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两岸关系:危机即转机

2018413两岸.jpg (393×404)

(一)

此次习大帝于两会结束之际,向台湾发出了严厉的警告,大有下最后通牒的味儿,已为世人尽知。

我以为,从一个方面看,眼下习当局仍主要在演戏。明里是在震慑台湾当局尤其所谓独派势力,不要以卵击石。暗里是在劝喻美国,不要打台湾牌,于你这是一笔不划算的买卖。

不过从另一个方面看,中共自五十年代这出戏就一直在排练,习当局对于这出戏也是排练了又排练,确乎作出了假戏真演的充分准备。如果他认为条件成熟,或以为有助于转移危机,我相信习当局是敢下武统决心的。

(二)

先说第一个方面。

就中国历史而言,中原王朝从来不会容忍一个敌对小朝庭长期偏安一隅的。面子上挂不住,这样的情况怎么说都是打中原王朝的脸。更重要的是,一旦对方坐大,就等于成了自己的掘墓人。至于什么国家民族大义,那当然是忽悠小民的把戏。而小民乐意听此忽悠,则为朝庭巴不得。所以,中共念念不忘解放台湾,或祖国统一,是为根深蒂固的皇国情结。这样的皇国情结一度非中国所独有,但是今天的时代,多数中国人的乐此不疲无疑为当局壮了很大的胆。   

历史也给了中共一个武统的好机会,便是它的建政初期。当时,唯一有实力帮助台湾国民党当局抵御中共武力讨伐的美国,已经不打算深度卷入远东事务。当然对战败国日本属于例外。而抗战胜利后重启的中国内战,主要是中国的悲剧,不属于对中、美、苏、英这几个战胜国奠定的新秩序的蔑视。因为它不过是抗战前国共内战的重新上演,性质上并不同于东欧对西欧的敌意,更不同于北韩对南韩的解放战争。前者主要是一国之内的旧恩怨,后者完全是世界范畴的新是非。更重要的是,中共政权挟席卷大陆的余威,此时武统台湾,士气上、民心上大可利用。即使一时不能奏效,也能巧言掩饰过去。它要做的工作,是不去卷入韩战,也就是不与西方明显为敌,再用上三五年时间,完成渡海作战的装备准备。这样的情况下,它有很大的胜算解决台海问题。

卷入韩战,使时机不再来。只一个奈何不了美国的第七舰队,便什么大话都不消讲了。日后,毛泽东对抗美援朝颇有悔意,是可信的。他当然不是认识到了抗美援朝乃是对战后世界和平意愿的冒犯,也不会是检讨参战的动机,是他欲在斯大林死后争当共产阵营盟主,属于狂人心理,而是懊悔解放台湾因卷入韩战从此泡汤。毕竟,他若解放不了台湾,即使做上了共产阵营的盟主,说话的中气也不会充足。

韩战停战以后,毛泽东和中共要实现武统台湾梦,就只有靠世界格局的变化了。一度,毛泽东深信东风会要压倒西风。然而,世界格局不依毛泽东和中共的意愿而演变。不但东风没有压倒西风,而且东风的步调大紊乱。一是东欧的存在,靠的是苏联红军的坦克,并无真正的凝聚力。二是克里姆林宫不论谁掌门,都不可能把盟主位置让给毛泽东,那意味着要抽掉苏联大厦的顶梁柱。可叹的是,绝对权力已使毛泽东不再是抗战前尚能自律的毛泽东,膨胀的个人野心如今又蒙蔽了他的眼睛,居然以为给苏共加上个“修正主义”罪名,就能让自己赢来巨大的道义力量。屋漏偏逢连夜雨,本意是打造称霸世界实力的大跃进运动,未曾料到以惨败告终,面对饿殍遍地之惨景,党内出现了要求对此追责的意向,尽管不是很严重,这一切不改变,休说什么解放全人类,改造全中国,只一个武统台湾,就只能搁一边了。有理由认为,这也是毛泽东日后不惜发动文化大革命的考量之一。

文化大革命的演进,较之大跃进的演进还要不可控,这是必然的。大跃进恶果的承受者主要是农民,那不过是一堆原材料罢了。文化大革命首先冲击的却是对毛泽东思想跟不上趟的官僚阶层,他们就不是普通的原材料了。他们当然不能想象离开党和领袖过日子,但是失去权力一样过不了日子。几番斗法下来,官僚阶层固然原气大伤,毛泽东一样心力交瘁。这一来,中共既无力也无心武统台湾了。

毛泽东到底死了,中共官僚阶层终于长出了一口气。正确定义文化大革命,不可以不谈这一点。但是在“祖国统一”的问题上,新的掌权者仍旧无力也无心。因为,如何保住统治不崩盘,已是中共的头等大事。当然,官样文章不能这么写。

改革势在必行,然而谈何容易。就台湾问题而言,本来随着改革开放,大陆各阶层就得以看见海峡那边的情况比这边强多了,民心由此变化。另者,要推进改开,一要和平环境,二要给世界一个好的印象。于是,只要台湾不闹独立,再启内战就不免理由勉强。诚然,硬要开打,军队仍会听命令,这已为越战和六·四所证明。但是,即使不惜代价占领了台湾,还有一个征服人心的问题。中共拿什么征服台湾人心呢?因为便是大陆,中共得民心的时代也不过是58年前,姑且不说这个民心何其愚昧,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偏偏中共又弄出来一个六·四,丑陋加愚蠢的嘴脸又一次暴露在全世界面前。不把这个后遗症消化掉,武统台湾,就会是没事找事做,甚或是作死。江泽民、胡锦涛时期大唱和平统一经,既是无奈,亦是明智。

认为今天的习当局在台湾问题上仍主要在演戏,仍旧首先籍此转移社会严重不满的视线,理由就在这里。

(三)

再谈第二个方面。认为今日的习当局在台湾问题上纯粹在演戏,也不尽然。很简单,情况发生了变化。

突出的变化一是改开后综合国力的大增长。地缘政治和大国博奕,须靠实力发言,已然定理,它决定了专制大国土豪心态的必然膨胀。在这样的心态驱使下,傲慢与任性是随时都会出现的事儿,哪管什么骨肉相残不相残。

二是美欧的政治正确者暴露了它们“欺软怕硬”的一面。二战已过去了几代人,切肤之痛早已淡化。历史告诉了我们,战后美国抛弃国民党政权,当时,国民党政权确实很有点烂泥巴糊不上墙的味儿,而中共伪装的阳光一面不由人不生幻想。延安美军观察组发往华盛顿的报告,不会不起一点作用。若非韩战,美欧的远东政策不会大调整。日后卷入越战,相当程度上美国属于亡羊补牢之举,却因时过境迁,对地缘战略的掌控上落了个徒呼奈何。不过,迄至越战结束,美国对中共的政策还主要不是理念变化问题,而主要是战线过长、力所不逮的问题。美国对中共的政策出现理念上的重大变化,是中共改开以后的事儿。它坚信中共会和平演变。从理论上讲,美国有相当道理,终究时代不同了,实际,今日大陆人心乃至党心已经“和平演变”。不过从时效上看,这样的政治正确就有一半属于为“欺软怕硬”找托词。事实上,当普京吞并克里米亚,美欧只能谴责,看在眼里的北京怎会没有自己的新盘算。具体到台湾问题上,北京有七成以上的把握,一旦开战,美欧一定会谴责北京,也会给予台湾后勤支援,甚或经济上制裁中共,乃至南海禁运,却不会派军队保卫台湾。而北京要的就是最后这一点。所以,认为北京至今不曾武统台湾,是顾忌山姆大叔的一定会武力介入,不免好笑。那么,北京还顾忌什么呢?

顾忌的是接手一个烫手山竽,一旦无力善后,诱发祸起萧墙。

具体地说,自台湾实现民主转型,且民主建设日渐成熟,中共就有苦难言,如梗在喉了。例如,象先前那样唱极力抹黑台湾的种种鬼话,谁还听得进去?新的情况下,只要台湾不公然独立成为台湾国,中共武统台湾真还做不到师出有名。那无异于一个恶霸肆意欺凌一个与世无争的弱女子,不但会引发外面人的公愤,而且会引发恶霸家人的看不顺眼。可以肯定地说,今天的时代,一个极权政权对一个民主社会大动干戈,世界的反感是必然的,因为还意味着对自由世界的赤裸裸挑战。至于大陆,如今已不会有很多年轻人内心里支持内战,相比大陆这块精神上、道德上的荒原,台湾已然一块绿洲,呵护它还来不及,大陆究有什么道理摧残它。今天的习当局当然是个大土豪,但土豪或多或少也是明白众怒难犯道理的。

当然更重要是政权与社情不稳、公权力信誉扫地的顾忌,这是根本的、致命的问题。全面维稳,早是中共的头等大事。如今,维稳任务有增无减。这不是新闻了,重要的是中南海无人知道这日子何日是个头。中共政治局诸公,想必想起这事儿就头皮发炸。这等于是前庭、后院乃至厅屋里都埋有地雷,不把地雷排除干净,是睡不好觉的。连觉都睡不好,侈谈什么呢?

今天习当局聊以自慰的是,借助于新的技术权能和掌控的庞大资源,党内外均已被压制得只能屈服,尽管屈服不是诚服。它要武力解决台湾问题,一要寄希望于台湾执政当局的重大失策,让它抓住把柄。二靠维稳机制和工具的进一步完善,能够把反对行为都扼杀在萌芽状态。在此之前,它只能走着看。

但是这个走着看,仍旧包含了相当的不确定性。

因为在中共政权有意无意的刺激下,台湾当局能否长期保持明智决断也是让人存疑的。我说过,今日的蔡英文较之当年的陈水扁,巾帼强于须眉。但陈水扁这样的政客在台湾应非孤例。怕就怕蔡英文任满以后,新上台的台湾领袖面对习当局不按常理出牌而产生误判。具体地说,台湾新生代因憎恶大陆专制而要求独立,符合民生、民主理念,但现实政治要求审时度势乃至妥协,也不全错,执政当局需要兼顾。

习当局会不会出现误判呢?这个概率恐怕更加大一些。五年多来,习近平怎么看都成了一个宫庭斗争的胜利者,但是他的每一个具体胜利都经不住推敲,都属于表面胜利。突出如他从集权到独裁,不是建立在军功、政绩、人望之上,而是建立在文臣武将皆不干净,只能自保之上,也就让习、王有了条件各个击破,分而治之。如果说头两年他的反腐曾让他赢得相当民望,那么上台三年后随着经济下滑,那点资本就基本无存了。如今,他只能在森严的警卫下、在侫臣的谄媚下过日子,无从接触真实民意。此事对于大独裁者势必走向狂妄的病态心理,是个高效催化剂。

这样的催化剂的功效是不可量化的,拿最近的习金会来讲,怎么看都象是三胖耍弄袁二,后者反映的更多是在突发情况下的进退失据,所以,只要习近平自以为深得民心,认定统一祖国是理所当然的壮举,形势变化特别宫廷斗争,又迫使他需要露上一手,三五年后,下令武统台湾并非无可能。

(四)

若果如此,会出来什么样的连锁反应?

我以为,大陆拥有压倒台湾的军力,一旦诉诸武力,或许时间上解放军用不了一个月就能占领台湾。前已述及,面对此情此景,世界会大哗,会尽一定努力帮助台湾民主制度,但大举出兵对抗解放军的可能基本没有,所以,台湾会迎来空前灾祸。

但是,台湾定会反弹,别看蓝绿平日里吵得厉害,不堪专制统治的问题上却会迅速达成一致,否则,任何势力在台湾都会没有位置,特别南部民意不会乖乖儿就范,地理上也利于接受外援。这样一来,中共要巩固胜利,对外不免要冒与世界为敌的风险,对台湾则必须全面军管,对大陆更须加倍高压。时间将是重中之重。中共断无能力一年之内让台湾服服贴贴,这样的情况只要持续一年以上,大陆经济就会受不了,相应地就是中共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此时此刻,民众的抗争行为虽难以掀翻中共统治,但中共上层的内斗内哄却会是习当局的致命性威胁。很显然,若一切顺利,中共上下自会弹冠相庆,皆大欢喜。弱智的民族主义群体也会倍感精神振奋,甚至带动全民加倍颂圣。但更大的可能是中共接手了一个烫手山芋,想甩都不行了。当疲于应对种种麻纱仍无济于事,红色权贵就会迁怒于亡国之君的莽撞,社会各界就会诅咒新的纳粹头子和纳粹党。很有可能,中国国运的转机就在这里。

这样的前景,我以为中共上层有识之士不会一点都不考量,但是我度习大帝从来没有读懂过历史。向来如此,独裁者总是会要高估自己的,总是会多多设想于它有利的一面。如果不是这样,这世界就不会有什么邪恶力量作乱了。例如,当年的德、日法西斯分子,若能冷静地考量种种不利因素,它们还会冒险么?

这并不是说习近平就必定会成为希特勒或东条莫机。说不定,他想成为那两人于他都没有机会。如今,习当局对内对外的四处出击分明招致了广泛的反弹。很多人关注他的强势一面,却忽视了他脆弱一面,他是在强充英雄好汉。受到吹捧时会得意忘形,遭到反击时就不免恼羞成怒,最终都是走向疯狂。有可能,他尚未来得及下令武力攻台,他就被赶下台了。这意思是说他如果运气好,能够再掌权五年、八年,他在末日路上狂奔的可能性非常大。毕竟,希特勒如果在德奥合并前就死于非命,毛泽东死于反右派运动之前,世人对此二人的评价就会全然不同。这道理当然适用于习近平。未来的几年,他一定还会狂奔。例如,经济严冬会逼迫他设法转移民怨,经济阳春会诱使他急欲再整乾坤,反正不会消停。

但现在的我们不宜多谈莫测的天意,应谈的是常情常理和一般逻辑。看来,上层那帮知青无非山中无老虎,当然就是猴子充大王,习近平再掌五年权的可能性非常大。这就足够了,足够他在末日路上进一步狂奔了。从他五年多来的表现看,弱智又好大喜功,已经无解了。

再回到本文主题上来。习近平在未来的五年内若强行解决台湾问题,短时间内于台湾会是灾祸,于中国却会是完成文明转型的重大契机。届时,台湾为中华民族作出的牺牲将会得到世人的公正评价和缅怀。这样的前景展望近乎冷酷无情,但这笔账只能算在凶残的红色权贵头上。

但愿中国的文明转型有更好的契机。

罗祖田,民主中国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