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事最令記者擔心香港的新聞自由?



蘇鑰機 作者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社會科學院副院長

香港記者協會昨天發布了最新的新聞自由指數調查結果,當中包括公眾人士和新聞從業員兩部分。前者在今年1月中訪問了1033名市民,後者在1至2月內訪問了520名新聞從業員。調查反映2017年新聞自由的情况,評分範圍由0至100。

新聞自由評分 整體表現欠佳

公眾人士調查去年的新聞自由得分是47.1,比前一年的48分略低,而且見調查在5年前開始以來的新低。數據顯示,去年下降的原因主要是傳媒批評中央政府及大財團有所顧忌,情况比以往更明顯。

新聞從業員調查的評分是40.3,比過去兩年(38.2及39.4)稍高,主要原因是去年記者感覺採訪時人身安全威脅減少了,獲取資訊方面也有些改善。但記者的感受仍覺得新聞自由比上一年倒退了,73%人有這個感覺;認為沒有變化的只佔23%。

新聞從業員應較了解實際情况,他們的評分比公眾的低很多,而兩個評分都處於低水平。看過去5年走勢,公眾評分持續下滑,新聞從業員評分經歷2015年的最低點,現時稍有回升,但整體表現仍欠佳。

調查顯示,市民認為新聞傳媒在批評時「有所顧忌」愈見普遍,針對中央政府、大財團和特區政府的情况都是如此。新聞從業員認為,業內自我審查情况很嚴重,是影響新聞自由的最主要因素;之後依次是中央政府、傳媒老闆和特區政府。

從附表可見,根據香港記者協會每年揀選與新聞自由有關的事件,過去5年共有30宗。涉及的新聞機構共有6間,包括報刊和電子傳媒。新聞界和政府的關係密切,每年的新聞自由事件中,都有些和政府有關。

這30宗事件可分為5類,出現最多的一類和政府有關,例如2017年的「澳門政府多次拒絕香港記者前往採訪」,共有8宗。第二類是記者採訪遇襲,例如2016年「農曆新年旺角騷亂,記者成暴力襲擊目標」,共有6宗。第三類是傳媒機構的一些行為,例如2017年「壹傳媒售出《壹週刊》」,也有6宗。第四類是有關採訪言論自由,例如2015年「香港大學申請禁制令,禁止商業電台及任何人士發布港大校務委員會會議資料」,同樣有6宗。最後一類是傳媒機構自我審查,例如2015年「《明報》總編輯鍾天祥深夜換頭條」,佔了4宗。

記者認為對新聞自由損害極大的頭11宗事件中,記者採訪遇襲佔4宗、自我審查佔3宗、政治性質的佔3宗、採訪言論自由1宗。可見記者最關心的,主要是採訪人身安全、自我審查及政治問題。

展望未來 似看不見明顯樂觀因素

總括而言,香港新聞自由目前處於低迷狀態,市民和新聞從業員的看法都如是。評分結果一方面反映了業內的不良因素,特別是採訪人身安全和自我審查,再加上採訪言論自由及傳媒經營困難;另方面評分也反映了香港社會整體情况,主要是政治氣壓加劇。一些新聞機構近年經歷了不同事件,影響了市民和業界對新聞自由的觀感。

展望未來,似乎看不見明顯的樂觀因素,而整體社會環境對新聞界產生相當壓力。目前期望新聞自由指數上升是奢望,短期而言能穩住現有水平,不再下跌,已經是不錯的結果了。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