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秉權:請批鬥戴耀廷和毛鄧江胡習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早前到台灣一個論壇說,一旦「反專制」成功,可建立一個民主國家,可以考慮成為獨立國家,大家可以根據國際人權公約而有人民自決的權利。這些說法是政治學的「ABC」,非常理論化,但卻惹來港澳辦、中聯辦、特區政府、建制派和建制團體的狂轟濫炸,左報天天「戴妖、戴妖」,呼籲「速炒」戴耀廷。

如果戴耀廷的言論犯法,請指出他是觸犯何罪(不要像「一地兩檢」般拿不出具體法律條文),速速將他拘捕;如果他只是行使言論自由,請勿文革式批鬥。

如果批鬥愈演愈烈,那麼學者還能不能研究「中國威脅論」?還能不能分析政權的興衰更替?中共以前做了大量蘇共倒台成因的研究是不是居心叵測?

看看幾代領導人言論

如果批鬥戴耀廷,請以同一標準,把中共5代領導人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和習近平都好好批鬥一番,因為他們曾經實際「分裂國家」、「搞獨立」,亦有不時「亡黨亡國」掛嘴邊,說些假設性的說話,生怕中共「命不久矣」,與希望中共「長命超過百二歲」的人大有「唱對台」之勢,非常「大吉利市」。

請看看幾代領導人的言論。

「索性分裂去謀各省的分建設,實行『各省人民自決主義』。二十二行省,三特區,兩藩地,合共二十七個地方,最好分為二十七國。湖南呢?至於我們湖南,尤其三千萬人個個應該醒覺了!湖南人沒有別的法子,唯一的法子,是湖南人自決自治,是湖南人在湖南地域建設一個『湖南共和國』。我曾着實想過,救湖南救中國,圖與全世界解放的民族攜手,均非這樣不行。湖南人沒有把湖南自建為國的決心和勇氣,湖南終究是沒辦法。」——〈湖南建設問題的根本問題——湖南共和國〉(毛澤東,1920年)

「中國缺少的東西固然很多,但是主要的就是少了兩件東西:一件是獨立,一件是民主……他們(袁世凱、黎元洪、馮國璋、徐世昌)口裏的憲政,不過是『掛羊頭賣狗肉』。他們是在掛憲政的羊頭,賣一黨專政的狗肉。」——〈新民主主義的憲政〉(毛澤東,1940年)

按批鬥者的標準,毛澤東的頭像還有沒有資格留在天安門城樓上和印在人民幣之上呢?

再看看鄧小平以降的領導人。

「一個黨,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如果一切從本本出發,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進,它的生機就停止了,就要亡黨亡國。」——〈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團結一致向前看〉(鄧小平,1978年)

「讓老人、病人擋住比較年輕、有幹勁、有能力的人的路,不止是四個現代化沒有希望,甚至於要涉及到亡黨亡國的問題,可能要亡黨亡國。」——〈精簡機構是一場革命?〉(鄧小平,1982年)

「不堅決反對腐敗,必將亡黨亡國。」——江澤民觀看《生死抉擇》後的講話(江澤民,2000年)

「這個問題(反腐)解決不好,就會對黨造成致命傷害,甚至亡黨亡國。」——中共十八大報告(胡錦濤,2012年)

「物必先腐,而後蟲生……腐敗問題愈演愈烈,最終必然會亡黨亡國!」——十八屆中央政治局第一次集體學習(習近平,2012年)

「蘇聯為什麼會解體?蘇共為什麼會垮台?一個重要原因是理想信念動搖了。最後『城頭變幻大王旗』只是一夜之間。教訓十分深刻啊!全面否定蘇聯歷史、蘇共歷史,否定列寧、否定斯大林,一路否定下去,搞歷史虛無主義,思想搞亂了,各級黨組織幾乎沒有什麼作用了。為什麼我們要毫不動搖地堅持黨對軍隊的領導?就是從蘇聯解體汲取的教訓。蘇聯軍隊非政治化、非黨化、國家化,解除了黨的武裝。出來幾個還想挽救蘇聯的人,把戈爾巴喬夫弄起來,沒搞幾天又被反過去了,因為專政工具不在他們手中。葉利欽站在坦克上發表講話,軍隊完全無動於中,保持所謂『中立』。最後戈爾巴喬夫輕輕一句話,宣布蘇聯共產黨解散,偌大一個黨就沒了。按照黨員比例,蘇共超過我們,但竟無一人是男兒,沒什麼人出來抗爭。」——「新南巡」內部講話(習近平,2012年)

「如果沒有1978年我們黨果斷決定實行改革開放,並堅定不移推進改革開放,堅定不移把握改革開放的正確方向,社會主義中國就不可能有今天這樣的大好局面,就可能面臨嚴重危機,就可能遇到像蘇聯、東歐國家那樣的亡黨亡國危機。」——《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讀本》(2016年版)

這些經常口掛「亡黨亡國」的領導人,為什麼要說些假設的說話嚇人呢?日嚇夜嚇,如此踩紅線,千秋偉業都丟落樹葉了。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