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憑什麼想打贏貿易戰

特朗普宣佈對進口鋼鐵和鋁產品加徵關稅,並聲稱可以輕易贏得關稅戰勝利。反對關稅戰的聲音不僅來自國外,還有來自特朗普盟友與同黨的聲音,特朗普如何可以勝出這場他發起的貿易戰。

封面 Apr
《超訊》2018年4月號

美國總統特朗普突然掀起了關稅戰,3月1日正式宣佈對進口鋼鐵加徵25%關稅,對進口鋁產品加徵10%關稅。他還豪氣萬丈向全球「下戰書」:聲稱美國可以輕而易舉贏得關稅戰的勝利。

那麼,全世界都在關注,特朗普手中有何底牌,令他可以輕易打贏這場戰役?因為他的對手,不僅有中國這樣的新興對手,而且有歐盟這樣的老牌盟友。

尤其是,「攘外必先安內」,特朗普要打贏這場戰役,他的後方鞏固嗎?他的陣營團結嗎?

關稅戰未起 官員先辭職

顯然,關稅戰首先是一次外戰,目的是保衛美國經濟,特朗普甚至將其提升到國家安全的層次。特朗普說:「一個強有力的鋼鐵和鋁製品行業,對國家安全至關重要,如沒有鋼鐵,就沒有國家。」而自然地,此舉引起了包括歐盟、中國在內的貿易夥伴的強烈反響,他們揚言要採取反制措施。

但事實上,關稅戰也是一次內戰。就在特朗普宣佈關稅戰開打的記者會結束不久,傳來了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席科恩(Gary Cohn)辭職的消息。科恩是特朗普經濟政策方面的得力助手,是特朗普稅改的「總設計師」,他幫助特朗普起草了「歷史規模最大」的稅改草案。科恩還一度成為前聯儲主席耶倫(Janet Yellen)繼任者的重要人選。但是他在貿易政策方面傾向於全球化的立場,對關稅戰持反對態度。此前報導,科恩曾表示,如果總統作出徵收關稅的決定他將會辭職。如今傳言成真,證明白宮內部對關稅舉措確實存在激烈的爭論。

科恩辭職後,特朗普團隊中鷹派分量上升。在其經濟高級團隊中,來自華爾街的科恩和財長努欽(Steven Terner Mnuchin)被視為傾向支持貿易自由化的官員,屬於鴿派。而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以及白宮貿易顧問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等,則屬於鷹派,主張對貿易夥伴的不當行為採取強硬措施,尤其是針對中國。媒體報導,一度被邊緣化的納瓦羅可能被特朗普再次重用,這就是特朗普要打貿易戰的信號。納瓦羅曾是加州大學爾灣分校的經濟學教授,在其所著《死亡中國》書中,強烈批評中國的貿易政策。由鷹派團隊主導關稅戰,當然勢在必行,關稅戰難以避免。

夕陽工業受益 民眾叫苦

關稅戰最大的得益者,當然首推美國本土鋼鋁企業。前些年,在來自中國等國的海外廉價產品的衝擊下,美國鋼鐵和鋁業急劇萎縮。《華爾街日報》報導,在特朗普計劃的鼓舞下,一些美國鋼鐵和鋁生產商將重啟閒置工廠並擴大產能,以填補進口鋼鐵和鋁規模下降導致的供應缺口。美國鋁業公司(Alcoa Inc.)計劃在今春重開印第安那州南部一個閒置冶煉廠的部分生產線。美國鋼鐵公司(United States Steel Corp.)表示,該公司將啟動伊利諾伊州格拉尼特城的一座高爐,並召回500名員工。前些年,這座鋼廠的僱員數量從1800名縮減到了730人。美國鋼鐵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官David Burritt盛讚特朗普擁有「強大的領導力」。他在接受CNBC採訪時稱:於我們而言,這就像是一次重生。諮詢公司Trade Partnership估計, 美國鋼鐵業有望因此增加33000個工作機會。
但「殺敵一萬,自損三千」。關稅戰下,並不是美國所有的產業都如此受益。美銀美林3月13日發佈報告稱,美國對進口鋼鋁產品加徵關稅「得不償失」,包括汽車、運輸等在內的10個下游產業將會受到負面影響,這些產業僱用的工人達1500萬,受益於關稅的產業工人不過是300萬人。

美國製造業進口數量龐大的鋼鋁,用於製造汽車、家電、醫療器材,提高關稅即提高這些產品的成本。媒體報導,西雅圖名為「機械師」的公司是一家從事精密部件加工的公司。該公司市場總監湯姆森表示,公司經營業務需要使用來自世界各地的鋼材,徵收高關稅後生產成本不可避免地將要增加。因此他堅決反對美國本土的鋼材製造商抬高價格。

成本上升的結果,必然會轉移到民眾身上,最後還是民眾買單。房屋建築耗用大量鋼鋁。西雅圖金縣(King County)及斯諾霍米什縣建築商協會的政府事務經理帕提森認為,如果關稅的全部費用轉嫁給住宅建築商,則每套住房的成本將上漲約3000至5000美元。汽車也是鋼鐵和鋁的耗用大戶。晨星(Morningstar)分析師預計,新受關稅影響,汽車價格整體會上漲1%。也就是每輛新車售價增加大約300美元。美國國際汽車經銷商協會(American International Automobile Dealers Association)首席執行長盧思克(Cody Lusk)稱,漲價可能會令精打細算的消費者望而卻步,從而導致汽車銷量和汽車相關的工作崗位下降。他表示,經銷商們擔心貿易戰會令本已不景氣的汽車銷售市場遭到進一步衝擊。

選舉票倉遭殃 政治盟友倒戈

從政治版圖上看,特朗普的新關稅政策及其引發的貿易戰,可能傷害的正是助他入主白宮的各州。仰賴製造業最重的五州阿拉巴馬、印第安那、愛阿華、密西根和威斯康辛州,在2016年大選全都力挺特朗普。如果這些州的經濟受損,就有可能導致對特朗普的支持度下降。

這也不難解釋,對關稅戰,反對聲音不僅來自國外,來自民主黨對手,還有來自特朗普陣營內部,包括其盟友、智囊、同黨。共和黨大金主艾伯哈特(Dan Eberhart)5日致函特朗普,要求他重新考慮對進口鋼鋁課徵懲罰性關稅的決定。他說,「雖然我強烈支持政府的促增長政策和能源統治議程,但對鋼鐵徵收廣泛關稅有可能危及美國復甦的石油和天然氣行業,從而導致意想不到的後果。」 因為會「導致我們從國外採購更多的成品並減少我們在美國工廠的生產。」 據報導,越來越多的特朗普盟友加入了反對陣營。

值得注意的是,在大多數議題上支持特朗普的保守智庫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也批評了這一舉措,其依據也是關稅戰得不償失。傳統基金會的研究員懷挺(Tori Whiting)寫到,「在國家安全的幌子下限制進口將會增加美國眾多製造商和消費者支付給這些基本商品的價格,並使數百萬美國工作面臨風險。」「限制這些重要的進口,這不符合美國經濟的利益,也不符合美國『被遺忘的男人和女人』的利益。」

最具分量的反對者,來自於最有分量的共和黨人士。眾議院議長保羅•瑞恩(Paul Ryan)在5日通過發言人發表聲明稱,非常擔心貿易戰造成的後果,正在敦促白宮不要推進這一計劃。聲明稱,新的稅收改革法已經促進經濟發展,我們不想讓這些成果遭到破壞。CNN報導,國會領導人並沒有排除採取立法行動阻止特朗普的可能,但目前的重點還是在對特朗普進行遊說。

在關稅戰打響後,特拉普面臨兵家大忌的兩面作戰。因為特拉普不僅要面對來自中國、歐盟的反制,還要面臨來自美國國內的反對聲浪。可以預料的是,特立獨行的特朗普不會輕易讓步,貿易戰會打下去,但「攘外必先安內」,特朗普的「安內」戰役,肯定要付出很高的政治代價。

文/劉瀟雨,《超訊》2018年4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