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高科技產業能否擺脫美國

2016年,徐俊傑創立了一家主要為工業用車生產電子錄音設備的創業公司。
2016年,徐俊傑創立了一家主要為工業用車生產電子錄音設備的創業公司。

BBC中文記者丹尼 (Danny Vincent)

徐俊傑相信,他正在工作的地方是中國的硅谷。

對這個28歲的年輕人來說,拔地而起的摩天大廈、咖啡店和扎堆的創業公司,便是他在中國版的舊金山灣區工作的最好例證。

徐俊傑是一名出生於杭州偏遠村鎮的企業家,這也是他現在生活和工作的地方。技術創新為他提供了改變自身境況的機會。

"在過去,我不得不花費大量時間在註冊公司和募集資金上。但現在,這些都不足為慮了,"他說道。

2016年,徐俊傑創立了一家主要為工業用車生產電子錄音設備的創業公司。這種錄音設備可以監控車輛在路上行駛的性能,如同用於空難事故調查的黑匣子。 作為杭州市的一千家科技創業公司之一,徐俊傑得到了政府的補貼和優惠政策。

"我們可以站在像百度、阿里巴巴和騰訊這樣的大公司肩上,利用他們的成功,再結合我們在行業中了解的技術,"徐俊傑說。 "杭州的氛圍對應用技術的創新很有幫助,"他補充道。

中國的科技發展方式常被指責缺乏一個像硅谷這樣擁有2.8萬億美元技術集群、並有蘋果和谷歌等科技巨頭紛紛駐扎的創新樞紐。從北京中關村到深圳欣欣向榮的景象背後,中國的創新常被西方視為一種商業的解決方案:努力把技術和產業相結合,實現技術普及,並以利潤最大化為目的。這與創造和發明新的技術相悖。

本月早些時候,因中國通訊公司中興(ZTE)沒有懲罰與伊朗有貿易往來的員工,美國對中興頒布了出口禁令。這引發了人們對於中國過度依賴美國技術的擔憂,很多人認為,這種依賴可能會給中國的產業帶來災難性後果。

加利福尼亞大學伯克利分校東亞研究所講師吳霽虹(Jihong Sanderson)認為,中國的技術中心是全球整體性的系統的一部分,它不應被孤立看待。

"中興並不會'製造'手機——實際上這是一個整體的生態系統,在相互依存的關係中共建產品,並提供服務,"她說。

徐俊傑
徐俊傑(左)堅信,技術的應用是創新的一種形式

"為了禁止向中興出售元件,谷歌(Google)、高通(Qualcomm),以及Acacia、Lumentum和Oclaro等一些不太知名的美國公司的業務紛紛被關閉。這種行動針對的雖是單個的公司,但它為每一家在美國開展業務、或設立總部的公司都帶來了風險。"吳霽虹補充道。

2017年1月,中國政府宣佈,將設立一個由國家網信辦和財政部共同監督的1000億人民幣基金,以助力2015年提出的"互聯網+"計劃。這項由國家主導的計劃致力於鼓勵互聯網公司與製造業和其他行業相融合。

"外國人認為中國缺乏生產技術的創新,他們認為我們不能從頭開始。這就像我們不能空手造出iPhone一樣。但是,一旦有了iPhone,我們可以改進應用程序以更加貼近用戶體驗,這是我們擅長的。但我認為,應用技術和生產技術也同樣重要,"徐俊傑說。

"我不相信技術可以存在於空中樓閣上,"來自硅谷的文化史學家皮耶羅·斯加魯菲(Piero Scaruffi)說。 "舊金山灣區的社會在諸多方面都很特殊,事實證明,當技術來到時,他們做了與技術毫不相關的事情。在硅谷,我們不使用'技術'這個詞,這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他補充道。

ZTE
美英雙雙對中興出手。

但杭州的徐俊傑堅信,技術的應用是創新的一種形式。

"在政府的指導下,更多的資金將投入基礎技術的創新,更多的人才也將參與到基礎技術的研究中,"這位企業家說。

"我很難相信,中國會在一二十年內就能挑戰英國、美國或德國的科研中心地位。但是阿肯色州的農民可能不會用他的智能手機購物。中國非常擅長通過技術應用來大程度地改變社會,"斯加魯菲補充說。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