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傳媒在敘利亞的中國邏輯



林忌

美、法、英以空襲敍利亞的化武設施,去制止敍利亞政府繼續使用化學武器去攻擊其平民,在多數華文傳媒的筆下,往往變成西方「報復」敍利亞政府;這一字之差,實在差之毫釐謬之千里,把西方攻擊化武的行為,說成了有如私怨般的報復,然後就套用中國邏輯,暗示「冤冤相報何事了」,其實等如站在中國政府——以及背後用化武殺人的敍利亞巴沙爾政權的一邊。

西方傳統上左翼有批反戰份子,他們一貫的標準,是反對以暴易暴,常常強調要以對話解決問題;這種理念不能說是全錯,即如果和平是一個可行的選擇,那麼是不應該選擇戰爭;然而對於一個屢勸不改的暴政,對於一些認為你不作軍事行動,就視之為軟弱可欺的流氓來說,以武止武,只能是沒有選擇中的選擇;華文傳媒一味引述這些反戰人士言論,例如說「對方違反化武公約,不代表你有權動武」、「西方軍事行動未得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授權,哪怕自命正義之師,仍有違反國際法之處」等。然而問題的關鍵,在於究竟美、英、法三國,是否一開始就選擇動武以不用和平手段,還是已經用盡了和平的方法呢?而為何不透過安全理事會,要選擇單方面行動呢?

這是傳媒的責任,當在於再次提醒讀者,西方國家這些年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有關敍利亞的議案,究竟有多次被俄國與中國,利用「五強」的否決權所否決;中俄聯手於2011年10月4日否決了歐洲各國要求敘利亞政府軍停火制止殺害平民的決議,2012年2月5日否決了阿拉伯聯盟要求敘利亞各派立即停止暴力的決議,2012年7月19日否決了制裁敍利亞政府軍繼續暴力殺平民的決議,以及2014年5月22日更否決了65國及安全理事會其餘13國,要求就敘利亞戰爭罪行如屠殺平民,送交國際刑事法庭的決議。

2016年10月8日俄國否決停止空襲阿勒坡及保護平民議案,中國投棄權票;一些左翼知識份子不斷質問大家為何不關心阿勒坡圍城的慘劇時,2016年12月5日中俄又再聯手,在安全理事會否決敘利亞各方24小時內停火停攻阿勒坡的議案;2017年 2 月 28日,中俄再次聯手否決制止敘利亞巴沙爾政權儲存發展以及使用化武的議案;而到2017年4月12日、10月24日、11月16日、11月17日、2018年4月10日,則連續五次由俄國否決譴責敘利亞使用化武屠殺平民,重新啟動聯合調查機制(Joint Investigative Mechanism,簡稱JIM),就敘利亞使用化武襲擊作出調查的議案。就中國六次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否決有關敘利亞議案不光彩的角色,華文傳媒至多輕輕帶過,幾乎完全不作批判。

不提出上述七年來各國嘗試以和平方法,以至透過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去制止敘利亞巴沙爾政權以化武濫殺人民的努力,而只是質疑為何要「以武止武」,這種荒謬的立場,就一如中國政府的無恥行徑;中國政府與中國人,一面制止透過聯合國安全理事會解決問題的努力,一面批判其他國家為何不透過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去解決問題,即為賊喊捉賊。

當柏林、尼斯遇到恐襲,這些人就質疑大家為何不關心阿勒坡與敘利亞;當西方國家幻想以和平手段,透過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來解決,最終被中俄否決未能援手,這些人說就因為伊拉克有石油,而敘利亞沒有石油,因為沒有「錢途」而置諸不理;當西方國家決定單方面出兵,以空襲化武設施,這些人反過來問為何不能和平解決問題,為何不能透過聯合國解決;從上述所有的鐵證,都證明了一個事實,在這些人眼中,即千錯萬錯,不是殺人放火的敘利亞的錯,也不是不斷支持殺人放火的俄羅斯與中國的錯,而都是西方民主國家的錯;出兵制止殺人是錯,叫人不殺人不動武,則是虛偽;而殺人放火者與鼓勵殺人放火者,就反而不會被批評,說明華文傳媒的國際新聞,在被中國的民族主義洗腦下,已經完全被親共的立場所擺佈,完全扭曲是非黑白。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