞察力的肥彭也想不到,香港政治精英官員墮落得如此快、如此徹底,他們不但為權位親手葬送香港的高度自治,還不惜顛倒是非黑白,荼毒學生,斷然打倒堅持事實真相的核心價值。最典型的人辦就是那位接替吳克儉當教育局長的楊潤雄。

用詞臃腫更不恰當

說楊潤雄荼毒學生絕對沒有冤枉他。辦教育的人不管是官員、校長、老師都有責任教好學生,透過言教身教讓學生吸收各科知識外還要明事理懂是非。可這位楊局長近幾天留下了甚麼言教、身教?除了污染語言、大話連篇、指鹿為馬外,就是逢迎上意(北京)意旨,死不認錯。

先說他如何污染語言。「香港位於中國南方」這句話事實正確,語意清晰,學生以至一般人都容易明白,不會有誤解。可在楊局長口中,「香港位於中國南方」卻變得語意不清,因為沒有說清楚香港是中國境內的南方還是境外的南方,所以措詞不當,需要修改。可這個事實陳述句本來是個地理位置的描述,不打算也不需要指涉香港的主權、政權誰屬,硬要在簡單的描述句加入太多意思不但令句子累贅不堪,還有可能引來更多誤解,就如把「阿媽係女人」變成「阿媽係阿爸女人」一樣弄巧反拙。

真要按楊局長的意思辦,句子大概該改為「香港特別行政區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的南方」吧。可這同樣語意不清,因為新句子暗示香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前不在國境的南方,跟香港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的官方說法有矛盾。可以說,楊局長式的修辭只是把太多無謂的形容詞、意思加入簡單句子,教學生不知所措之餘更可能令他們遣詞造句變得臃腫不堪,造成更多誤會,措詞更不恰當,這不是在污染語言又是甚麼!

至於大話連篇、指鹿為馬更是路人皆見。中史教科書用上「中國堅持收回香港主權」的寫法不僅法律上正確,政治上也正確。十九世紀中葉後統治中國全境的清廷透過三條正式條約把香港主權與治權割讓予英國,這既是歷史事實也是法律事實。英國政府正是按相關條約的規定自由在香港駐軍、派駐港督等官員,還據此跟其他國家、公司訂定商業協議與批地條款。

既然英國透過雙邊條約得到香港的主權與治權,清朝以及其後才建立的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在法理上已失去香港主權。說中國九七年堅持收回香港主權有甚麼錯、有甚麼不恰當呢?

歷史事實不容粉飾

何況,不管中共已故最高領導人鄧小平的正式講話,或是中國政府包括外交部的官方文件都一再使用收回香港主權的說法。而在中英談判初期,北京官員及官媒更不斷提出「收回主權保持繁榮」作為方針及口號安撫港人。中史教科書的評審把這句話評為措詞不恰當已是荒唐,已是漠視法律與歷史事實,現在楊局長還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堅持「收回主權」的說法不恰當,置歷史事實、法理於不顧。這不是指鹿為馬大話連篇又是甚麼?

還有那句「中共建國,大量內地人移居香港」。這句鐵一般的事實居然被評審指為沒有直接因果關係,容易導致誤解更令人火冒三丈。1949年中國大陸政權易手,中共建政後立時有過百萬內地難民湧入香港,漫山遍野搭起木屋,這兩件事怎可能沒有直接因果關係!

其後至少還有幾波來自中國大陸的大規模難民潮,每一波都有幾十萬人。他們用各種方法包括冒死游過有解放軍開槍、有鯊魚游弋的后海灣、大鵬灣進入香港,有部份更不幸遇難死亡。成功上岸抵壘(到達市區)的幸運兒今天已成老香港,可他們絕對沒有忘記逃難、偷渡的血淚與苦楚。他們就是活生生的人證,以個人的血淚證明中共建政與難民潮的直接因果關係,沒有任何誤解餘地。評審硬說兩者沒有直接關係只是為當權者塗脂抹粉的謊言。楊局長居然不痛斥此等謊言,反映他自願同流合污,為了媚共不惜講大話。

楊局長這樣的言教、身教不是在荼毒學生又是甚麼呢?像這樣的人根本沒資格當教育局長。我們在此強烈要求楊潤雄立即下台。

盧峯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