澤林:喜馬拉雅的稀薄空氣

China Besuch Khadga Prasad Sharma Oli (Getty Images/L. Zhang)
自2016年3月訪華以來,紐帶日益緊密:奧利和中國總理李克強

尼泊爾與迄今的強鄰印度漸行漸遠,同中國的關係日見緊密。德國之聲專欄作者Frank Sieren認為,對這個貧困國家而言,對北京的依賴性增加亦有風險。

他的全名本是卡德加‧普拉薩德‧沙爾瑪‧奧利(Khadga Prasad Sharma Oli)。因其觀念左翼,人們也把這個一月前宣誓就職的政府總理徑直稱為K.P.奧利。現年66歲的這位馬列主義政黨-聯合馬列(UML)主席已有過一次在加德滿都掌舵的經歷。不過,他的黨與達哈爾(Pushpa Kamal Dahal)為首的政黨-毛主義中心(MC)之間的權爭卻迫使他任職一年後便於2016年7月走人。如今,這一糾紛已成往事。今年2月底,喜馬拉雅國的這兩個共產黨決定,建立左翼聯盟,攜手共事。這是一個歷史性事件,有可能使這個貧困的國家終於獲得某些穩定。而對北京來說,此乃好消息。

動蕩20年

過去的20年,對夾在印度和中國之間的尼泊爾而言,是極動蕩歲月:1996至2006年的內戰導致1.6萬人喪生;2年後,該國才取消了君主制;此前,在240年時間裡,尼泊爾是印度教王國;民主化過程進展緩慢:至新憲法得以確立,用了9年時間;不穩定的聯合政府一個接一個,從2006年起前後共產生了11位總理;2015年的大地震更使這個3000萬人口的多民族國家愈加動蕩。由於高失業、基礎設施破舊、腐敗盛行,尼泊爾依然是世上最貧窮國家之一,-甚至比鄰國不丹、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國還窮。

對尼泊爾而言,由於地理和文化上的接近,最大鄰居印度在傳統上扮演著重要角色。新德裡支持該國走向多黨民主制,2015年,率先向尼泊爾地震區提供了大批救援物資。當然,援助並非無私之舉:印度要求即時獲得有關尼泊爾所有一切的精確報告,似乎尼泊爾是印度自家後院的保護國。尼泊爾最大周報"Astha National Weekly"的一名記者問道:"其外交官頤指氣使,猶如副國王。難道,我們不是主權國家?"這一問話點明了兩國之間力量懸殊這一關鍵。

單方夥伴關係終結

印度人有點兒過分了。單邊戰略夥伴關係日漸式微。尼泊爾與印度漸行漸遠。在相關問題上持明確立場是K.P. 奧利總理成功的支柱之一。一大關鍵事件是兩國間的一處交通及經濟封鎖。雖然這一封鎖行為只得到印度政府的非正式支持,是對2015年9月生效的尼泊爾新憲法作出的反應。新德裡指責新憲法歧視在尼泊爾南部平原生活的印裔少數族群。

封鎖行動造成嚴重後果。食品、取暖用天然氣和燃料不能運入這個被山圍住的國家,- 而且是在地震发生後數月、山區嚴冬將至之時。加德滿都稱印方的干預是攻擊行為和敲詐企圖。由於奧利總理公開站出來反對新德裡,在這一大衛和哥利雅之間的力量懸殊的斗爭中,他成了很多人心目中尼泊爾不畏強暴的象徵。

為了不再只能跟著這個大鄰國的指揮棒轉,這個喜馬拉雅袖珍小國強化了與中國的聯系。也可以說,強化了共產黨和共產黨之間的關係。封鎖行動发生後僅一個月,奧利即前往北京,會晤中國總理李克強,達成一系列經濟合作協議。根據其中的一項協議,尼泊爾向中國開放港口和貿易通道,從而使印度作為資源接收者和重要進口通道的重要性明顯減少。中國向尼泊爾提供高達2.16億美元的貸款,在旅遊勝地博卡拉(Pokhara)市修建國際機場。

中國帶來投資

此前,中國人已在尼泊爾投資,並引起懷疑:2014年,中國就已成了這個山國的最大外來投資人。今天,中國商人在尼泊爾的各個領域活動,-從華為、中興這樣的電信企業、到中國國際廣播電台這樣的媒體,直到由國家出資的語言學校和水利專家,應有盡有。僅2017下半年,中國人就在這個小國投入了近8000萬美元,佔全部外來投資的60%。在同一時間裡,印度的投資不到中資的一半。還有,北京派來遊客:去年,超過10萬人。今年,其數量無論如何都會到達到15萬。現在,大多數尼泊爾留學生不再去印度,而是去中國。

不顧印度的意願,2017年5月起,尼泊爾正式支持北京龐大的"新絲綢之路"基礎設施項目。印度感覺受到了這個百年項目的圍堵。其實,北京並不只對與尼泊爾更緊密合作感興趣。北京也樂見印度參與新絲綢之路,當然,是以自身戰略游戲規則為基礎。比如,北京計劃延長青海-西藏-鐵路,經由加德滿都,直抵毗鄰印度的藍毗尼(Lumbini),並以此作為誘餌。若然成功,印度將難以繼續對經由自家門口的新絲綢之路上的貿易持冷淡態度。地區的人們會示威抗議,構築街壘。這是北京的一招辣棋;何況,一旦有必要,中國士兵便能夠通過這一鐵路快速抵達印度邊界。

尼泊爾談判地位有利

轉向北京使加德滿都處於有利談判地位。德裡眼下也願對被加德滿都視為不平等的協議舉行談判。為了不讓尼泊爾落在北京手裡,印度現在甚至也願意考慮許可來自第三國的武器進口;兩國間的邊界也要更加開放。然而,很可能,已經太晚了。在加德滿都左翼政府治下,中-尼關係將更加密切。新德裡將不得不接受這樣的現實:中國來了,為的是呆在這裡。印度未來的角色只是,不要讓中國過於張狂。北京已看到了這一點,建議在地區實現三方合作。不過,迄今,印度國內無人願意走這一步。

眼下,對尼泊爾來說,最重要的是,不要因有了新夥伴而忘乎所以。尼泊爾不能像斯裡蘭卡那樣在金融財政上淪入過度依賴中國的境地。由於貧窮的島嶼國家斯裡蘭卡深陷債務沼澤,北京得以通過買下該國南部一港口而擴大其在印度洋的戰略存在。這是一項償債協議的一部分。在喜瑪拉雅的稀薄空氣下,聰明地保持平衡是一大挑戰,-不僅對尼泊爾,對印度和中國來說,也是這樣。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澤林20多年來生活在北京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