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低俗遇上惡俗


內涵段子程式用戶已經構成一個龐大的群組,並有組織活動的能力,被視為是被封殺的主因。互聯網

習近平在博鰲論壇上表示會加強保護知識產權的同時,中共與資訊科技卻趨向水火不容的地步。一款名為內涵段子的手機程式,被指導向不正、內容低俗、引起網民反感,上周遭國家廣電總局封殺。這款在2012年開始服務的程式,內容偏向低級趣味,不乏下流笑話,有近2億用戶,為中國熱門程式之一。按照外國傳媒的報道和分析,廣電總局下令封殺的主因,其一是習近平不喜歡低俗,但更可能的,是程式用戶已經構成一個龐大的群組,有專門的暗號和術語,並有政治化的趨勢。

內涵段子的用戶常自稱「段友」,喊道「段友出征、寸草不生」,在程式遭到封殺之後,竟然聚集起百輛車子向廣電總局抗議。除此以外,他們就似小說中的秘密組織一樣,以「天王蓋地虎」作暗號,或在馬路上有節奏地響按,用以識別自己是程式用戶。在程式遭到封殺後,中共當局即時下令,禁止國內傳媒報道民眾上街的消息。而在路上隨意響按,更隨時會惹來麻煩。

內涵段子母公司的CEO張一鳴,在程式遭到封殺後,發聲明指「產品走錯了路,出現了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不符的內容,沒有貫徹做好輿論導向」,為此願意受罰。在自由市場之下,產品的好壞取決於市場的受眾,好的產品自然會有它的客源,壞的產品自然會遭到淘汰,是否走錯了路,本應由市場來決定。然而,在一個缺乏自信的獨裁者統治之下,好壞全取決於小撮人的觀感和喜惡。在上位者說走錯了路,在下位者莫敢不從。

一個有自信的獨裁者,面對資訊科技時又會如何處理?由2003年開始領導土耳其的埃爾多安,在2016年遭遇軍事政變,國內的電視台受到發動政變的軍隊控制。當時埃爾多安利用FaceTime傳達訊息,號召支持者上街對抗軍事政變。而他的支持者就透過智能手機,直播民眾上街和對抗軍人的場面,最終令政變流產。當政變結束後,不少網民笑言蘋果和FaceTime救了埃爾多安一命。有評論指出,軍隊成功封鎖機場和主要幹道,並控制國會和電視台,卻忽略了互聯網的影響力,錯用了七十年代的思維去策劃這一場政變,所以才會失敗收場。

獨裁統治也需要順應潮流轉變。但中共面對資訊科技,猶如面對洪水猛獸,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另一方面,中共對於高官的惡行,則有美化的傾向。例如遭「雙開」的中宣部前副部長魯煒,中紀委點名批評時,只談到他「大搞特權,專橫跋扈」,卻隻字不提他參與「人奶宴」的惡行。既然是「人奶宴」,參與的人就一定不只一個;真正遭受處分的,卻只有魯煒一人。

只准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只准高官惡俗,不許百姓低俗。當大搞「人奶宴」的高官老闆仍然逍遙法外之際,平民連丁點的娛樂權利都要遭到剝奪。這樣的國家談開放,只怕騙不了敵人,最終就連自己人都騙不過。

范克 自由撰稿人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