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薪資停滯 政府介入?

台灣就業市場普遍低薪,造成技術人才和青年人口前往中國就業領取高於台灣一倍薪資的現象。中央銀行認為台灣生產力提高但薪資停滯,「政府絕對有必要介入」,且應站在弱者的一方。如果政府坐視,恐使弱勢勞工處境更加不利。

須有效提振內需

政府介入的方式包括鼓勵企業加薪,政府給予稅務優惠;提高最低工資;推升物價帶動薪資上揚;對企業主道德勸說;採強制性手段促使企業加薪。

對相信自由經濟的國家來說,勞動市場也是自由市場的一個重要的部分,薪資也須由供需律決定,政府不得干預。然而,自2008年美國金融崩盤之後,金融危機有如出柙猛虎,除了政府沒有任何部門可以馴服猛虎,於是史帝克里茲、克魯曼等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們紛紛鼓吹國家介入經濟部門,阻止貧富兩極化的惡化、從嚴監管銀行的治理與運作、保障弱勢、重申金融秩序與法尊。台灣央行表示,理論上薪資由市場供需律決定,但現實上勞動市場失靈是常態,技術的改變、金融化、全球化以及工會密度的下降,造成全球勞動市場失靈,非政府介入不為功。

換句話說,勞動市場失靈是全球的現象,並非只是台灣的問題。台灣的勞動生產力成長高於薪資成長率,但普遍出現薪資成長停滯,據央行分析,主要是勞動報酬佔GDP的比重下降,出口的報酬追不上物價,而健保等非薪資報酬比重上升,導致低薪的難以撼動。政府應有效提振內需,才能讓勞動需求保持在高水位,創造新的就業機會,並應提出適當的財政、勞動和結構性政策,才可增強勞動市場的彈性與效率。

1992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貝克說,英、德、法等西歐國家的失業率原先都遠低於美國,但上世紀最後10年失業率不斷上升,大幅超過美國,歐洲國家有關所得和就業條件方面的法令限制,增加的速度也比美國快。由此可見,「政府如果過度干預勞動市場,所帶來的壞處會比好處多得多。」貝克說。

市場比政府聰明

全球化的惡果部分迫使國家干預經濟部門,但須注意不能反客為主、不可多增法令、不可強制執行、不可過度干預,須以與企業和勞方合作協商的態度討論,畫出政府干預的界線,希望只在消除頑強障礙的部分借助政府之力,其他部分政府應縮手旁觀,畢竟「市場遠比政府聰明」。台灣央行要小心政府干預的惡果和習慣。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